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 59 章

書名︰這世界與他,我都要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蔣牧童 更新時間︰2020-01-11 11:35:22

  第五十九章

  九月末, 驕陽依舊似火,明亮光線落在男人立體又深邃的五官上,他低垂著眼楮, 望著她時,嘴角漸漸勾起一抹笑意。連濃密長睫下都藏不住他眼底的笑意, 總之,他的開心溢于言表。

  葉颯冷眼望著他, 心頭怒氣已翻江倒海。

  還笑, 還好意思笑。

  “我跟她就是普通高中同學而已, ”溫牧寒真覺得自己挺無辜,說實話, 他今天看見韓書靈也覺得莫名。
電視台在部隊里拍綜藝,這幾年還真的特別流行。
只不過這次韓書靈要拍的是紀錄片, 畢竟馬上就是國慶七十周年,因為是整十年,因此誰都知道今年肯定是要大搞。

  這陣子部隊的宣傳口也是放的很開, 只要是能正面宣揚軍人面貌和軍隊風紀, 都會允許進來拍攝采訪。
畢竟這年頭不再流行什麼無名英雄,既然是英雄, 就該宣傳,最好是正面弘揚。

  今天團長把他叫過去, 說是電視台的負責人到團里來參觀,順便想要見一見他。溫牧寒直接過去,哪成想就看見韓書靈了。
當時他心底就哼笑了一聲。

  他在感情的事情上不是遲鈍,而是不在意。他是真的不在意對方心底什麼想法, 只要別妨礙到他就行。
要是真的敢對表白的,也絕對會在第一時間被扼殺在萌芽里頭。

  葉颯抬眸望他, 哼笑︰“那你跟誰不是普通高中同學?”

  溫牧寒挑眉,這丫頭是要跟他翻舊賬啊。
不過他可不怕,因為真翻起舊賬,他溫牧寒也是清清白白的。

  他說︰“要不你親自問你舅舅,我跟誰都是清清白白的。”

  葉颯繃著一張小臉,眼底卻已松動,有光漸漸泄了出來。
直到溫牧寒微彎腰貼過來,溫熱鼻息纏繞在她周圍,低磁聲音開口說︰“除了你。”

  我跟誰都是清清白白的。
除了你。
就只跟你是不清白的。

  葉颯腦子嗡地下,連心髒那種漏了一拍的感覺都格外明顯。
等這一瞬失神緩過去,葉颯回過神,可是那股燒燙的感覺,從雪白縴細的脖子往上竄,直到竄到耳朵。

  這也是溫牧寒第一看見,有人能直接紅到脖子根兒的。

  這姑娘以前膽子是潑天的大,什麼話都敢說,什麼敢撩,一副純粹老司機的模樣,還真把溫牧寒也唬住了。
結果跟她越接觸越發現,她這也是理論知識大于實操。

  他這才撩到哪兒,她就成這樣了。

  至于葉颯也沒想到,瞧著一本正經的老男人,跟她在一塊之後,簡直是騷到她都快不認識,總是用那種慵懶又低磁的語調,說出叫人面紅耳赤的話。
他自個還挺淡定。

  這他媽反差也太大了吧。
以前那個寧死不屈,被她撩了一下,跟挖了他家祖墳的一樣正襟危坐老男人,徹底不見了。

  耳邊听著他控制不住的低笑,葉颯沒理他,直接轉身進了身後的醫務室。

  這會兒醫務室一個人都沒,連衛生員都不在。
身後是溫牧寒跟進來之後,將門關上的輕響聲。

  葉颯伸手將掛在衣架上的白大褂拿下來穿在身上,等她轉頭時候,就見溫牧寒雙手抄褲兜里,微偏頭看著她。
她安靜站著,沒主動開口。

  可是她不開口,男人也只管盯著她。

  終于她問︰“你看什麼呢?”
“你這套制服,我也挺喜歡的,”溫牧寒突然低聲悶悶一笑。

  其實他說的話倒也沒多大歧義,但葉颯一下想起前幾天他在自己家的時候,關于制服的承諾。
她登時心跳再次加速。

  跟這男人在一塊,沒一顆好心髒還真夠不行的。

  溫牧寒這會兒也不全是為了逗她,他一本正經說︰“明天開始,海岸線大隊要換營房了,我暫時不在這邊了。”
葉颯一怔,立即問︰“你要去哪兒?”

