主題︰ 字體大小︰

第 38 章

書名︰極致沉迷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臣年 更新時間︰2020-01-13 14:26:18

  客廳明亮璀璨的光線下, 整個客廳都亮若白晝,幾乎能將小姑娘臉上所有的情緒都照的無所遁形。

  商珩靜靜的看著她,視線落在小姑娘瓷白如玉的臉蛋上, 突兀道︰“你吃醋了。”
男人嗓音溫雅篤定, 隱隱帶著幾分若有若無的笑。

  溫喻千面上毫無表情, 內心已經開始罵了。
這狗男人為什麼這麼敏銳,她表現得有這麼明顯嗎?
內心瘋狂刷屏, 覺得自己一點小心思,根本藏不住,溫喻千好氣啊。

  細白小手蜷縮著,最後握成拳頭,溫喻千有點絕望的想, 難道她要被商珩捏的死死的了嗎?
不行, 絕對不行。

  看著小姑娘小臉蛋上的情緒變來變去, 商珩以為她下一秒就要生氣了,剛準備開口哄一哄。
誰知,下一刻。

  小姑娘突然縴白指尖撩了撩鬢間垂落的碎發, 朝他勾起了紅唇, 笑的風情萬種。
說話時的聲調軟糯甜膩︰“對啊,我是吃醋了呢。”

  商珩眼眸陡然一沉︰“……”
後脊有冷風拂過。

  小姑娘這麼好面子的,非但不否認,還承認了?

  商珩對上她那雙波光瀲灩的桃花眸, 向來沉靜從容的心, 驟然頓了一秒。
直到她一步步緩緩走過來時, 商珩才冷靜下來, 狹長深邃的眼眸含著一如從前的溫沉︰“醋不好吃,想吃糖嗎?”

  說著, 商珩俯身茶幾上拿起一塊粽子糖。
只是沒等他直起腰。

  溫喻千柔軟的身子像是沒有骨頭似的趴上了他寬闊結實的後背上,隔著薄薄的衣服布料,能清晰感受到彼此的體溫。

  “啪……”
男人指尖捻著的粽子糖從茶幾跌落至地毯上,發出細微的聲響。
聲音不大,在空曠的客廳卻清晰至極。

  溫喻千感覺到身下男人肌肉的緊繃,雙唇愉快的揚著,有種扳回一城的快感。

  她趁勝追擊,細軟的手指慢條斯理的在男人肩胛骨上畫圈圈。
因為是在家里,男人身上只穿了家居服,質地輕薄,手指觸踫上去的時候,能透過布料感覺到他肌肉的僵硬。
一下一下。
指腹如羽毛一樣,撩著他的神經。

  商珩素來冷靜自持,尤其是在男女方面,只略一頓後,便繼續俯身,修長白淨的長指撿起地上的糖果。
被他隨意的擱在了茶幾上。
才緩緩偏頭看向趴在他身上的女人。

  深暗的眼眸對上小姑娘那蕩漾著水波的眸子,長指驀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隨即。
兩人位置發生了改變。
溫喻千整個人被抱在了男人的膝蓋上,她清澈的眼眸毫不慌亂,反而從善如流的勾住男人修長脖頸,細膩精致的臉蛋往他脖頸處一窩,拖長了語調︰“商大人想要對小女子做什麼壞事呀。”

  女孩身子嬌軟曼妙,緊貼在他的懷中,若不是商珩猶記得幾分鐘前那致命三連問,還真以為小姑娘是在撒嬌呢。
抱著軟乎乎的太太,商珩難得生不出什麼旖旎之心。
反而面龐表情頗為沉重︰“商太太,我錯了。”

  “錯哪兒了?”溫喻千不緊不慢的撥弄著他的耳朵。
男人面容清雋冷峻,偏偏這耳朵卻很柔軟,溫喻千一開始只是想戲弄他,但是玩到後面,指腹揉捏著他的耳垂,還覺得很有意思。

  商珩在她手指觸到自己耳朵的一剎那。
瞬間肌肉繃的更緊了。

  他薄唇輕輕吐息︰清冽的嗓音染上幾分低啞︰“哪里都錯了。”
“乖,松手。”
他長指握住小姑娘縴細的腰肢,掌心隔著針織裙緊貼在她的後腰上,熱度源源不斷的從掌心傳遞到溫喻千身上。

  男人磁性沙啞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溫喻千忍住想要揉一揉有點癢癢的耳朵,強行按耐住臉蛋的紅暈。
紅唇覆在他的耳畔,少女呵氣如蘭,絲絲縷縷的幽香無孔不入︰“不喜歡我這樣嗎?”

