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原來

書名︰深藏不露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退戈 更新時間︰2020-01-13 13:40:18

  顧夫人與宋初昭進來之後,範尚書立即不罵了。
  兩位領人的長輩一同朝傅長鈞致歉道︰“給傅將軍添麻煩了。”

  傅長鈞低笑了聲,回禮說︰“事情我已問清楚了,倒也不算什麼大事。外面那人已說不會計較,不知二位公子之間的誤會又想如何解決?”
  這主要是範崇青挨打,就看他要不要追究。

  範崇青見眾人看過來,又搬出了先前那蹩腳的理由︰“確實是誤傷。我摔了一跤。”
  範尚書說了句和宋初昭一樣的話,掩面道︰“沒出息!”
  緊跟著他又說了句同範崇青預料中一樣的話︰“待我回去再收拾你!”
  範崇青︰“……”
  他也算認清現實了。有沒有出息都得挨抽。有出息,得和顧五郎一起挨抽,且是傅叔一頓,親爹一頓。沒出息,好歹只要熬一次。
  就讓他沒出息著吧。

  傅長鈞正要說話,顧四郎緊跟著沖進來,叫叫嚷嚷地罵道︰“範崇青你這無恥小人,你竟敢對我五弟動手,你——”
  他進了屋子,才發現里面異常安靜,眾人的表情都不大對,齊刷刷將視線對準了他。
  顧四郎看著範崇青幽怨的臉,硬生生轉了口風,笑道︰“喲,這張小臉,怎麼紅了呢?”

  範崇青大怒,用力拍掉他的手︰“顧風蔚你有病吧?整日在外編排我!真當我沒有脾氣?”

  範尚書被他二人煩得不行︰“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兩個小的主動靠牆站立,靜思己過。

  範崇青特別抑郁。
  怎麼挨打的是他,丟臉的還是他?大家就不能公平一點對待嗎?
  他也想做被人寵愛的範二郎啊!憑什麼不給他機會?!

  兒子總歸是兒子,範尚書終于想起一致對外來了。他轉向顧夫人,哼了哼︰“顧夫人方才說,誰要是打了你兒子,你定然與他沒完是不是?”
  顧夫人抬手整理自己的碎發,神色不變道︰“也不一定,還是看人的。若是有人打我們家四郎,我是不管的。”
  顧四郎︰“??”

  宋初昭不好意思地說︰“其實我也有受傷的。”
  範尚書︰“你哪里受傷?”

  宋初昭擼起衣袖,將手伸出來,熱情地把虎口處割出的一道細小劃痕展示給他看。

  範尚書湊近一瞧,喲,那麼大的口子,胡子都叫她給氣翹起來了。將宋初昭的手重重一摔,喝道︰“你欺人太甚!”

  傅長鈞背過手,在手心里敲著長鞭,說道︰“若是當街因惡斗毆,引起喧嘩,是該受罰。即便是二位公子,也該鞭笞十次,游街示眾。”
  顧夫人眼前一黑,叫道︰“不可以!我兒大病初愈,怎能受罰?他又不似範崇青常年習武,挨個二十鞭也沒關系。我兒一鞭也挨不下來!”

  範尚書︰“??”
  我敬你一尺,你坑我一丈?

  傅長鈞也讓他們二人給逗笑了,還是裝作正經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是誤會了?”

  範尚書還能說什麼?他拂了下衣袖,又去瞪自己兒子。

  “二位損壞酒館不少物件,該作賠償。當街滋事,也應罰銀。”傅長鈞說,“究竟該賠多少,諸位去同掌櫃的商量吧。三倍罰銀,交予金吾衛處,以作警戒,不可再犯。”
  小輩們都乖巧地認了錯,不敢放肆。

  傅長鈞最先離開屋子。
  他走到院子里,在正中停下腳步。那被綁住的男子嗚咽著朝他挪動,努力將身體擺正,想朝他叩首。

  傅長鈞低頭看著他,笑得和藹︰“想認錯?”
  那人瘋狂點頭。
  傅長鈞卻說︰“你總愛說不該說的話,所以我現在不想听了。看你也被打得不輕,我先帶你去醫治一下,你看好不好?”
  男人萬分驚恐,飆著淚用力搖頭,又朝傅長鈞叩首。
  傅長鈞繼續笑︰“你也不必擔心。問診的錢,國公府會出的。我今日已經散值,多的是時間。你好好想,想清楚了再說。帶走。”

