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 12 章

書名︰說好的萬年女配呢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女王不在家 更新時間︰2020-01-11 13:16:17

  第12章男主袒護了她

  顧蔚然匆忙過去偏殿的時候,恰好看到五皇子蕭承翼和江逸雲正站在那里說著什麼,看得出,江逸雲面色緋紅,微微低著頭,偶爾間略有些羞澀地看向蕭承翼,這顯然是兩個人進展不錯。

  顧蔚然心中欣慰,不敢驚動他們,趕緊撤離,抽空看了下面板,一看之下,有些失望了,竟然才多了五天。

  這麼大的功勞竟然才五天!

  也許是前面的動輒十八天養大了她的胃口,她本來以為可以趁著這次怒賺一筆,不曾想才五天。

  不過很快也就滿足了,滿打滿算她現在一共有四十七天壽命了。

  也就是說,大概一個月半的活頭呢。

  只要江逸雲還在他們威遠侯府,她想法子牽線搭橋,一會放出去讓她和談海林偶遇,一會放出去讓她和五皇子談情說愛,壽命還不是蹭蹭蹭地漲,這就是生財法寶啊!

  顧蔚然回去的時候,宴席已經要結束了,皇太後怕她沒吃飽,吩咐旁邊的太監為她準備了小點心,又說讓御膳房溫著膳食,回頭萬一餓了讓她私底下吃,那言語間,還有些對江逸雲不滿,覺得一些小事而已,讓宮女丫鬟陪著過去就行了,為什麼要讓細奴兒親自過去呢,甚至還叮囑了一番端寧公主︰“雖說是孤女身世淒苦,原該照應著,但咱們細奴兒身子不好,你還是得上心,不可為了外人而輕忽了我們細奴兒。”

  端寧公主還能說什麼,自然是只好應著。

  宴席過後,天色也晚了,正好是看雜耍和煙火的時候了。

  太後的壽誕,名目自然和往時不同,那都是事先早就編排好的精良節目,諸如跳索、折腰、踢磐瓶等,一個個精彩紛呈,之後更是有個據說江湖聞名的雜耍藝人過來表演了一個《壽果放生》,竟是從壽桃中變出一只鳥兒,那鳥兒撲稜撲稜地飛出來,讓大家稀罕不已。

  看完了雜耍後,太後便由幾個親近的陪著過去福陽殿歇息,卻讓大家伙在那里玩兒,並留下了不少賞品,誰能勝出就可以拿一樣。

  顧蔚然打眼看過去,只見留下的多是年輕男女,年紀大一些的都過去扎堆說話了,她便沒什麼興致。

  雖然她已經十四歲了,按照尋常慣例來說,這個年紀有合適的可以訂下來了,等到及笄的時候再行商議婚期,不過她卻對男人沒什麼興致。

  顧蔚然有時候回想著書里的內容,看著周圍的芸芸眾生,便覺得他們就像螻蟻一般。

  想想牆角下的螞蟻窩,那些小螞蟻爬來爬去的,為了吃食,為了築巢,忙忙碌碌,可它們知道,一只大靴子才踩下來,對他們來說便是滅頂之災。

  這倒不是輕忽了誰去,畢竟她自己也是眾多螻蟻中的一只,且還是那個本該早早沒了的螻蟻。

  因為存著這個想法,看著身邊差不多年紀的少年,特別是那些在父母眼中出類拔萃的少年,她會努力地在那本書中搜尋他們的痕跡。

  身為配角,有些還只是提到過一筆的配角,信息並不多,但多少能窺見他們此生的軌跡。

  這麼一想,原本還是英姿勃發的少年頓時變成了那個略顯蒼白的男配,還是一個沒什麼存在感的男配。

  從四歲開始,她的目標不外乎讓自己在這本書里更有存在感,努力地扒著故事的主線,推動劇情發展,獲得自己的戲份,也獲得自己的壽命,至于這些沒戲份的配角,不能帶來壽命,她就沒半分興致。

  至于那些獎品,顧蔚然好無興致地看了看,那些東西她想要,皇太後肯定都會給她,況且還有爹娘,就算娘管教嚴,爹一定是對自己予取予奪,再沒有不答應的。

  當下顧蔚然就想離開,誰知道正走了兩步,就見五皇子過來了,手里拿著弓,看來是要玩射弩子。

  顧蔚然突然想到什麼,忙看過去,果然見江逸雲就在旁邊,正小聲地和一個姑娘說話,那姑娘——顧蔚然努力想了想,終于想起來這應該就是楚淺月,博陽侯家的嫡親大小姐,是江逸雲的至交好友。

