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復利人生6

書名︰無限破產危機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輕雲淡 更新時間︰2020-01-13 12:25:24

  接連數日,周楚 一下班就跑到菜市場,風雨無阻。

  觀察幾天,她驚訝發現,劉詠梅貪錢也是講究技巧的。

  錢宇辰在的時候規規矩矩,不僅毫無異樣,干活還特別勤快。

  踫見經常逛菜場的大媽,老老實實稱量、裝盒,不敢有半點小動作。

  遇上年紀大的老人,又或者不清楚一斤到底有多重的小年輕,她才大著膽子坑人。

  周楚 足足等了兩個星期,才等到錢宇辰休假。

  見沒人看管,劉詠梅立時恢復本性。缺斤少兩、偷拿店鋪收入,一套動作如行雲流水,無比嫻熟。

  周楚 躲在遠處不起眼的角落,把偷錢過程拍攝下來。

  過了片刻,她走上前,假裝是普通顧客。

  “買什麼?”劉詠梅問。

  周楚 回答,“半斤醬牛肉,半斤糖醋排骨。”

  劉詠梅將醬牛肉、糖醋排骨分別裝盒,然後稱量。

  兩個食盒分別顯示258g、256g,她順手把食盒裝袋。

  塑料袋遞出,周楚 接過,卻不忙著離開。她拎了拎,確定分量不對,接著從兜里掏出電子秤,當場進行復測。

  “你、你干什麼!”劉詠梅有些慌張。

  周楚 理也不理,徑自稱量。合起來總重量464g,醬牛肉連袋稱233g,糖醋排骨連袋稱231g。

  “一個233g,一個231g,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她慢條斯理問。

  劉詠梅很快鎮定下來,她不僅不認錯,反而反咬一口,“你的稱不準!誰知道你動了什麼手腳?”

  “是嗎?”周楚 無所謂道,“那報警吧。”

  電子秤她在家專門調過,確定是準的。就是不知道劉詠梅缺斤少兩,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喊警察過來,也好查個清楚。

  “不能報警!”劉詠梅心肝一顫,下意識阻止。

  “既然你佔理,怕什麼?”周楚 故意出言擠兌。

  劉詠梅把心一橫。她揮揮手,趕蒼蠅般,“算我倒霉!醬牛肉、糖醋排骨全部送你,不收錢,拿著快走!”

  周楚 冷笑,“原來露餡後,你就是這麼善後的?我說怎麼沒見人投訴。”

  劉詠梅理直氣壯,“東西白送,你還有什麼好不滿的?真鬧起來,你可撿不到這便宜。”

  周楚 看著她,像是在看秋後的螞蚱。

  見對方始終賴著不走,劉詠梅皺眉,“你……”

  “原來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是這麼做生意的。”一個男人的嗓音冷冰冰響起。

  劉詠梅瞳孔緊縮。

  她往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不出意料,瞥見某道熟悉的身影,登時眼前一黑——是錢宇辰!說好今天休息,他卻回來了!還是在這個要命的時候!

  “我听不懂你在說什麼。”劉詠梅嘴硬。

  錢宇辰無比失望。他把手機扔出,“你自己看看,背著我都干了什麼好事!”

  手機屏幕是亮著的,上面正在播放視頻,正是她從抽屜里拿錢、偷偷塞進褲兜的全過程。

  劉詠梅手腳冰冷,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是不是非要從口袋里翻出錢,你才肯承認?”錢宇辰喝道。

  周楚 插話,“不見棺材不落淚。別浪費時間了,報警吧。”

  “不能報警!”劉詠梅猛地拔高嗓音。

  周楚 理也不理,徑自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劉詠梅急了,她從店鋪里小跑著趕出來,想要爭奪手機。

  錢宇辰下意識護住表妹。

  推搡間,他被推到地上,胳膊先著地。

  霎時,錢宇辰直冒冷汗,胳膊肘一動就疼。

  兩個女人驚呆,慌忙喊來救護車……

  **
  之後發生的一切宛如在做夢。

  錢宇辰被送到醫院,確診“手肘脫臼”,需要靜養兩三個月。

  劉詠梅痛哭流涕,說自己被豬油蒙了心,才會鬼迷心竅。她願意把之前偷拿的錢全部還給店鋪,只求錢宇辰別報警,別追究。

  不等錢宇辰給出答復,劉詠梅的丈夫聞訊趕來,求他網開一面。

  錢宇辰寒著臉,“我肯答應,我的合伙人也不會答應!”

  周楚 一點不客氣,“瞧瞧你媳婦兒都干了什麼缺德事!這算哪門子親戚?難道專門殺熟?”

  劉詠梅的丈夫代替妻子道歉,“她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你們就放她一馬吧?”

  “家里孩子還小,實在不能沒人照顧。”

  “更何況……大家都是親戚。家里有人犯事被抓去蹲局子,說出去多難听?”

