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56(二更)

書名︰高智商大佬穿成豪門廢柴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春風榴火 更新時間︰2020-01-13 15:56:17

  
不知過了多久, 門外,傳來季馳的聲音︰“你倆還在衣櫃里躲著呢?鬼都已經走啦!”

  季馳見衣櫃沒有動靜,走過來拉開櫃門, 江嶼和溫念念同時松開對方。

  溫念念率先走出衣櫃, 理了理自己耳邊凌亂的發絲。

  季馳盯著她看了許久, 皺眉問︰“你的臉好紅啊!”

  溫念念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頰,背過身去︰“光線怎麼暗, 你能看清什麼。”

  “可這也...太明顯了吧。”季馳不依不饒地走到她面前,歪著腦袋看她那紅得要滴出血的臉蛋︰“這特麼比剛剛跑完一千米還紅啊。”

  書桌邊的江嶼忽然開口︰“季馳,過來破譯電話密碼。”

  季馳抽回目光, 來到江嶼身邊, 幫他一起分析殘損的作業本上記下來的電話密碼碎片。

  溫念念偷偷瞥向江嶼,寢室頂上幽暗慘淡的白光在他眉宇間投下陰影,看不清眼楮, 高挺的鼻梁和鋒薄的唇籠在光線中, 越發顯得皮膚白皙。

  他側過臉, 拿著作業本正在仔細地閱讀著,看起來似乎很鎮定, 不過......他的手微微地抖動著。

  緊張嗎?

  只是這時候的溫念念,比他緊張一萬倍。

  很快,江嶼破譯了一段復雜的電話密碼, 得到了09233245幾個阿拉伯數字。

  接下來又是一個單線任務,需要有人拿著這串號碼, 獨自來到走廊轉角處的老式電話旁,撥通號碼, 得到下一步的劇情提示。

  剛剛江嶼已經出去做過任務了,丁寧便自告奮勇, 願意出去做單線。

  季馳覺得,讓女生獨自出去似乎不太紳士,他鼓起勇氣說︰“那什麼,我...我代你出去吧。”

  “不用,我不怕。”

  丁寧果斷拒絕︰“換你去,可能會耽誤劇情。”

  季馳︰……
你們天才說話都這麼直接嗎。

  丁寧出去以後,季馳和溫念念趴在門邊听動靜。

  走廊外,似乎發生了一些動靜,像是背景音傳來的呼呼風聲,又像是怪叫聲。

  季馳和溫念念面面相覷,交換恐懼的眼神。

  多半又是NPC嚇人的把戲。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丁寧折返回來,季馳連忙問她發生了什麼事。

  丁寧很淡定地回答︰“被鬼拖走了。”

  “什、什麼叫被拖走了!”

  “就是一個鬼把我抓走了啊。”

  “被...被被抓走了?”季馳目瞪口呆︰“那你怎麼不叫呢!”

  丁寧臉頰微微泛紅,小聲說︰“他還挺帥。”

  季馳︰……
女孩花痴起來,連鬼都不放過嗎!

  這時,黑漆漆的走廊盡頭,傳來女孩一連串的清脆的嬉笑聲,笑聲回蕩在走廊里,格外滲人。

  溫念念後背起了一連串的雞皮疙瘩,本能地往江嶼身旁靠了靠。

  江嶼敏感地回頭看了她一眼。

  回想到剛剛衣櫃里發生的事情,她又趕緊退開一步,保持距離。

  江嶼注意到她的小動作,于是不經意地向她靠近了些,擋在她的身前。

  季馳顫聲問︰“誰!誰在那里!”

  紅色的皮球自黑暗中滾出來,落到了季馳的腳邊。

  “媽呀!”

  季馳直接如壁虎般貼牆上︰“什麼鬼東西!”

  走廊盡頭,空遠的女聲傳來︰“咱們一起來玩游戲吧,我要你們每個人,都站在四方走廊的每一個角落,然後...”

  她話音未落,就被崩潰的季馳打斷了︰“誰要要玩游戲!我們要出去,放我們出去!啊啊啊啊!”

