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三十章 何必她親自呢?

書名︰雙寶駕到︰冷傲爹地太能撩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奇語 更新時間︰2020-01-13 16:44:20

  “來得正好,放這吧。”林珊珊身著黑色低領睡裙,端著紅酒杯等在酒店臥房中。

  她睨了一眼身後被捆住的女人,等手下的人離去之後,換了洛心凌身上的工作服,將一套粉紅色睡衣穿在對方身上。

  听姐姐說,那個外國男人很勁爆,手段也殘忍,一般弱女子基本不是他的對手。

  既然同是陪床,何必她親自呢?

  但既然答應了幫姐姐,就一定說到做到,只是中途偷偷摸摸換個人,對方喝醉後應該也看不出來。

  這回,可得讓洛心凌享受到極致了!

  林珊珊以必勝的心態勾了勾紅艷的唇,順便解開了床邊女人胸前的兩粒扣子,以此作為誘或。

  看著這張俏麗的、清新脫俗的臉蛋,她就恨不得揚起巴掌,趁洛心凌昏迷,扇她個措手不及!可,為了她計劃成功,此時也不得不忍住內心的激動與不平。

  “喂,你那邊準備好了嗎,雷歐已經過來了。”林依依打來電話,提醒。

  “準備好了,姐,我一定讓他喝下杯水的酒水。”林珊珊自認為重頭戲是在床尚部分,熟料她根本不懂姐姐的心思。

  這也是林依依唯一瞞住她的地方!

  林珊珊隨身披了件風衣,走到樓下酒吧區域處迎接去了。十分鐘左右,視線里出現一位高壯的西方人,穿一件隨性的T恤衫、黑色長褲,手中提了一個黑皮箱,神秘至極!

  他的頭發偏深棕色,一雙深藍眼眸極不安分,帶著目的性打量著周圍環境。

  林珊珊笑意盈盈地走過去,為了這一刻,她特意染黑了頭發,穿著姐姐的衣服,形態上已經基本相似。

  “雷歐。”她輕喚一聲,裝作熟絡的樣子。

  “林依依那個女人呢?”盡管酒吧區域燈光很暗,可即使林依依換成了灰他也認識。就在第一眼接觸以後,雷歐渾身散發出不善的氣息。

  林珊珊心里咯 一跳,這麼快就認出她來了?她可是花了整整一天時間,才變得跟姐姐有些相似。

  “少廢話,她在哪?”雷歐不想找任何人替代,只要林依依本人。

  何況,他依照吩咐,東西都帶來了,那個女人是想耍賴?

  抓著林珊珊的肩膀,用力地按著,虎視眈眈的眼眸到處尋覓,這個地方人魔狂舞,根本就沒有林依依的影子!

  “你跟我來,我們去房間說話。”林珊珊心中生出懼意,當面又不敢給姐姐打電話,神色閃爍間、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叫她出來,少給我耍心機!”雷歐用撇腳的漢語說道,語氣里盡是警告的味道。

  敢玩兒他,那個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林珊珊低頭瞥了一眼黑色大箱子,很好奇里面裝的是什麼,同時也奇怪姐姐在國外招惹了這個男的,就不能用‘報警’的方式解決嗎?

  “我姐她今天不方便見你。她不舒服……”來到房間後,她關閉了主室的燈,故意留下一抹朦朧的美影。

  “她怎麼了?”初始,身前的男人會覺得是借口,可他深愛林依依,眸子里的變化是藏不住的。

  “我是她妹妹,她說想讓我……伺候你。”林珊珊脫了風衣的同時,將案幾上準備好的藥水遞了過去。

  現在,唯一等做的就是賭了,賭對方會不會中計?

  姐姐說,箱子里面的東西很重要,一定要拿到手!

  雷歐看她一眼,咽喉動了動,發出一聲極像‘諷刺’的干笑。林依依真以為他是?h色之徒?

  “就這種伎倆,她就將你騙過來了?”太復雜的話雷歐不會說,此刻溝通是用英文。

  林珊珊細嫩的脖子被大手鉗了起來,一點點被提高,就像提線木偶一般無奈。她沒听懂對方在說什麼,卻能感受勃然的怒氣!

  姐姐騙了他,他很記恨!

  林珊珊抱著對方的鐵臂,雙腳不著地的亂蹬,她喉嚨快沒氣了……

  這時,身前的男人恰好渴了,他低頭喝了一口杯中如血的飲品,暗自皺了皺眉,什麼味兒?

  格老子,混蛋!

  雷歐生氣地將酒杯砸爛了,‘砰’地一聲,玻璃杯碎裂的聲音震醒了床尚的女人。

  洛心凌手腳被捆,眼楮被蒙住,視線里一片黑暗。听到響動聲,掙扎起來!

  雷歐將林珊珊隨手扔了,腳步凝重地踏進內室。床尚怎麼還有一個女人?

  她四肢被捆,不能說話,一直在奮力掙扎。可憐的樣子像極了某一次,他故意懲罰林依依……

  他大步走向前,將罪惡的雙手伸向了洛心凌,還未接近,鼻孔中留下兩道鮮血!