  旁邊的將士一把將男人提了起來,不顧他的掙扎懇求,拖在人群後面,往院外走去。

  等傅長鈞等人離開了,宋初昭與顧四郎才跟著走出去。顧夫人叫他二人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給她商量。

  顧四郎緊緊纏著宋初昭,一路絮絮叨叨︰“你怎麼會跟範崇青在一起呢?還與他打起來了。你告訴四哥,你是怎麼打的他。當然四哥不是說你不對,臉上那一擊還是挺準的。他是不是有欺負你?你這樣的脾氣都能動起手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宋初昭有一搭沒一搭地回,顧四郎被敷衍,興致也一點不減,他靠著自己的想象與猜測,胡亂還原著事情的真相。

  二人出了後院,走到大街上。
  顧四郎扯著宋初昭的衣袖,說要帶她去吃頓好的,去去在範崇青這里染上的晦氣,拉了拉,發現身邊的人不動了。

  今日剛下過雨,雖然現在已經停了,可京城各處還很濕潤。
  顧風簡就站在街對面的梨樹下,一身白衣,踩著泥濘,靜靜望著他們這邊。
  雨後的秋風是沁涼的,吹起他的衣擺與長發,給他增添了兩分冷意。還帶來一種獨立于世的縹緲感。

  顧四郎順著他五弟的視線看過去,起先沒有認出人來,只當是哪家漂亮姑娘出來散心,還覺得是個清秀佳人。等宋初昭朝對方跑過去,才意識到那居然是宋三娘。

  這是顧四郎第一次親眼見到宋三娘。

  人人都告訴他,這三姑娘專斷蠻橫、任性妄為、粗鄙不堪,卻沒人告訴他,宋三娘是個看起來如此出塵的女子。
  他驚訝片刻,而後也追上去。

  梨樹的樹葉上留著不少雨滴,風一吹,就簌簌往下落。
  “你怎麼還在?”宋初昭見顧風簡肩頭已被雨水打濕,拂了一下,說,“淋了雨,小心受涼了。”
  顧風簡說︰“擔心你說不過他們。等在這里看看。”

  傅長鈞那人不好應對,不大愛賣人面子。他要是不高興了,誰在他手上也討不到好。
  顧風簡想,他現在以宋初昭的身份,還是能求得上情的,怕有意外,才等在這里。

  顧四郎大笑著插話說︰“宋姑娘不必擔心。我五弟口才卓越,滿腹經綸,就沒有說不過的人!”
  他拍了拍宋初昭的肩膀︰“你別看他不善武藝,但是京城上下,沒人能欺負得了他。”

  宋初昭和顧風簡一起斜眼看他,俱是覺得他有點礙眼,偏偏顧四郎沒有自覺。

  宋初昭拉著顧風簡往旁邊走了兩步。

  “春冬呢?”
  “我叫她去買點東西。”顧風簡皺皺鼻子,“她也挺吵的。”
  宋初昭笑說︰“她是想叫你回去吧?你回吧,我這里已經沒事了。”

  她突然想起要去賀府的事,正欲提醒一句,顧四郎又湊過來,指著顧風簡的手道︰“誒,宋姑娘,你拿著這是什麼書?”

  這本書顧風簡一時著急,直接帶過來的。雖然護在懷里,可還是打濕了一些,表面有點褶皺。
  他低頭想要撫平頁腳,正好露出上面的書名。
  顧四郎說︰“咦?你在看這本書?我記得我五弟前些日子也借抄了這本,你二人真是興趣相投,難得啊!听聞宋姑娘在邊關長大,原來也是個文雅之人!”

  顧風簡淡淡道︰“在邊關,哪有那麼多書?”
  顧四郎︰“啊?”
  “邊關自然是兵書最多了,別的都叫雜書!”宋初昭無奈道,“我的四哥,你認不出這是你五弟的書嗎?”