  “不遠,就是海邊有個海軍的基地,那邊是潛水連在的地方,蛙人訓練什麼都在那邊。還有海軍的航空大隊也在那一塊。我們想要進行海上救援訓練的話,必須得合練。”
好在航空大隊本來就是要配合陸戰隊訓練的。
這塊石向榮對他是綠燈通行。

  葉颯有點兒難受,是真難受,畢竟原本天天能看見,這一下倒是又要分開。

  她撇嘴說︰“你不是還要拍綜藝呢,那個人讓你跟韓制片攜手合作呢。”

  “不是什麼綜藝,就是那種記錄片,”溫牧寒想了下,今天在飯桌上對方是怎麼吹噓來著,他眼角微垂了下,“他們自己說是要拍那種類型舌尖上的美食紀錄片,主要是拍攝各行各業工作者,其中一集就是關于軍人的。”
這年頭好的紀錄片,也會引起挺大的反響。

  韓書靈這人一向野心挺大的,她之前作為執行制片跟過大紅的綜藝,後來自己也搞過。但是她不滿意僅僅拍攝綜藝節目這些,她還想走藝術路線。
典型的就是什麼都想要。
貼近軍人題材的紀錄片一向都挺受歡迎,之前拍攝三軍儀仗隊的片子,就挺受歡迎的。
大眾一種對軍營有一種特殊的情懷,也想要更多了解普通官兵。

  這種紀錄片一向拍攝周期長,因為要追蹤拍攝,有些紀錄片甚至長達前後十年追蹤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這下葉颯徹底明白韓書靈打的什麼如意算盤了。

  拍綜藝的話,說不定幾周就拍完了,要是拍紀錄片,陣仗沒那麼大,說不定還能湊到跟前。近水樓台先得月這種好事,誰不想沾一沾。

  只可惜,葉颯行動力比她強多了。

  況且溫牧寒對韓書靈是真無情,對葉颯從一開始就只是嘴上無情而已。

  葉颯說︰“這個不是團里交代給你的任務?你就這麼走了?”
“這是團長強行塞給我的,他又沒說我不能找別人幫我盯著,”溫牧寒哼笑了一聲,一副全然不放在心上的模樣。

  他犯渾也是習慣的事兒了,有時候真是連石團長都攔不住他。

  溫牧寒揉揉她的頭發,“你乖乖的,有什麼事兒就給我打電話。”

  *

  溫牧寒第二天就帶著新成立的海岸線大隊去了海岸基地,等石向榮知道這事兒的時候,氣得跳腳,卻也沒辦法。
這訓練海岸線大隊才是正經事兒。
總不能真為了拍什麼紀錄片耽誤訓練的事兒吧。

  他可干不出來讓人再回來的事情。

  以至于撲了個空的制作組都挺生氣的,還是韓書靈挺當機立斷的,讓攝影師先拍攝一些基本素材。

  葉颯出來的時候,就瞧見不遠處的操場,攝影師正圍著訓練的戰士在拍攝。

  她站在原地看了幾眼,沒想到一旁的韓書靈居然也看見她,竟是直接走了過來。韓書靈穿著一身白色職業套裝,收腰小西裝配上寬松闊腳褲,既顯了她縴細的腰身,又突出了她有些曼妙的身材。

  反正凹凸有致,在這麼陽剛的軍營里,頗為養眼。

  “你真的在這兒當軍醫?”韓書靈打量了一眼她身後的醫務室,突然輕聲一笑。

  葉颯冷眼看她,倒不急著說話。
反正她過來肯定不是簡單打招呼,肯定是要把想說的都說了。

  韓書靈果然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忽而輕聲說︰“喜歡小舅舅的朋友,會不會太怪了點兒?按理來說,你是不是還得叫溫牧寒一聲叔叔?”