  商珩眼眸微微闔起來,身體的自然反應瞞不過坐在他膝蓋上的溫喻千。
見他整個人緊繃的如離弦之箭,溫喻千點到為止。
覺得今天的刺激差不多了,柔軟的小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不喜歡就算了,松手。”

  男人手背筋骨明晰,潔白如玉,這一個多月,商珩甚少出門,更是比之前受傷前白了一個度。
此時被溫喻千拍了一下手背,已經浮上淺淺得紅色印子。

  溫喻千嘖了一聲。
一個男人手背這麼嫩是想干嘛。

  商珩卻沒有按照溫喻千說的放開了她,反而收緊手臂,微微仰頭與她對視,男人薄唇突兀勾起一抹弧度。

  溫喻千心中警鈴大響。
這個男狐狸精又打什麼壞主意。
商珩將她的身子往自己懷中扣緊︰“你惹得火,不該負責。”

  “你不是不喜歡嗎?”溫喻千一點都不抗拒商珩的逼近,目光落在他微張的薄唇上,在商珩的眼神下,主動纏住他的脖頸,湊近了他的薄唇。
她向來是喜歡什麼就要做什麼。
毫無顧忌。
在她心里,商珩就是她的人,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現在,她想要親他,也直接就這麼親了。

  商珩完全沒有料到小姑娘會這麼主動,直到感覺到了她的清甜氣息,才漸漸回過神來。

  “你……”

  “別說話,吻我。”溫喻千貼著他的薄唇,語調極為霸道。
細白的小手捧著男人堅硬下頜,一字一句,不允許他拒絕。

  -

  “秦眠,你真該看看你男神的蠢樣子,你肯定會脫粉。”
晚上十點。
溫喻千洗完澡敷著面膜,仰躺在臥室露台上的貴妃椅上,正在秦眠視頻。

  秦眠看著溫喻千這得意的小模樣,有種自家崽子長大會拱別人家白菜的欣慰感。
“崽啊,你終于長大了。”
隨即問︰“你對我愛豆做了什麼?”

  溫喻千紅唇彎彎,想到之前商珩那副想做什麼,又礙于自己腿殘啥都做不了的憋屈樣子,她心里十分愉快。
“也沒做什麼,就捏了捏他的耳朵,在他懷里蹭了幾下,最後強吻了他。”

  “臥槽,那我男神沒化身為狼?”秦眠從視頻中,都能看到自家崽這曼妙性感的身材,商大人親自感受了一番,居然什麼都沒干?
溫喻千穿著一件霧霾粉的真絲睡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脖頸縴細修長,完美無瑕,呼吸時候,漂亮的半圓弧度春光無限。

  秦眠覺得自己作為女人都快要狼性大發了,而閨蜜這脖頸干干淨淨的,這麼性感漂亮的女人在面前,男神都能抽身而出,果然傳說中不近女色是真的。

  溫喻千小手抿平了臉上的面膜,看著秦眠震撼的表情,下意識嗤笑了聲︰“他敢。”

  傷筋動骨一百天,商珩雖然粉碎性骨折的位置是好得快的位置,那直到現在也不過是一多半的時間,他要想當狼,也不看看瘸腿狼能干什麼大事。

  溫喻千絲毫不懼,所以她撩撥商珩根本不怕自己會栽。

  秦眠突然道︰“男神要是不敢,那你怎麼把他搞到手?”
“你不是想讓他喜歡你嗎?”