  “啊?原來這是我五弟的書啊!”顧四郎先是一驚,隨後又跟上了一驚表示尊敬,“天吶,這書連我都看不進去!宋姑娘,你竟為了我五弟啃讀這般難懂的東西!”
  宋初昭冷汗都要冒出來了。
  顧風簡鎮靜說︰“確實晦澀了點。”
  顧四郎體貼道︰“你慢慢讀,不著急。讀不懂的地方,叫我五弟教你。”

  宋初昭干巴巴地說︰“四哥,去吃飯了吧。”
  顧四郎恨其不爭,在她耳邊道︰“都這時候了,你怎麼還想著吃呢?人姑娘擔心你,特意等在此處,你居然沒有半點表示?”
  宋初昭︰“……”那你怎麼不想想自己走呢?!

  顧四郎在那兒傻笑。宋初昭與顧風簡尷尬對視。沒一會兒,顧夫人也出來了。
  她見到三人跟三炷香似的扎在樹底下,也是奇怪了,走過去笑道︰“宋三姑娘?”
  顧四郎立馬高聲說︰“是!正是!她擔心五弟,便在這里等候。”
  顧夫人高興道︰“我一瞧就認出來了,與賀菀妹妹年輕時簡直一模一樣!”

  她抓起顧風簡的手握住,“呀”了一聲︰“怎麼這麼涼啊!”
  顧四郎說︰“因為此處風涼。”
  顧夫人笑呵呵地轉過頭,朝著宋初昭示意說︰“先把你四哥帶走。”
  顧四郎︰“……顯得我多礙事是的。行了我自己走!”

  顧四郎領著宋初昭走到別處等候,給他二人說話的機會。

  顧夫人與他解釋說︰“多謝宋姑娘關心,五郎什麼事也沒有。他平日性格沉穩,不會同人爭執,更不會與人打斗的。今日之事,實屬意外。”
  顧風簡︰“我知道。”
  顧夫人又說︰“五郎是關心你的。雖然你二人此前沒有見過,但我從未見他對別人這樣關心過。想來這是緣分。”
  顧風簡說︰“我與她見過。”
  顧夫人︰“見過?哦是,春冬說,你二人在邊關見過。”
  顧風簡點頭,含糊道︰“當時摔落了馬,不能走動。最後是宋家的親兵趕去救了人。”

  顧夫人听清他的話,瞪大眼楮,錯愕過後驚喜道︰“原來是你呀!原來當初是你!我說宋家從沒有什麼三公子,唯一的公子也一直長在京城!三娘,是你丫!”

  她過于激動,反反復復說了好幾次。又拉住顧風簡的手緊緊握住。

  “多虧是你,否則五郎就要遭難了。他身體不好,受不得寒,多謝你將衣服留給他,又背他去避雨。那地方平日行人少,暴雨後就更無人靠近了。”她說著不由哽咽,“若非僥幸遇到你,冒險連夜跑去叫人,恐怕他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得救。你當時還那麼小,又要走山路又要淋雨,該多不容易?五郎多虧了你。孩子,你真是太好了。”

  顧夫人忍了忍,將情緒壓下去,又說︰“後來想找你道謝的,可惜尋不到人。他們只說你病了,不能見客。你當時病得嚴重嗎?”

  重不重顧風簡也不知道,反正點頭就是了。顧風簡說︰“已經好了。”

  顧夫人唏噓說︰“難怪他對你這般好。五郎真是,竟然不與我講!他什麼都悶在心里,否則我早該去謝謝你了。”
  顧風簡垂下視線,苦笑著說︰“或許是不想我再添一些有違禮數的傳聞了吧。”
  “不要這樣說!不要听那些糊涂話!他們又懂什麼?”顧夫人又心疼又生氣,上前抱了抱他,“昭昭,賀菀妹妹不在京城,你就當我們是一家人。有什麼事,盡管來找我。”

  顧夫人又與他說了幾句話,見他衣衫單薄,不忍再留他,勸他先回家。

  顧風簡看向不遠處,宋初昭朝他揮手作別,而後轉身離開。讓他想起風雨如山崩摧來時,擋在他面前的那道背影。

  

10588 3635333 MjAyMC8wMS8wMy8jIyMxMDU4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1/03/10588_3635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