  葉颯看著她,依舊沒說話。
只不過她雖然不說話,但是滿臉已經寫明了四個字︰關你屁事。

  “我猜謝時彥應該不知道,你喜歡溫牧寒吧?”韓書靈雙手環胸,一副被我抓住你把柄的得意模樣。
她還非要裝作一副驕矜神色,自覺拿的是女主角劇本,正在驅趕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

  這次,葉颯終于慢悠悠轉身,面對著她。

  葉颯微抬眼皮,她一雙眼楮長得是真好看,哪怕已到了應該被稱為女人的年紀,卻依舊明潤清透,只不過面無表情時,這雙清澈的眸子透著的是冷光。
幽幽逼人的冷漠,隔絕她和別人。

  她輕笑了下,淡淡打量著韓書靈,終于開口道︰“阿姨。”

  這一聲阿姨可謂是巨石落水,哪怕韓書靈已經準備好迎接她的反抗,並且打算四兩撥千斤的回應,結果葉颯一張嘴就差點兒把她所謂的表面功夫戳破。

  好在韓書靈強自忍耐著。

  可是葉颯卻不打算輕易放過她,她微微一笑,“既然你總提起來我小舅舅,我也就想起來你跟我小舅舅也是同學呢,我喊你一聲阿姨,不為過吧。”

  葉颯從來沒覺得女人的年紀是什麼問題,她也不會真的覺得三十歲就該稱為阿姨。
只是韓書靈張嘴就說她應該喊溫牧寒叔叔,那她喊韓書靈一聲阿姨,也不算折辱了她。

  “你真以為溫牧寒那樣的男人,會喜歡你這樣的小丫頭?”韓書靈略有些不屑。

  她也有她的驕傲,三十歲的女人,有事業也有美貌。
正處于歲月中最美好的年華,一身嫵媚氣質,又透著一股子在職場上歷練的干練和優雅,她就不信自己會輸給這麼個小丫頭。

  之前她對自己是穩操勝券的。

  但是經過昨天中午在餐廳的那一幕,韓書靈心底的那一絲把握,卻開始松動了。

  之前雖然溫牧寒親口告訴她,但韓書靈就是覺得他是在找借口拒絕自己而已。況且後來她又跟辛奇聚了兩次,辛奇親口告訴他,溫牧寒可還沒女朋友呢。

  這讓韓書靈越發確信,葉颯不過是溫牧寒隨口說出來的擋箭牌罷了。

  葉颯這才發現,有些人的腦回路確實是挺奇怪。就是她會理所當然的認定自己的想法,哪怕別人告訴她,真相不是這樣的。
她也可以坦然無視,甚至還理直氣壯。

  她突然笑了下,挺好奇地問︰“我不會喜歡我,難不成還喜歡你這樣的?”

  韓書靈手掌微撩了下自己的長卷發,自信道︰“當然了,我自然有辦法讓他愛上我。”

  葉颯微眯了眼楮,今天太陽雖然也挺烈的,可也不至于到了把人曬昏頭的程度吧。
“我建議你先去看看醫生吧,”葉颯覺得她浪費時間跟韓書靈說這麼多,簡直就是廢話。

  她可真夠閑的。

  有這時間看看醫學論文不好嗎?難道它不夠精彩嗎?

  韓書靈被她的話,氣得微咬牙,“你不信是吧,要不咱麼打個賭。”
葉颯這下真覺得這女的腦子是不夠好,她連自己和溫牧寒的關系都不清楚,就敢到她面前來大放厥詞。
還打賭?見過挖牆角的,可沒見過光明正大成這樣的小三。

  葉颯轉頭,終于面無表情道︰“你配嗎?”

  “我不拿他打賭,不是因為我怕你,”葉颯抬起眼皮與她對視,語氣很淡,“因為他本來就是我的。”

  *

  溫牧寒到了海岸基地,見了直升機大隊的中隊長,這才真驚了。
顧明朗伸手直接把他抱了抱,笑道︰“是不是沒想過我會在這兒?”