  在江逸雲寄人籬下的時候,發展出來和江逸雲的友情,不嫌棄江逸雲的出身,反而非常欣賞她的才華和性子,還曾經在關鍵時候幫過江逸雲,之後江逸雲當上皇後,自然也是知恩圖報,對楚淺月非常照料。

  楚淺月之後的婚姻也非常幸福美滿,可以說是這本書中除了江逸雲外最幸運的人。

  當然了,楚淺月即使婚後嫁了貴婿,受限于女配身份,也只能是跟隨在江逸雲身邊,作為江逸雲身邊的點綴出現——誰讓這本書中真正的氣運之子只有江逸雲呢。

  顧蔚然曾經仔細地研究過這些配角最後的命運,發現無非是兩種,和江逸雲關系親近的,對江逸雲好的,因為順應潮流,成為正面角色,之後發展都很好,和江逸雲不親近的,對江逸雲使壞的,因為逆劇情而行,成為反面角色,之後都很淒慘。

  顧蔚然想到這里,心中自然一動。

  她現在獲得壽命的方式無非是欺負江逸雲,撮合江逸雲和男主男配們,到底方式單一,她如果去欺負江逸雲的好友,是不是也算推進劇情呢?畢竟按照那本書里說的,好像這個楚淺月還是一個“副cp”。

  顧蔚然曾經對“副cp”這個詞研究了很久,最後她終于頓悟,副就是非正式僅次于的意思,而cp可能是女主的意思吧!

  顧蔚然就這麼望著那邊那幾個男女,心里琢磨著,終于決定,她要去欺負一下楚淺月試試。

  當下她直接走過去,湊上前︰“咦,五哥哥,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啊?”

  一臉無辜單純的樣子。

  听到這個,江逸雲和楚淺月對視一眼,都有些掃興。

  江逸雲和楚淺月關系好,江逸雲也曾經和楚淺月說過自己在侯府里被欺凌的種種,楚淺月現在已經把顧蔚然等同于“不學無術欺凌無辜性情刁蠻討嫌”的小姑娘。

  而江逸雲則是頗有些不喜,五皇子過來,正要和她媽比試射弩子,怎麼就過來一個顧蔚然?

  顧蔚然見自己一過來,兩位原本說得熱火朝天的小姑娘就耷拉下了臉,她頓時高興了。

  作為一個配角,她盡忠職守,能讓女主團不高興,她就成功了!

  當下暗暗地查看下面板,很好,一天壽命進賬,她有四十八天壽命了!

  顧蔚然大喜,當下再接再厲,趕緊撿起來花痴女配的角色︰“五哥哥,你在射弩子是嗎,你教教我好不好,我不會,再過一個多月就是春獵了!”

  她聲音又軟又糯,就是女人听了都覺得那聲音里可以掐出水來,更何況男人。

  對于這個嬌弱美麗的表妹,五皇子自然是心疼的,當下笑道︰“好啊,細奴兒,過來,五哥哥教你。”

  顧蔚然擠過去,直接將江逸雲和楚淺月擠到了一邊,自己巴在蕭承翼身邊︰“五哥哥,我力氣弱,是不是拉不動弓啊?”

  顧蔚然這麼一來,江逸雲和楚淺月就被擠到了一旁,兩個人面面相覷後,楚淺月就有些看不慣了,上前就要說話,江逸雲趕緊拉住她,以口型道︰算了,不和她一般見識。

  楚淺月卻不甘心。

  她是博陽侯家的嫡長女,也是從小被嬌寵著長大的,還沒被人這麼對待過,哪里受得住這股氣?

  況且,她早就知道江逸雲備受顧蔚然欺凌,有心替江逸雲出氣,如今顧蔚然既然送上門來,那太好了!

  楚淺月故意從旁半開玩笑地道︰“五皇子,你剛剛答應了的,要教逸雲的,難道要說話不算話?”

