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120章︰父子之爭

書名︰租約到期︰黏上總裁不放手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神經大條 更新時間︰2020-01-11 09:09:22

  到底還是秦峰按捺不住,站起身子,向陸桐伸出了手︰“醫生您好,我是這位患者的家屬,非常感謝您這些天對艾錢的照顧。”

  秦峰的語氣雖然客氣,但每一個字幾乎都在暗示著自己和車艾錢關系匪淺,這一點讓陸桐有些不滿,陸桐終于轉過頭看向秦峰,面上還是一如既往地溫和,沖秦峰笑了笑,卻沒有伸出手,將秦峰的手晾在了空中。

  “你好,我是艾錢的主治醫師,艾錢的病情主要由我負責,一個星期前我們應該已經見過面了,我就不過多的自我介紹了,而且你看,我這手里這麼多東西,就不跟你客套了。你也不用跟我客氣,艾錢是我朋友,照顧她是應該的,只不過……”

  陸桐客客氣氣地,轉過頭對車艾錢問道,“只不過,艾錢,我怎麼沒听說你還有姓秦的親戚?是遠房的麼?能每周來看你一次,也真是有心了。”

  “你別瞎說,他是我學長,不是我家親戚,你當然不認識。”車艾錢連忙解釋道。

  “原來如此,作為學長能做到這個份上,艾錢,你可得好好感謝人家。”陸桐寵溺地看著車艾錢,語氣熟稔地叮囑道。

  “當然。”車艾錢笑。

  秦峰看著車艾錢和陸桐之間的互動,直覺有些不太對勁,不由得出聲問道︰“你……你們認識?”

  “是啊,學長,你還不知道吧,我也覺得很巧,我的主治醫生竟然會是從小跟我一起玩的小跟屁蟲,沒想到世界這麼小,這都能讓我們再遇見。”車艾錢忍不住感慨道。

  “是啊,我和艾錢從小一起長大,艾錢受了你這麼多照顧,該是我感謝你才是,有機會一起吃個飯吧。”陸桐站在車艾錢身邊,同車艾錢一起看著秦峰,似乎他和車艾錢的關系比秦峰更加親密。

  秦峰听著陸桐的話,面上有些尷尬,他怎麼也想不到,D國婦科的研究專家竟然和車艾錢從小就認識,他方才還對陸桐說什麼他是車艾錢的家屬,簡直就像小丑一樣,一句話就被人比了下去。

  “好,有機會一定。”秦峰表面答應著,心中卻十分憤懣。

  陸桐仿佛沒有感受到空氣中的尷尬,對著車艾錢說道︰“艾錢,我去檢查別的病人了,你注意休息,飲食和運動方面的注意事項和前些天都是一樣的。”

  車艾錢甜甜地答了一個“嗯”,然後目送陸桐離開了病房。

  這略顯親密的告別讓秦峰心中的醋意更甚,他越看這醫院的白被白牆越是能想起穿著白大褂的陸桐,只陪了車艾錢一會兒便也離開了醫院。

  近來,顧北幽陰晴不定,白鯨集團日日如陰雲籠罩,可越慌越容易出錯,在財務部第二次將報表的數算錯的時候,顧北幽終于發火,在早會上大罵財務部的部長,連說三遍讓財務部所有人收拾包袱滾蛋。

  大會上人人自危,大氣也不敢出,就在氣氛即將到達最冰點的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推開,趙承疾步走進會議室,附在顧北幽耳旁說道︰“顧總,有消息了。”

  顧北幽暴怒的表情瞬間變為了焦急,他狠狠地將手中的報表甩到辦公桌上,對著幾名正在向他匯報工作的員工喝道︰“都滾!”

  幾名員工訕訕地推出辦公室,隨著辦公室大門關上,卻也悄不可聞地齊齊松了一口氣。

  辦公室中的人都走光了,顧北幽焦急問道︰“快說,查到什麼了?”

  “還不確定。我查到三天前的一個晚上,有一個飛往D國的航班配備了醫療組,當地機場也有救護車接機,而他們最終的目的地,正是我們最終範圍十所醫院的其中一個。”

  “那病人呢,是艾錢嗎?”

  “不是,機場的航班信息顯示是兩個D國人,他們在這邊感染了傳染病,緊急回D國治療。”

  仿佛靈魂被抽離了身體,顧北幽無力地倒在了椅子上。一次次希望變成失望,一次次心情從天堂跌落谷底,顧北幽快要崩潰了。

  趙承看到顧北幽頹喪的模樣,連忙繼續說道︰“顧總,您先別急,為了確保信息準確,我特地去問了咱們顧氏醫院的傳染科醫生,他們說,若是在當地得了傳染病,就地治療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即便是D國的醫生,對咱們蒼北市的傳染病也不一定擅長。”

  顧北幽幡然醒悟,趙承說的沒錯,傳染病不同其他,當地的處理可能更有效,而且D國醫療水平發達,醫生和患者都不太可能犯這種常識性的錯誤,一切的原因就只剩一種解釋了︰這兩個患者的身份是被做過手腳的!