  溫念念雖然害怕,但還是很無可奈何地拍了拍季馳的肩膀︰“你...讓NPC把話講完行不行。”

  女孩npc也有點無奈,繼續說道︰“只有陪我玩了游戲,我才會放你們走哦,我要從你們中選出三個人,分別站在走廊的三個角落,後一個人依次將皮球遞給前一個人,然後站在他原本站的角落里。”

  季馳立刻問道︰“走廊又四個角,為、為什麼是三個人。”

  “嘻嘻嘻。”女孩詭異地笑了起來︰“因為其中有一個人,最後會把球交到我的手里哦。”

  溫念念想著,這就跟見鬼游戲一樣,房間三個角落站三個人,分別拍肩膀,結果會發現空著的那個角落多出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

  鬼。

  這破情節,設計得也太智障了吧...

  嚇死人不償命嗎。

  季馳都快嚇尿了,死都不肯加入這游戲,所以最終由丁寧、江嶼和溫念念三人來完成。

  整個鬼屋大格局呈回字形,擁有四個角,四條走廊,每條走廊有幾間教室,誰都不知道,在將球交到下一個人手里的這段路程中,會不會有什麼東西從教室里鑽出來。

  三個人隨機站定了三個角,女孩的背景音再度響起來

  “對了,不管你听到什麼聲音,千萬...不要回頭哦,否則就永遠出不去了。”

  燈光皺滅,四周陷入一片漆黑中,只有走廊左下角忽明忽滅的蠟燭指引盡頭的方向。

  溫念念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她不能回頭,只能緊緊閉上眼楮。

  這是,一雙溫熱的手落到她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別怕,是我。”

  是江嶼的聲音。

  她緊繃的一顆心驀然放下。

  皮球遞到了她的手上,江嶼柔聲說道︰“不要怕,往前走就是了。”

  “嗯。”

  溫念念覺得都這會兒了,不能認慫,否則出去,指不定會被他嘲笑呢。

  她勇敢地接過了江嶼遞來的皮球,慢慢朝前走去。

  不知道是因為她走得慢,還是因為這條走廊格外漫長,她走了很久,都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出現丁寧的身影。

  前面等待她的會是丁寧嗎?

  她不會...就是那個把球交給鬼的天選之子吧!

  心慌慌。

  身邊的教室門  作響,里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想要出來,而角落的蠟燭光線...也越來越暗。

  到最後,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溫念念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走了幾分鐘了吧,這鬼屋,怎麼這麼大啊!

  她頓住腳步,有些踟躕,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往前走,回頭看了一眼,有蠟燭照明的走廊也已經很遙遠了。
就在這時,尖銳的背景音忽然響起來。

  溫念念心頭一驚,驀然想起來,女孩說過,不能回頭!

  否則...就永遠出不去了!

  她方寸大亂,扔掉皮球便往回跑,邊跑便喊著江嶼的名字。

  無人回應。

  這下子,溫念念是真的慌了。

  她闖進了最近唯一的一間亮著燈、敞著門的教室。

  然而她進去之後,教室門猛然關上,燈也跟著關上。

  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向她靠近。

  “啊!”她驚聲尖叫了起來。

  走廊里,三個人同時望向走廊盡頭。

  “糟了!”

  江嶼最先反應過來,朝著走廊盡頭跑去,循聲來到了緊閉的教室門口。
“不要過來!”溫念念聲音顫抖,喊道︰“走開,不要過來!”

  江嶼也跟瘋了似的,拼命拍著門,沖著里面咆哮道︰“不準踫她!”

  房間門被電路控制著,出于緊閉狀態,江嶼干脆直接抬腳用踹的了。

  這種粗暴的行為,連季馳都有些看不下去,拍拍江嶼的肩膀︰“應、應該沒有危險吧,不用這麼激動,這個弄壞了要賠的呀。”

  當然不會有危險,只是游戲而已,NPC只是嚇唬人罷了,絕對不會傷害玩家的。

  但是江嶼這會兒根本不能冷靜,他不住地沖天花板上的攝像鏡頭揮手,大喊道︰“讓NPC停下。”

  “玩家,確定要停下NPC活動嗎?”對講機里傳來了工作人員的聲音。

  “確定,快停下!她膽子小,不要嚇她。”

  房間里,似乎終于靜了下來,燈也亮了起來, 嚓一聲,門開了。

  江嶼不顧一切地沖進教室,看到了站在角落的溫念念。

  兩個人,面面相覷地對視了十秒鐘,然後不約而同地移開了視線。

  好像...有點尷尬。

  溫念念這會兒回過神來,覺得自己好像反應過激了,挺不好意思。

  她不好意思,江嶼就更加不好意思了,他剛剛的行為,可以稱得上是自出生以來最傻逼的行為沒有之一!
連季馳都有些費解了。

  剛剛,江嶼他也...太入戲了吧。

  明明是最遵守游戲規則的玩家,這會兒居然主動打破規則,破壞劇情。

  什麼叫沉浸式體驗,這就是啊!