  五皇子一怔,頓時想起來江逸雲。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江逸雲,只見江逸雲低垂地兩手攏著,低著頭,睫毛輕輕垂下,雖並不及顧蔚然那般姿容絕代,卻也別有一番韻味。

  最關鍵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只要看一眼這個姑娘,心里便覺砰砰的,胸口更是有什麼在醞釀蒸騰一般,讓他情不自禁地想和她溫柔說話,想多憐惜她幾分,甚至——

  他微微抿唇。

  他面對這個姑娘,竟然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沖動。

  他凝視著她,默了片刻,才道︰“那江姑娘和細奴兒一起學吧?”

  江逸雲微微頷首,頷首過後,卻又有些無措地看了看顧蔚然︰“細奴兒,我可以跟著五皇子一起學嗎?如果你不喜歡,那就算了。”

  五皇子听江逸雲這麼說,心里竟然仿佛被蚊子蟄了一樣,痛了下。

  他微蹙眉,望向江逸雲。

  江逸雲問起這話的時候,是小心翼翼的,為什麼,她平時……經常被欺負嗎?

  而顧蔚然本來確實是要欺負一番江逸雲的,不找茬她就不是惡毒女配了。

  可是現在听到江逸雲這麼說,她也是意外。

  這人,是不是不被欺負不舒服啊?

  當下她輕輕笑了。

  她長得極美,一笑之下,自然是惹眼,就連原本對她心存不滿的楚淺月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顧蔚然見此,心中小有得意。

  空有絕世美貌但是心腸惡毒處處找茬的惡毒女配華麗麗地上場了!完美扮演她惡毒女配的角色,獲得壽命!

  她就這麼笑著,故意道︰“表姐,你是在問我嗎?你如果問我,我當然是不願意啦!”

  她這一說,楚淺月一怔,皺眉,之後恍然,明白顧蔚然果然可惡,當下頗是看不慣的樣子。

  而五皇子則是疑惑地看著顧蔚然,這是又怎麼了?

  顧蔚然卻覺得還不夠,她理直氣壯地攬著五皇子的胳膊,用她那軟軟的小嗓子很霸道地道︰“我才不管,既然要教,那你只能教我一個人,不許教別人!”

  這話一出,旁邊一眾貴族男女全都看過來,顯然是詫異顧蔚然的膽大包天以及肆無忌憚。

  顧蔚然卻絲毫不曾收斂,再接再厲︰“五哥哥,表姐,你自己一邊學學就行了,何必非要五哥哥教,五哥哥是皇子,哪有功夫教你!”

  在場的人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顧蔚然,好霸道啊……

  那麼美貌的女孩兒,竟然生了這種刁蠻性子?

  眾人簡直是不知道說什麼了。

  江逸雲听了,心中卻是狂喜。

  這下子,所有的人知道了吧,所有的人都該知道,這個顧蔚然是怎麼欺負自己的,顧蔚然是有多刁蠻多任性,而自己多可憐多無辜!

  她悄悄地看向四周圍,想看看人們是如何鄙視顧蔚然的。

  但是一看之下,卻是意外了。

  大家一臉平靜,仿佛什麼都沒听到一樣,更不要說有人跳出來替她譴責顧蔚然的霸道。

  怎麼這樣?

  江逸雲略一沉吟,頓時明白了,因為顧蔚然的身份?

  不過沒關系,還有五皇子,這麼想著,她咬唇,用委屈而期待的目光望著五皇子。

  他是男主,一定會為她主持公道的吧?

  楚淺月此時也氣得不行了,她很鄙視地看著顧蔚然,不明白顧蔚然臉皮怎麼可以如此之厚!

  她也看向五皇子。

  一時之間,所有的目光仿佛都聚集在了五皇子身上。

  五皇子低垂下眼,咬了咬牙,讓自己忽視心里涌出的那種奇怪感覺,最後咳了聲,之後便對顧蔚然低沉而溫和地道︰“細奴兒,你小聲點吧,我只教你可以了吧?”

  周圍的人頓時安靜下來,該干什麼干什麼。

  皇家的事,少插嘴少看是正經。

  楚淺月滿臉失望。

  江逸雲則是備受打擊,不敢置信。

  不對啊,這是她的男主啊!

  她的男主,竟然不維護她?這個時候他不該是對她憐香惜玉出頭維護她,譴責刁蠻女配嗎?

  至于顧蔚然,心中則是︰???

  不不不,你去教你家女主吧!

  不要認錯人,我只是惡毒女配!

  壽命,我要壽命!我不要男主!

10586 3634885 MjAyMC8wMS8wMy8jIyMxMDU4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1/03/10586_3634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