  該死,竟然給他下毒!

  雷歐全身的暴虐之氣,被激發了出來。門口林珊珊識相地跑了,只剩下眼前的她!

  ……

  半小時前,甦景灝得到消息,將情況告知給了歐陽禹,“歐總,一周前洛小姐在咱們商城找到了兼職。”

  “那又怎樣?”歐陽禹沒放在心上,還在為和依依的婚禮在哪辦而煩惱。

  甦景灝察言觀色地說道,“手下的人看到二少有意接近小洛,怕是想要泡她。”

  歐陽禹手中的鋼筆頓了一下,眸中風雲生變,看不出那個女人還挺招人喜歡的啊!不知是不是她故意招蜂引蝶!

  “洛心凌有什麼回應?”歐陽凱在外名聲不好,他其實並不怎麼擔心,還是想知道結果。

  “洛小姐最初沒答應,今晚卻突然不見了身影,不知是不是被二少用的辦法拐走了?”甦景灝如實說道,不知歐總會有怎樣的反應?

  “愣著干什麼,還不快去找?”歐陽禹深知歐陽凱的德行,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沒想到這一次將魚線撒到了他的地盤上。

  洛心凌決不能受此欺負!

  “歐總,別著急,已經找到人了,幾分鐘前洛小姐被帶到了一家酒店里。”甦景灝被對方的凜冽氣勢嚇得出了一聲冷汗,幸好他早就有所準備。

  “甦景灝,你再給我兜著,別怪我不客氣!”歐陽禹周身都是駭人的氣魄,東西一丟,親自去救人。

  他直覺歐陽凱還沒有那麼大膽子,敢踫他的人。即便是個微不足道的助理,也同樣貼了他‘歐陽禹’的標簽!

  如果是其他人,或者是引他上當的圈套,會不會中計?

  畢竟,他跟依依從前也是有婚約在的。兩人又是青梅竹馬的戀人,若是被媒體發現,他去救別的女人,會陷入不義的局面,也對不起依依!

  但洛心凌也同樣重要,歐陽禹來不及考慮,已經來到了那家酒店。

  只可惜不歸他管轄,必須經過經理級別的人物,才能查到監控!

  “這里我來拖住,歐總,你上去找人。”甦景灝刷起衣袖,做出一副要鬧事的樣子。

  歐陽禹直接從電梯上去了,幾分鐘之後他接到信號,“歐總,三樓A字開頭的走廊,出現過林珊珊的身影。”

  憑著敏捷的洞悉力,歐陽禹走到了關注洛心凌的那個房間,停在門口听了听動靜。

  這時,他在地毯上撿到一只耳環,看來是有人掉在這里的。

  房門隔音,歐陽禹當機立斷,踹開了房門。看到一個詭異的,身上染了鮮血的高個子男人迎面走向他!

  兩個人搏斗在一起!

  前些年,歐陽禹學過拳擊、劍術,醒來之後就將它們忘光了。在這里重新拾起,再一次發揮起來。

  對付同樣練過身手的西方壯碩男人,他打起來有點兒吃力,兩人都討不到半點好處,受傷在所難免。

  但,歐陽禹很快發現,身前的男人力氣倒大,卻根基不穩。還一直在流著鼻血,很快有了落敗之勢。

  花了五分鐘時間,他才將那人搞定,按在了地板上。

  甦景灝帶手下過來後,暫時將人帶離了出去。

  “依依?”歐陽禹走進臥室,打開燈,看到一個女人穿著粉色睡衣,背對他。

  這套衣服似乎見過,難道洛心凌不是在這里?

  “嗚嗚嗚……”洛心凌還躺在床邊,手腳被捆著,不能動彈。

  剛才有陌生男人襲擊她,她咬了對方一口,門外就來人了……

  眼楮上的黑布被解開,得到光明,竟意外看到了歐少?

  洛心凌又驚又喜,身前的男人真是她的救星!手上和腳上的繩子一松開,膽怯地抱住了對方。除了欣喜意外得救,剩下的是不勝感激!

  “好了,沒事了。”歐陽禹很吃驚對方的行為,她不是一直害怕他嗎?

  見柔弱的身段瑟瑟發抖,他軟下心腸,也同樣抱住了身前的女人,拍著她的肩膀安慰。

  要是來遲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剛才打斗中,歐陽禹覺得那個男人很凶殘。不光個子壯,身上還有血痕,這也夠恐怖的了,手中還握了一柄帶血的尖刀。

  洛心凌又被捆著,男人拿尖刀要做什麼?

  並且這衣服像依依的,總感覺對方的來歷跟未婚妻相關!

  “阿禹,你怎麼在這里?”林依依突然推開了房門,在電話里听妹妹說‘情況危急’,想看看雷歐怎麼樣了?

  當一雙美目看到未婚夫緊緊摟著另一個女人,心中疑竇生起,同時嫉妒的怒火燃燒著她的心靈。

10566 3635353 MjAxOS8xMi8yMS8jIyMxMDU2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1/10566_3635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