  “你怎麼會過來?”溫牧寒確實是沒想到。

  顧明朗微聳了下肩膀,笑著說︰“還不是上頭的命令,你們軍這邊有個中隊長突然傷退了,所以著急找人替他的位置。所以呀,就把我借調過來了。”

  溫牧寒拍了下他的肩膀,這才看見他的肩膀上的上尉軍餃換了。

  “升職了也不跟我們說,怎麼,怕我讓你請吃飯?”溫牧寒當著他的胸口來了一拳,這一下還真沒留余地。
疼的顧明朗一下捂住胸口。

  他無辜道︰“真不是我不告訴你,這也是剛下來的命令,說起來你還是第一知道的呢。我爹都不知道。”
“行,回頭我見著顧叔好好跟他說一下。”溫牧寒嘴角一勾,毫不客氣道。

  顧明朗趕緊求饒︰“別別別,咱們有話好好說。”

  接著兩人聊起他這次借調的事情,原來顧明朗所在的陸軍那邊,因為頂頭上司一直都在,俗話說一個蘿卜一個坑。遲遲沒有蘿卜讓位置,他也沒辦法往上走。

  他職位軍餃什麼,其實早就夠資格往上提,就是苦于沒位置。
所以這次有了這個機會,他領導也是為了他的前程,忍痛割愛把他借調出來,說是借調,這回不回得去,還真難說。

  “哥們之前一直比你低一級,見你面兒都要給你敬禮,心底別提多別扭了,”顧明朗摟著他的肩膀笑嘻嘻。
溫牧寒哼唧了下,“你要是想讓我給你敬禮,也行。”
他真不在意這個。

  兩人這會兒站在海岸邊,眺望著對面一望無垠的大海,此刻的大海溫柔恬靜的像個小姑娘似得,溫柔的海浪輕輕涌向沙灘,接著又慢慢退下。
他們站在這里,心底卻有種波瀾壯闊感。

  終于,顧明朗轉頭看他︰“我听說你這次搞的動靜不小啊,前幾天借調我的時候就說,是要我來配合海軍陸戰隊的訓練。說說你的海岸線吧。”
他念完這個名字,嘖地一聲,挺奇怪問︰“你怎麼取了這麼個名字啊?”

  海岸線。多溫柔一個名字,不太像特種部隊的名字。

  比如世界聞名的特種部隊的名字,有如美國的海豹,中國更是有赫赫有名的蛟龍。

  待溫牧寒稍微解釋了海岸線這個名字的由來時,特別是他說到,他們會成為所有絕望者的海岸線,顧明朗當真是差點兒鼓掌。
本來還覺得特溫柔的一名字,這會兒真是覺得絕了。
特合適。

  “以前我爹總夸你,我還特不服氣,現在我才發現你小子真的是比我們看的都遠,”顧明朗說著都搖頭了。
都是男人,誰願意輸給別人。
打小溫牧寒就是他們這群人的頭兒,顧明朗不是沒想過爭。

  可是他就是被生壓一頭,現在才知道他是真牛。當然,以前也知道,只不過那時候嘴硬,不承認。

  “這麼多年了,我們也終于能一塊並肩作戰了,”顧明朗嘆了一口氣。

  連溫牧寒都有些感慨的點頭,他輕笑,“那你得我听指揮。”

  顧明朗呵的一聲,隨後扭頭︰“憑什麼我就得听你指揮?”

  “憑我比你看得遠。”溫牧寒涼涼道。
顧明朗這才發現,他居然拿自己剛才的話來堵他的嘴。
行,他服了行吧。

  論無恥,他確實是遠遠不及。

  在海岸基地的訓練很快就展開了,每天光是索將這個項目,他們就練到所有人抬不起胳膊,抬不起腿。
因為戰士從直升機上僅靠著一根繩子就滑下來,在半空中時,必須要姿態的規範,才能最快速度的降落在地面上。

  他們這還是在風平浪靜的陸地上訓練呢,真要是救援的時候,那必定是狂風暴雨之時,到那時候連直升機想要保持平衡都難,他們靠著一根繩子降下來就更困難了。

  而更多的訓練科目也在積極展開中。

  溫牧寒一直在海岸基地訓練,連葉颯看見他的時間都少了,兩人只能在溫牧寒訓練結束之後,打了個電話發個信息什麼的。

  至于韓書靈,也發現自己那麼大的自信,完全不管用。
連男人面兒都見不著,她靠什麼吸引對方哦,難不成是憑空的意念?

