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 33 章

書名︰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山有青木 更新時間︰2020-01-13 16:27:25

  程昭看到沈執歡態度大反轉, 沉默一瞬後真心請教︰“是什麼讓你瞬間改變了態度?”

  “當然是你的用心啊。”沈執歡一本正經。

  程昭不上當︰“剛才還要我退貨。”

  “那是因為里面的劣質化妝品根本不能用,盒子又長得丑,不退留著佔地方啊?”沈執歡理直氣壯。

  程昭慵懶的倚著椅子︰“現在呢?”

  “知道里面都是特別貴的東西後, 我覺得我還是能容忍這玩意的, ”沈執歡說完嘿嘿兩聲,打開盒子一一查看, “可惜了,這麼貴的化妝品, 卻不能拍照發朋友圈。”

  “你朋友圈也沒幾個人。”程昭提醒。

  沈執歡一想也是, 她現在用的聊天軟件, 還是她離家出走之後下載的, 滿打滿算也沒幾個好友,發不發朋友圈都沒有炫耀的樂趣。

  她瞬間不遺憾了, 用手指蘸了點橘色眼影,開始對著鏡子涂涂抹抹。程昭在一旁看著她,不管她做什麼,都要問一句‘現在在干嘛’。沈執歡也頗有耐心, 他問一句就解釋一句,兩個人竟然也算和諧。

  漸漸的程昭不說話了,專心的看著她的動作, 半晌問了一句︰“我能試試嗎?”

  “試什麼?化妝?”沈執歡挑眉。

  程昭點了點頭。

  沈執歡想了一下︰“可以, 但是你得按步驟來,別把我現在的弄花了。”

  程昭答應了, 按照她說的方法用指腹蘸了眼影, 然後戳在了她的眼皮上。沈執歡下意識的閉上眼楮, 嘴里還不忘提醒︰“你記得從睫毛根部往上啊,不要先涂中間。”

  “嗯。”她的眼皮軟軟的, 也很薄,說話的時候能感覺到她的眼珠在動,程昭用指腹輕輕的揉著,一時間竟不舍得放開。

  沈執歡漸漸的開始不耐煩了︰“還沒好嗎?”

  “沒有。”程昭說完,又沾了點眼影,繼續往她眼楮上涂,結果涂著涂著,便感覺這顏色怎麼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樣。

  察覺到他不動了,沈執歡往後仰了一下,避開了他的手︰“你磨蹭什麼呢。”說完她看了眼鏡子,頓時愣住了。

  “小事,我幫你擦掉。”程昭冷靜道。

  沈執歡幽幽看向他︰“如果擦不掉,或者弄髒了我的妝面,我就殺了你。”

  “不會。”程昭還是那麼淡定,說完便拉了一把她的椅子,讓她靠得更近了些,自己則是擦干淨手後,一只手捏著她的下頜,一只手幫她擦眼楮。

  沈執歡被迫閉著眼楮,等他擦了兩下後忍不住問︰“就不能用紙巾嗎?為什麼一定要用手?”

  “這樣更好操作。”程昭淡定回答。

  沈執歡心里存疑,但為了等一下不讓他有理由推卸責任,便隨他去了。只是他擦得太認真,似乎為了看清她眼上的妝,還特意湊得很近,近到他呼吸的氣息都能落在她臉上。
沈執歡下意識的屏住呼吸,可即便這樣也有忍不住呼吸的時候,一不小心就隨了他的節奏。程昭幫她擦眼楮上的東西,可目光卻落在了她如櫻桃般的唇上,即便他一再克制,可也總忍不住靠近。

  在兩個人的唇越來越近、幾乎要踫上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兩個人同時看過去,便看到了端著杯子的白蓮蓮。

  白蓮蓮難掩震驚,目光在兩個人之間轉悠幾圈後,似乎克制了什麼情緒,有些無助的看向程昭︰“程總,我剛把會場的事安排妥當,回來之後就想著來跟您匯報工作,沒、沒打擾您吧?”

  她本來回來看到總裁辦公室的門沒關,便泡了杯咖啡便要進來,結果卻看到程昭捏著沈執歡的下巴要吻上去了……程昭不是厭女癥嗎?怎麼突然能踫女人了?為什麼踫的會是這個所謂的親戚?

  她不敢相信時,腦子里浮現前些日子另一個前台的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沒有用眼刀殺死沈執歡。

  “年會是彥槿負責,出去。”程昭淡淡道。

  白蓮蓮腦子還在混亂中,聞言下意識扭頭就走,走出好遠後才反應過來,當即咬牙切齒的將手中一次性杯子扔了,恨得眼楮都要紅了。

  她離開後,沈執歡後知後覺的問︰“她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不用管她。”程昭隨口道。

  沈執歡一想,以白蓮蓮的性格,如果真誤會了什麼,估計都要上手撕吧她了,應該不會這麼輕易離開,于是稍微松了口氣,對著鏡子把妝化完,然後自我欣賞半天後看向程昭︰“怎麼樣?”