  之前在蒼北市尋找車艾錢的蹤跡的時候就有人從中作梗,現如今查到D國,居然還有人阻撓!

  會是誰呢?

  來不及想這麼多了,現在最緊要的事情,是確定被冒充的人是不是車艾錢!

  顧北幽當即吩咐趙承去核實那兩個D國游客的身份,自己則開始收拾行裝,最近幾天,他已經通過各種方法穩固了自己的勢力,即便立刻離開,這里也不會出什麼亂子,所以顧北幽決定,一邊確定游客身份,一邊準備好去D國親自尋找車艾錢的下落。

  “顧總。”咚咚的敲門聲響起,一個秘書推門探出頭來。

  “我不是讓你們都滾嗎!這點工作都做不好,就別留在這丟人現眼!我現在有事要出去,有什麼事自己決定!”顧北幽現在心中只想著去D國找到車艾錢,他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擱了。

  “你哪都不會去,你在蒼北有更重要的事。”

  顧蒼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顧北幽打量著走進辦公室的顧蒼,神情淡漠非常。

  “你來干什麼?”顧北幽問。

  “你怎麼不先說說,你要去哪?”

  “與你無關。”

  “與我無關?你以為你翅膀硬了,我就管不了你了?你剛和趙曦結婚,她現在還懷著孕在家等你。我告訴你,你今天哪也別想去,給我回家!”顧蒼怒吼道。

  “回家?我沒有家!你能背棄和我媽的約定,和那個女人不清不楚,我不能!顧蒼,我跟你不是一樣的人,更不會走你走過的那條路,你想讓趙曦生顧家的孩子,我答應你了,也做到了,我顧北幽不再欠你什麼!”

  顧北幽的眼神凌冽,看著顧蒼的目光里滿是嘲諷,小的時候他也曾像其他小孩子一樣尊重敬仰過自己的父親,可顧蒼的行為和做法讓他一次又一次受傷和失望,在他眼里,他早就不願意承認顧蒼和他的父子關系了。

  “顧北幽!我是你爸!你現在擁有的一切,哪一樣不是顧家給你的?你有什麼底氣這麼跟我說話?”

  “顧家給我的?顧家能有今天難道不是靠我麼?你以為我稀罕現在的顧家?顧蒼,這麼跟你說吧,自從我媽走了以後,我爸在我心里就跟著我媽一起走了,你和你的顧家,在我這里,都不值一提!”

  顧蒼被顧北幽徹底激動,赤紅著雙眼,揚起手就要打顧北幽,可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看著已經成了年的兒子,突然覺得無力,他知道顧北幽恨自己,可血濃于水,顧北幽就算再不滿意自己,也不該對顧家不管不顧,可他沒想到,顧北幽竟然這麼決絕。

  “你還想打我麼?顧蒼,你已經得到了所有你想得到的東西,也該滿足了,我想去哪,你管不著,就請你好好待在蒼北,好好待在白鯨,省得有一天你跟我真的撕破臉皮,到時候,我絕不會手下留情。”

  顧北幽在顧蒼舉起手的那一刻忽然恢復了冷靜,他怨過顧蒼,恨過顧蒼,可這一刻,他忽然不想怨也不想恨了,母親離開這麼多年以來,他始終在怨恨中度過,可他現在有了更想也更值得追逐的東西,顧蒼對他來說,已經不值一提了。

  “你……”

  顧蒼漲紅了臉,氣得說不出話來,顧北幽不再廢話,經過顧蒼身側,毫無留戀地離開會議室,準備踏上去往D國的飛機,顧蒼獨自一人留在會議室里,掀翻了會議室的桌子,將所有的氣都撒在了桌子上整齊擺放的文件上,卻再也喚不回離開兒子的心。

  D國接連下了一個星期的雨,路上濕漉漉的,幾乎所有出門的行人都會自覺地帶一把傘,除非是初來乍到的旅人,不了解當地的環境。

  顧北幽下飛機時,恰巧趕上了一場大雨,雨水傾盆而下,在板油馬路上匯聚成涓涓細流,在地勢低窪的地方形成積水,一輛輛汽車奔馳而過,積水高高濺成水花,惹得行人不敢靠近,挽起褲腳在距離路邊老遠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前行。

  因著蒼北市還有後續工作需要處理,趙承沒有跟顧北幽前來,而顧北幽又走得太急,身邊沒有其他人,便只能獨自一人面對這意料之外的大雨,他急匆匆地從機場出來,好在酒店派來的司機已在機場等候,不然的話,第一次獨自出門的顧北幽怕是要變成落湯雞了。

10551 3634828 MjAxOS8xMi8wOS8jIyMxMDU1MQ== http://m.clewx.com/book/201912/09/10551_363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