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 14 章

書名︰說好的萬年女配呢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女王不在家 更新時間︰2020-01-13 12:50:25

  第14章不幸的威遠侯

  從宮中離開,回到侯府,端寧公主立即把顧蔚然叫過來了,審視了一番後,才道︰“你覺得二皇子和五皇子,哪個更好?”

  顧蔚然一臉茫然︰“哪個更好?不都差不多嗎?”

  端寧公主打量著自己女兒︰“是嗎?”

  顧蔚然︰“那當然了!不過我想了想,可能還是二哥哥更好一些。”

  端寧公主暗暗眯起眸子,面上卻是不動神色︰“為什麼?”

  顧蔚然攤手︰“五哥哥竟然對表姐那麼好,真是討厭!他難道不知道,我最不喜歡的人就是表姐了。”

  這話說得,實在是夠孩子氣。

  端寧公主放心了,讓自己女兒坐下,開始對女兒語重心長地教導起來。

  她並不敢直接說,畢竟女兒才十四歲,孩子一樣懵懂,她哪里懂這些。

  顧蔚然听著母親推心置腹的話,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繞了那麼大彎子,不就是讓她不要嫁皇子嘛,別說嫁皇子,就是嫁別人她都沒興趣,活了今天沒明天的,還是讓爹娘養著過舒心日子好,至于男人……下輩子吧。

  端寧公主看女兒如此懂事,欣慰不已。

  顧蔚然看著自己娘那表情,應該是滿意又舒心,當下小心眼就活動了,想起來自己要規勸母親的事,覺得可以提上日程了。

  畢竟她現在有五十八天壽命,就算扣幾天好像也不要緊。

  當下便趁機道︰“娘,你這一說,我才想起來,昨晚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一想起來,我心里就不舒服。”

  端寧公主听聞,望了一眼女兒︰“什麼夢?”

  顧蔚然撲到了她娘懷里,摟著她娘磨蹭撒嬌︰“娘,我夢到我爹在外頭養了小的,還給我生了一個小弟弟,他不要你了,要同你和離!”

  這麼說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盯著腦中的壽命面板。

  果然,她說出這句話的還是,壽命面板變了,變成了四十八天。

  顧蔚然心都在痛,痛得快縮在一起了,但是痛過後,又舒了口氣。

  她從四歲知道自己生活在這本書里,可是深深知道這本書的強大,一旦嚴重偏離劇情,這本書就有強大的自我糾錯能力。

  她這麼貿然泄露天機,看來即使是假托做夢,也是會受到懲罰的,但十天壽命,她還可以承受,再說還有四十八天。

  一時不由暗自慶幸,幸好在宮里頭的時候把江逸雲和楚淺月逮著欺負了一番,賺了這麼多壽命,揮霍這一把來提醒一下娘,也不至于馬上影響到自己的身體。

  又想著,看來可多欺負江逸雲賺壽命,以此來提醒家里人將來的劇情發展了。

  誰知道正琢磨著這些,一抬頭,就見她娘正審視地望著她,眸光別有意味,若有所思。

  她心中一喜,看來娘終于領悟了,終于明白,雖然現在看似她爹處處听娘的,其實也許暗地里並不那麼安分,偷偷摸摸地想著養外室!

  可端寧公主盯了顧蔚然半響後,眉梢間卻染上薄怒︰“說,你到底從哪兒學來的這些言語,是底下哪個刁奴學來這些話竟然在你跟前咬舌根!”

  顧蔚然頓時嚇到了,很無辜地辯解道︰“娘,我只是自己做夢而已。”

  端寧公主冷笑︰“做夢?你個小孩兒家的,做夢能做出這些來?我憐你病弱,往日不曾嚴加約束,反倒是讓你學了這些?”

  顧蔚然心知不妙,連忙噗通一聲跪下,嬌聲啼哭︰“娘,我錯了,我不該說這些……”

  做夢的話是萬萬不敢說了,不然她娘生起氣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端寧公主听了女兒說這些話,一時氣得幾乎是七竅生煙,不是因為女兒夢見自家夫君在外面養小,而是女兒竟然懂得這些!

  須知往日,她最呵護疼愛這個女兒,平日供養,那是比宮里頭的公主絲毫不差!結果如今才十四歲,竟然說出這種話來,分明是有那知曉人事在女兒面前挑撥,恨得簡直是想將那咬舌根的碎尸萬段。

  不過看女兒身子單薄,嬌怯怯地跪在地氈上,滿臉無措,朦朧的眸子浮上一層淚光,白嫩的小臉也是淚光點點,當下便不由心軟了。

  到底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哪里知道這些不是閨閣女子應說的話,定是底下僕婦丫鬟嚼舌根,教壞了她家女兒!

  當下神色微緩,將女兒扶起來,又幫她順了順鬢發,那耳邊一縷墨色鬢發已經被淚染濕,黏在淨白的臉頰上,格外惹人憐惜。

  端寧公主心疼不已︰“以後不許胡說,知道了嗎?”