  估計連工作人員都不知道該怎麼接續,只能把NPC放出來,強行走了一波劇情,終于將四位玩家平安地送出了鬼屋密室。

  重見天日的溫念念,全身酸軟無力地坐在休息室沙發上,回味剛剛驚心動魄的情節。

  季馳在里面慫,出來就很嗨了,一個勁兒地向工作人員詢問劇情的前因後果。

  “靠!你們演技太好了吧!”
“太逼真了!”
“五星好評,絕對的!”

  江嶼端著茶杯,一言不發喝著。

  兩個人似乎都非常默契地...不和對方視線接觸。

  只有丁寧,注意到了氣氛的尷尬,一會兒瞅瞅這個,一會兒瞅瞅那個。

  季馳走回來,手里拿著四枚勇敢者徽章,笑著說︰“來,這是咱們的獎勵,一人一枚,留個紀念。”

  徽章做成了浮雕暗紋的樣式,刻著靈異事務所幾個字,不過做工還挺精致,是值得收藏的紀念品。

  季馳首先將徽章佩戴自己的胸前,分分鐘便破壞掉了他的韓國設計師為他精心打造的時尚造型。

  有一種傻逼氣質,是由內而外地散發,連明星造型師都救不了。

  溫念念笑著說︰“就你這樣...好意思戴勇敢者徽章嗎?”

  “別說我,也不知道是誰被嚇得哇哇大叫。”

  “我承認,所以我才不戴。”

  季馳不想和溫念念說話,反正也說不過她。

  他轉頭戳了戳江嶼的手肘︰“哎,你不是來做試驗的嗎,結果怎麼樣,有沒有被嚇到?”

  江嶼背著單肩包,邁步往前走,沒有回答他的話。

  “他應該沒被嚇到吧。”丁寧猜測︰“我都沒有被嚇到。”

  季馳繼續叨叨著︰“你們這些天才啊,就是理智過頭,連鬼都不怕了,說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能嚇到你們啊。”

  江嶼忽然停下腳步,季馳不看路險些撞他背上。

  “干嘛停下?”

  他步履頓了頓,然後繼續往前走︰“沒什麼。”

  分岔路口,幾位伙伴相互道別,丁寧和季馳朝著另一條街道走去,街邊,只剩了江嶼和溫念念兩個人,在同時等車。

  氣氛,又變得奇奇怪怪的了。

  溫念念這會兒根本不敢想剛剛鬼屋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可越是故意不去想,腦子偏偏將所有的情節精細描摹...

  他的擁抱,他的呼吸,他全部的心跳...

  啊啊啊,瘋了吧。

  “其實,有被嚇到。”

  身後的江嶼忽然開口,像是在對她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溫念念正要回頭,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叫車軟件的司機給她打電話,詢問她具體的位置。

  溫念念接過電話,然後揚手朝路邊一輛白色轎車揮了揮。

  轎車駛到了路口。

  溫念念坐上車,說道︰“那我走了哦。”

  江嶼點頭,淡淡喃了聲︰“嗯。”

  轎車駛了出去,消失在了燈火霓虹的街頭。

  他深深地呼吸,攤開自己右手

  那枚勇敢者徽章靜靜地躺在掌心。

  自他記事開始,即便是同齡的小朋友都怕黑怕鬼、不敢一個人睡覺的年齡里,江嶼都從來沒有畏懼任何事。

  後來,他的腦子里裝了世間萬物的運行規律和物理法則,就更加百無禁忌。

  可是直到剛剛...

  听到溫念念尖叫聲的那一剎那,他十多年一磚一瓦在自己的心髒周圍建起的高聳城牆,轟然坍塌。

  從此以後,他有了畏懼,也有了弱點。

  可正因為如此,正因為有了想保護的人,他會變得更加勇敢。

  

10556 3635345 MjAxOS8xMi8xNC8jIyMxMDU1Ng== http://m.clewx.com/book/201912/14/10556_3635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