  溫喻千︰“……”
腦子靈光一閃,溫喻千沉浸在之前第一次讓商珩吃癟的快感中,忘記了自己要干的正事了。
對哦,她的目的不是讓商珩吃癟哦,她是要讓商珩喜歡她。

  想到之前商珩去客房時那個隱忍的表情。
溫喻千突然頭大︰“完了,我好像做錯事了。”

  這事真不怪她,一進門看到自己剛確定喜歡的男人抱著別的女人的孩子,還被那個孩子叫爸爸,她能不生氣嗎。
重點是這個女人,還曾經出現在商珩的結婚證上。
而她都沒有跟商珩領證呢。

  想到這里,溫喻千就很不高興,眉尖緊蹙。
她精致臉蛋上的表情變了又變。

  秦眠的聲音很快讓溫喻千恢復清醒︰“放學的時候,我給你那神器用起來呀,擇日不如撞日,你今晚就去。”
“絕對讓我男神禁欲系變成餓狼系。”

  一想到秦眠給的那玩意兒,溫喻千便頭皮發麻︰“我不穿,太羞恥了。”
這不明擺著去勾引他嗎。

  “什麼羞恥,這是情趣。”秦眠試圖說服溫喻千,“你們結婚都半年了,居然還能蓋著棉被純聊天,你覺得這正常嗎?”
“這不正常啊!”

  溫喻千撕下臉上的面膜,若有所思,秦眠不提,她都忘了。
距離婚禮到現在,他們結婚半年了,商珩居然提到沒提到夫妻生活,他不是喜歡她的嗎?

  可是商珩的身體應該沒毛病。
今晚吃飯前,她驗證過了。
想到商珩那隱忍的模樣,偏偏除了親她,並沒有做別的,甚至今晚還主動要去睡客房,溫喻千開始懷疑。

  掛斷與秦眠的視頻之後。
溫喻千思索幾秒,洗干淨臉上殘余的精華後,她看著鏡子里唇紅齒白眉眼精致的少女,緩慢的眨了眨眼楮。
鏡子里,少女跟著她一塊眨眼,水波瀲灩。
她的兩只縴細的手撐在瓷白的洗手台上,俯身貼近鏡子里的時候,雪白的肌膚,優越的身材一覽無余。

  她的身材,長相,應該都沒有問題吧。
從小被夸贊著長大的溫喻千,對自己的容貌還是很有信心的。

  難道他是嫌棄她胸小身材不夠火辣嗎?
記得之前秦眠曾經說過,商珩喜歡的類型是人間富貴花類型的,長相美艷,身材火辣的那種。

  所以他之前只是男性正常的生理反應,而不是被她撩到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溫喻千濕潤的紅唇緊抿成一條線。

  與此同時。
隔壁客房浴室內,花灑的水聲已經響了半個小時了。

  浴室內水霧蒸騰,隱約能看到肌肉壁壘分明,身形修長挺拔的男人靠在冰涼的瓷磚牆壁上,透明的水珠嘩啦啦的從他頭頂傾瀉而下。

  男人烏黑碎發貼在白淨額角,同樣修長白皙的手指抵在牆壁,低而性感的呼吸聲越發急促。
忽而花灑上的水花越發流的快速。
水珠濺在肌理勻稱的男性身體上,濺起了細碎的水花。

  不知道過了多久。
男人終于從浴室走出來,他俊美面龐上透著又欲又撩的侵略性,只在腰間圍了雪白的浴巾,胸口肌肉隨著他的呼吸而起伏不定。
碎發上的水珠從他發梢滾落在結實的手臂上,有的順著脖頸滑落喉結隨即滾到胸膛,直至沒入腹間的浴巾阻隔處。

  商珩眼神幽暗深沉,隨意用毛巾擦了兩下碎發,走到不遠處小吧台,拿出醒好的紅酒,仰頭灌了一口,喉結滾動。
冰涼的酒水刺激著味蕾。
讓他混沌的腦子清醒不少。

  忽然。
門外傳來敲門聲。
一下。
兩下。三下。

  商珩搭在酒杯上的長指倏而頓住。

10591 3635339 MjAyMC8wMS8wNS8jIyMxMDU5M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05/10591_3635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