  所以她來軍營也少了,倒是他們的攝像組一直在跟蹤拍攝,畢竟這個紀錄片是電視台的項目,韓書靈有建議權卻沒有決定權。

  這天晚上,溫牧寒剛訓練完洗完澡,一出來,門上響起敲門的聲音。

  一開口,是副隊長方漢新。
“隊長,鄭副營長給您打電話,您一直沒接,”方漢新還挺著急的。

  溫牧寒立即問,“有事兒?”

  他電話接通之後,鄭魯一把事情一說,溫牧寒立即沉聲道︰“我現在就回來。”

  海岸基地其實離營區沒多遠,開車十分鐘就能到了。這個月他也是訓練實在太緊,連這點兒事情都沒抽空過去。

  他到營區的時候,發現宿舍門口還聚集了不少人。
這在軍營里,可是難得一見的場景。

  鄭魯一這會兒也是一個頭兩個大,這會兒士兵已經都已經抱著頭蹲在地上哭了,這群攝像居然還不放過他,居然對著他拍攝。
甚至還有攝像開口問︰“你現在心情是不是很難受?”

  “你有沒有自己作為軍人,忠孝無法兩全,母親病了都無法陪在身邊。”

  這人一股腦問出來的時候,鄭魯一都要生氣,這他媽都什麼時候了,還要這麼逼人家。原本這個小戰士剛才接到家里打來的電話,說是他媽媽生病,在醫院去世了。
小戰士母親之前做手術,他也想請假回家來著,可是家里一直都說他媽媽不嚴重。

  沒想到再接到電話,竟是陰陽兩隔。
哪怕再堅強的人,這會兒都失態的嚎啕大哭。結果正好被攝制組看到了,這些攝制組跟蹤拍攝,可是戰士們的生活實在太過規律,每天訓練、吃飯,吃飯、訓練,實在也沒什麼可拍的。

  沒想到大家都挺喪氣的時候,來了一個這麼好的素材。

  軍人不就是這樣,為了保家衛國,卻無法時刻陪伴在自己的家人身邊。這種忠孝不能兩全的戲劇沖突,簡直在這一刻達到了高.潮。
攝制組趕緊跟循著味兒的蝗蟲似得,直接把小戰士堵住了。

  鄭魯一沒敢下命令讓戰士把他們都拖開,也是因為這個拍攝任務是軍區里的任務,這幫人跟大爺似得,實在也得罪不起。
之前連團長的辦公室,他們都進去拍了。

  這不都是為了配合宣傳。

  結果這倒好了,怎麼還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啊。本來小戰士心底就愧疚著,還非要逮著他問忠孝不能兩全的問題。

  就在此時,一個憤怒的聲音,陡然響起,“一營的,把他們的攝像機給我下了。”

  本來一營戰士都在旁邊看著,大家心頭都挺憤怒,但是領導沒說他們也不敢動手。結果這下大家回頭一看,居然是溫牧寒回來了,那叫一個有主心骨啊。
于是幾個人撲上去,直接把攝影機給卸了。

  這幫攝影師哪里能是他們的對手啊。

  此時旁邊有個類似攝制組在場負責任立即出來叫嚷,“我說溫營長,這個拍攝可是軍里的任務,你們當時也說的好好,會全力配合我們工作的,怎麼還能搶了我們攝影機呢。”

  “全力配合你們,可是有讓你們這樣對我的兵嗎?他母親已經去世了,你們追著他想拍攝什麼?拍他有多內疚?還是問他是有多不孝?這就是你們作為新聞人的職業操守嗎?”
溫牧寒瞪著他們,一點兒情面也不留。

  此時負責人還是不自死活的說,“咱們拍的是紀錄片,本來就是為了記錄戰士之間發生的真實故事。你說說這個故事素材有多好,也能讓大眾知道戰士們的不容易啊。”

  溫牧寒在听到‘故事素材’四個字的時候,額角真的是直跳。

  別人的母親去世了,在他們心目當中不過是個故事素材而已。

  終于溫牧寒上前,一把撥開對方,擋在小戰士面前,“老子的兵,誰他媽都不能欺負。”

  而此刻正好趕到的葉颯,就听到他說出的這句話。
她站在那里,望著前面的男人。

  他身上有大義,更有柔情。

  這就是她愛著的人啊。

  

10540 3634864 MjAxOS8xMS8yOC8jIyMxMDU0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8/10540_3634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