  劉詠梅這才知道,周楚 原來是他們遠房親戚,同時還是店鋪合伙人。

  她心知不妙,拼命賣慘,祈求周楚 饒她一次。同時信誓旦旦保證,以後一定改過,絕不再犯。

  說到後來,甚至“撲通”一聲跪下,聲稱得不到原諒就不起來。

  一時間,局面僵持住了。

  錢宇辰不得以松口,“我可以不計較。”

  劉詠梅大喜。

  周楚 剛想制止,就听表哥接著說,“偷拿店里的錢,缺斤短兩損害店鋪名譽、影響店鋪生意,害我受傷……做了這麼多錯事,總要進行補償。我的要求也不高,賠三萬塊就行。”

  聞言,劉詠梅僵硬如雕塑,久久說不出話來。

  她拼死拼活坑錢,外加這半年多在熟食店干活,拿到的所有收入加在一起,差不多剛好是這個數字。

  “錢宇辰,親戚一場,你不要太過分!”劉詠梅惱羞成怒。

  “你偷錢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我是你親戚?”錢宇辰無動于衷,“既然你不把我當親戚,我為什麼要設身處地為你考慮?尊重是相互的。”

  不等劉詠梅反應,他又對劉詠梅丈夫道,“條件已經提了,接不接受隨你們。不願意私下和解,那就報警好了。”

  劉詠梅丈夫心里沉甸甸的。

  沉默許久,他艱難應下,“好。最多三天,我會把錢湊齊,給你打款。”

  協商完畢,他面色陰沉,拽著妻子往外走。

  “等等!”周楚 把人攔住,“稱斤量的時候我一直看著,愣是沒看出來什麼時候動了手腳。你是怎麼辦到的?”

  劉詠梅囁嚅著說,“電子秤事先設置過,空秤顯示0。東西放上去,會自動增加重量。”

  原來如此。

  周楚 這才放他們離開。

  轉過頭,見錢宇辰傷痕累累、滿臉疲倦,她關切詢問,“哥,沒事吧?”

  “人沒事,生意黃了。”錢宇辰自嘲地笑了笑,“劉詠梅缺斤少兩坑顧客,現在店鋪怕是上了不少人的黑名單。再加上手肘受傷,必須休養兩個多月,等到痊愈,好不容易聚起來的人氣也全散了。”

  周楚 勸他,“別想太多,先把身體養好。”

  錢宇辰搖了搖頭,表情說不出的苦澀,“楚 ,熟食店生意我不打算再做,過幾天想把店鋪讓出去。”

  周楚 一怔。

  她以為店鋪生意會越來越好,以後說不定能開很多家連鎖店。而她,每月只需躺著收錢。

  誰知意外來的這樣突然,生意說不做就不做了。

  “你……要不再考慮考慮?”周楚 提醒,“以你的年紀和學歷,再去找工作會有困難。”

  錢宇辰長嘆一聲,面露疲倦,“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這段時間,我想好好休息下,順便想想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周楚 無法,只得應了聲,“好吧。”

  錢宇辰又道,“等劉詠梅把錢打來,咱們平分。”

  周楚 拒絕,“我拿一萬,你拿兩萬。”

  錢宇辰想說些什麼,然而周楚 態度堅決,“你是為了保護我才被推倒在地,這錢是你應得的。之後兩三個月沒辦法干活,手里有錢才不會窘迫。”

  錢宇辰推辭不過,只得收下。

  **
  每到月初,總會有一筆一萬多的款項打到她的賬戶。分紅收入忽然沒了,周楚 莫名覺得不適應。

  而且每月收入組成是這樣的︰本職工作月薪3500,兼職收入1000上下浮動,分紅收入12000左右。

  拿不到分紅,意味著七成以上的收入沒有了。

  坦白說,她打從心底希望錢宇辰養好傷後繼續做生意,哪怕店鋪空置兩個多月、以後掙的少一些也無所謂。可惜錢宇辰看起來心灰意冷,執意不肯再做熟食生意。

  直到此時,周楚 才發現,技術不掌握在自己手里是多麼麻煩一件事。

  合作伙伴說散伙就得散伙,除了答應別無他法。

  “要是我能擁有表哥的手藝就好了。”周楚 心情苦悶,“這樣即便只有自己,也能把生意做下去。”

  可轉念一想,她身在國企,辭職是萬萬舍不得的。

  做生意也不像接翻譯,只需連續幾個晚上抽出空來,就能把事情做好。

  于是思來想去,周楚 得出結論,她不是錢宇辰。對方輕易能辦到的事,放在她身上簡直千難萬難。

  最後,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話,“都怪劉詠梅!!”

  **
  不久,錢宇辰收到劉詠梅的三萬賠款,恩恩怨怨算是就此了結。

  拿到錢後,他二話不說,立即給表妹轉賬一萬。

  收到短信提示,周楚 興致缺缺,怎麼都提不起勁。

  剛把一萬塊存成定期,長期裝死不出聲的系統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機會來了,是時候下手買房。”

  周楚 ,“???”

  她瞠目結舌,“可是我沒錢了……”
  

10581 3635328 MjAxOS8xMi8zMC8jIyMxMDU4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2/30/10581_3635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