  “好看。”程昭配合的說出兩個字。

  沈執歡笑了,跑到沙發上躺下玩手機了。她離得遠了些,程昭終于有精力去處理公事了,于是辦公室里又安靜下來,兩個人各做各的事,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便一同往年會會場去了。

  沈執歡出發前特意換了一條裙子,頭發也高高的扎起來,化了妝的臉稱得上明艷動人,整個人的氣質似乎都換了一般。程昭卻看不出區別,只覺得和平時沒什麼不同。

  兩個人到會場後,男帥女美的組合立刻引來許多人的注目,有同事小團體在下面驚呼︰“這麼一看,兩個人好般配啊。”

  “胡說什麼呢,人家那是兄妹。”另一個人提醒。

  原先那人笑嘻嘻道︰“我就是隨口說說嘛,再說了,你們難道不覺得很般配?”

  “也是,第一次見程總對哪個女生這麼耐心,如果他們不是親戚的話,我肯定就想多了。”那人終于忍不住附和了。

  “你們胡說八道什麼呢?”一直在旁邊的白蓮蓮忍不住了,面色陰沉的打斷他們,“該做的工作都做完了嗎?燈光音響都檢查了沒,萬一等會兒出了紕漏,你們誰負責?”

  剛才聊天的人對視一眼,不等她接著罵,便轉身去做事了,走的時候還在嘀咕︰“她急什麼啊,該不會連親戚的醋都要吃吧?”

  “可不就是,再說了就算沈助理是程總女朋友,她也沒有立場吃醋吧,程總看到她都恨不得繞著走……”

  兩個人的話飄進她的耳朵,讓她惱得恨不得去跟他們吵,然而當她看到一眾高層中的程昭時,生生的忍下了這口氣。她站在角落里,目光陰沉的盯著程昭,在看到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小心的躲避女人的踫觸後,心里愈發惱怒。

  所以他的厭女癥還在,可為什麼卻能踫觸沈執歡?

  白蓮蓮的目光落在他附近的女人身上,一雙手漸漸緊攥成了拳頭。

  正在跟彥朱聊天的沈執歡,若有所思的往前掃了一眼,彥朱立刻問︰“怎麼了?”

  “總感覺好像有人盯著我一樣。”沈執歡奇怪道。

  彥朱不以為意︰“害,你今天這麼漂亮,誰不想多看兩眼啊。”

  “喲,今天突然這麼會說話了?”沈執歡被夸得有點開心,暫時忘掉了剛才令她不愉快的視線。

  彥朱笑嘻嘻︰“我決定新的一年多說好話多存錢,怎麼樣,這兩個目標定的不錯吧?”

  “不錯不錯,上個星期剛發的工資,你存多少了?”沈執歡八卦的問。

  彥朱大手一揮︰“都說是從新的一年開始了,那就得從一月份的工資開始存。”

  “可一月的得下個月才發。”沈執歡頓了一下。

  彥朱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對啊,所以就下個月再存。”

  “……你就跟我說你現在還有多少吧。”

  彥朱想了想︰“還有兩萬多吧,如果我接下來一個星期能節約點,說不定能剩個幾百塊錢。”

  沈執歡︰“……”就不該跟他聊錢的事。

  彥朱見她不說話了,便湊得近了些︰“等一下吃飯跟我們一起坐吧。”

  “不了,我跟董文去跟財務部的一起就好。”沈執歡含蓄拒絕,以兩個人的職位差距,怎麼也不是能坐在一張桌子上的人,更何況昭陽建築又不止是程昭和彥朱彥槿,更多的是中年高層,跟他們一起吃飯還不夠難受的。

  彥朱有些失望︰“為什麼啊?不用覺得別扭,老大肯定也是樂意讓你過來的。”

  不遠處跟人說話的程昭,听到‘老大’兩個字後看過來,彥朱眼楮一亮剛要說話,就被沈執歡無情的捂住了嘴。

  程昭沉默一瞬,朝他們走過來,剛巧站在兩人中間,使得沈執歡被迫松開了彥朱。

  “你們在聊什麼?”程昭問。

  彥朱立刻道︰“老大,待會兒讓歡歡跟咱們一起吃飯吧。”

  程昭看沈執歡一眼,看到她眼神中的抗拒後淡淡道︰“她跟其他人一起。”

  程昭發話了,彥朱便不能自作主張了,只好失望的答應。程昭過來後便沒有要走的意思了,側首低聲囑咐沈執歡︰“待會兒桌上或許會喝酒,你少喝點。”

  “你也是。”沈執歡點了點頭後不忘叮囑。

  程昭眼楮里的清冷淡了些,聞言默默頷首。

  彥朱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突然有些感慨︰“感覺你們兩個說話的時候好像我爸媽啊,你們要不干脆在一起算了,郎才女貌的多合適。”

  “彥朱。”程昭淡淡叫了一聲他的名字,說完便看向沈執歡。

  只見沈執歡若有所思,半晌說了句︰“別說,彥朱說的還挺有道理。”
程昭︰“!”

10589 3635351 MjAyMC8wMS8wNC8jIyMxMDU4OQ== http://m.clewx.com/book/202001/04/10589_3635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