  顧蔚然低低弱弱地說︰“娘……我知道了……”

  端寧公主看著女兒乖巧柔順的樣子,更加心疼,輕嘆了口氣,讓自己的貼身大丫鬟歸德親自陪著,把顧蔚然送回去了。

  顧蔚然走在路上,那淚就收了。

  她心里自然沒太多委屈,更多的是無奈和心痛,看來此路不通,恨只恨自己年紀小,還不能說起這種話題,竟然白白賠上了十天的壽命。

  望著面板上的四十九天壽命,顧蔚然欲哭無淚。

  歸德奉命送顧蔚然回去,她是不知道這母女說了什麼的,不免想著,母女好好的說著話,怎麼公主就沖姑娘發火呢,這可是從未有過的,是以心里也是對顧蔚然頗為憐惜,但是如今一看,姑娘竟然是轉眼就雨過天晴,擦了淚一張小臉做深思狀,哪里有半分委屈,原本的一番安慰頓時噎住。

  罷了,她家這姑娘,性子從小怪,這是早知道的!

  而端寧公主這里,目送著女兒離開後,卻是立即命人叫來了自己身邊的孟嬤嬤,如此這般叮囑一番,要求她暗查女兒身邊的僕婦丫鬟,看看到底是哪個在教壞她家女兒。

  正惱著,恰威遠侯回府,一進碧嶂居,就見他家公主正在那里擰眉不言,倒像是誰惹了她,當下忙道︰“公主,這是怎麼了,哪個惹你生氣?”

  端寧公主抬眸,慢悠悠地瞥了一眼她家男人。

  威遠侯看著自家公主那清凌凌的鳳眸,頓時心里咯 一聲。

  他做錯了什麼嗎?他沒做錯吧?

  他也才回來燕京城,皇上犒賞三軍,他一直在軍中忙碌,可沒做錯什麼事啊!

  端寧公主卻哼了聲,那聲哼又嬌又媚又冷,之後才微微挑起帶俏的眉,懶懶地開口︰“我怎麼听說,你在外面養小?”

  威遠侯一听,頓時就委屈了。

  “是何人如此污蔑于我?我怎麼會養小?”威遠侯看著公主那繃緊的唇兒,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冤屈︰“公主,我外出征戰三月有余,這才回到家,我哪有去外面養小的功夫!”

  端寧公主削蔥一般的手指輕輕地把玩著手中的玉玲瓏,十根指甲,根根嫣紅透亮,猶如剔透的紅玉,她漫不經心地道︰“我哪知道呢,也許你在外面救了一個無辜弱女子,對方要以身相許,你便養在外面,也許你俘虜了敵軍的女人,一見傾心,就蓄養外室……”

  修長猶如蝶翼一般的睫毛輕顫,抬起,她打量著身邊的這個男人。

  高大健壯的男人,肩膀足足是她的兩倍寬,結實寬厚,她曾經攬過掐過捶過撓過,而再往下,才剛剛換上的玄色錦衣似乎包裹不住那賁發有力的胸膛,凸顯出紋理清晰的肌肉輪廓。

  這是她的男人。

  從她十五歲嫁給他,他心里眼里就只有自己,凡事都听自己主張,處處包容疼愛。

  當端寧公主這麼想著的時候,她記起了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的她,心里其實另有其人,那個人是一道光,就埋在自己心里。只是命運作弄,她沒找到自己心底藏著的那個人,卻被賜婚給了顧開疆。

  她一直覺得自己並不愛顧開疆。

  但是……依然心里不痛快。

  有一天,他會在外面養小嗎?

  如果他在外面養小,也會像曾經抱著自己那樣抱著別人嗎?

  端寧公主心里酸溜溜的,幽怨地瞥了他一眼。

  顧開疆被她那麼一看,頓時委屈了,差點跺腳︰“公主,這是什麼人在污蔑于我?不查個清楚,公主便怪罪于我,那我真是含冤莫辯!”

  端寧公主薄唇微動,輕輕地道︰“只是一個夢,是我做了一個夢。”

  當然不好說是女兒做的,只好這麼編了。

  顧開疆這下子不知道說什麼了,一個夢?

  他無奈地道︰“公主,只是做夢而已,夢怎麼能做的準呢?”

  天地良心,他在外面從來不會看別的女子一眼,這世上除了他家公主和細奴兒,別的女人長什麼樣子他都沒看到。

  結果僅憑一個夢,他家公主竟然沖他使性子了。

  他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然而端寧公主卻已經為剛才自己的假想而萬分不痛快了,她嬌哼一聲︰“也許你心里想了,你心里想了,我就做這個夢了!”

  顧開疆︰“……………………”

  他想給他的公主跪下了,她怎麼可以這麼想?

  端寧公主卻已經起身︰“我不管,今晚你睡在外間,你努力反思下,是不是看到哪個姑娘好看,想養做外室!”

  顧開疆听到這個,差點想哭。

  他才征戰回來,才享受了幾天的溫柔鄉,這就沒了??

10586 3635330 MjAyMC8wMS8wMy8jIyMxMDU4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1/03/10586_3635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