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137章 原來並不羞恥

書名︰新康里23弄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阿瑣 更新時間︰2020-01-11 13:05:16

  “他這輩子,還沒遇到過什麼挫折呢,從小考第一名,我發給你的照片看到嗎,我們初中母校至今為止,唯一中考全市第一的學生,他後來去了高中,上大學也是保送的,厲害吧。”

  唐嬌明白,任何公司發生變故都是很平常的事,但對于林西成個人而言,就是很大的影響,但他這個人從小順風順水,不會有問題,她笑著說︰“人家都要做女婿了,大不了換個部門就是了,他學新的本事一定也很快。”

  郭旭東並不這麼樂觀,對袁又晴父母的行事風格和脾氣有所了解,林西成沒那麼容易。

  但這些話,他沒對唐嬌說,又何必讓女朋友跟著煩惱。

  沒想到他們之間已經有了默契,嬌嬌說︰“我就不去告訴他了,我想他能應付,再說了,萬一他問我從哪里知道的怎麼辦。可你不要多心,我不是不願意讓你出現在我的家人和朋友面前,就是想我們現在開開心心的,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郭旭東說︰“我很開心,每一天都都很開心。”

  唐嬌笑得比蜜還甜,說道︰“明天公司見,你早點休息,好的睡眠比幾萬塊的護膚品對皮膚更好,你想慢些變老的話,就要好好休息。”

  早早掛了電話,唐嬌就下床打開鋼琴戴上耳機,怕錯過男朋友的消息,把手機也放在譜架上,看著他們和東方明珠的自拍合影,笑容燦爛地開始練琴。

  她這一練,就忘了時間,沒想到那麼簡單的幾條,眨眼一個小時就過去了,抬眼看時間,都快零點了。

  此刻,林西成洗了澡,換了干淨的衣裳,在袁又晴給他發消息後,過來敲了她的門。

  客房服務送來了精美的餐點,香檳在冰桶里散發著誘人的光澤,但林西成不能喝了,他坦率地說,昨晚喝得半死,今天在飛機上都很不舒服。

  袁又晴問他為什麼要喝那麼多酒,林西成說︰“一開始只是喝唐姚吃個宵夜,喝著喝著就失控了,我最近心里總是很奇怪,空落落的,會莫名其妙地發呆,莫名其妙地感到迷茫惆悵,我找過很多原因,甚至于想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太勉強,但都得不到答案。”

  袁又晴問︰“是不是太累了,腦子里的弦繃得太緊,繃斷了?”

  林西成吃著東西,搖頭說︰“是覺得累,但明明又沒那麼辛苦,真讓我休息的話,我也不願意,所以覺得自己特別作,不知道在想什麼。”

  又晴今天哭得太猛,雙眼腫得像核桃,拿著兩罐冰凍的汽水敷眼楮,放下罐子說︰“要不要換個工作,反正這一塊業務,過了今年就要停了。”

  林西成說︰“任何工作都有壓力,我的這些情緒應該不是來自工作,既然過了年就要停,不如繼續做下去,可以的話,想在年底前為跟我的那些同事爭取更多的獎金。”

  又晴說︰“大家都很努力,你們的成績也是我的成績,本來還打算對我爸爸炫耀一番,結果變成這樣子。”

  林西成繼續吃東西,提醒又晴︰“別敷太久,會凍傷皮膚吧。”

  又晴說不是冰塊不要緊,罐頭都快被捂熱了,她苦笑著說︰“明天要戴一天墨鏡才行,估計後天也是,我這輩子沒哭得這麼傷心過,現在覺得好像被掏空了。”

  林西成說︰“要不要吃點東西?”

  又晴搖了搖頭︰“沒胃口。”

  林西成說︰“什麼時候回上海?”

  又晴算了算日子,朋友們要招待她家嫂嫂,原定的計劃延後了,至少周三周四,她看著林西成問︰“你真想陪我玩幾天?”

  林西成說︰“我們還沒好好單獨相處過,過去三年,都是同事關系,最多是偶爾單獨吃頓飯。”

  又晴點頭︰”還以為我了解你,但你給我看到的、我能看到的,都只是表象而已,我從沒見過你心里是什麼樣的。“

  林西成問道︰“即便如此,也值得你愛我嗎?”

  又晴放下罐子,抱著雙膝,疲憊地把臉擱在膝頭,說道︰“喜歡一個人要什麼理由呢,我愛你,你為什麼要質疑?”

  林西成說︰“我不是質疑。”

  又晴卻笑起來,帶著些許的苦澀,可她已經能冷靜了。

  在看到林西成不惜訂那麼昂貴的套房,就為了上來見她一面,她就知道沒看錯人,沒喜歡錯人,至少這些年的感情付出,是值得的。

  又晴說︰“那你是在好奇,為什麼你不喜歡我,不愛我嗎?”

  林西成說︰“我喜歡你,可我說不出我愛你,沒有那個沖動和熱情,光想一想,就會因為要騙你而糾結煩躁。”

  又晴的眼眶再次濕潤了︰“不過,你願意告訴我你說不出這句話,我也很開心了,至少我能听見你的心里話。”

  林西成說︰“我以為,我們能用更多的時間來培養感情,平時說什麼把之前三年當戀愛,都只是一時興起想哄你高興,和你在一起後,我想的一直都是將來怎麼辦。當然,哪怕這話是玩笑,想哄你開心的心思是真的,我總是希望你能開心。”

  又晴能感受到,那些話雖然不可信,可林西成說的時候,眼底的溫柔她都收在心里,他們在一起開心的時間里,她的確被好好呵護、好好地喜歡著。

  “我也不知道,你說愛我之後,會不會又生出別的念頭,會不會又期待你對我做其他的事。”又晴說,“人的欲望總是無窮無盡的,可現在出了事,爸媽明確態度後,我甚至都沒勇氣和他們抗爭。”

  林西成說︰“爭取愛情為什麼要向父母抗爭,什麼年代了。”

  又晴很是贊同︰“對啊,為什麼要抗爭呢,是生死大事嗎,我也覺得好奇怪。”

  林西成說︰“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不會支持你去放棄一切,乃至和父母斷絕往來,這樣我們在一起也不會高興。當然,我也是從一開始就想好,將來要和你一起爭取。”

  又晴搖頭︰“現實很殘酷,這並不是你爭取就能有結果的事,我的父母對我有所期待,而我享受了他們的愛護與金錢,我也有我的責任。”

  他們互相看著,眼中都有彼此,在這件事上,有了默契和共識,明白爭取和抗爭完全是兩回事,而爭取不一定會有結果,抗爭完全沒必要。

  又晴苦笑著︰“要是我和他們翻臉,他們只要幾句話,你很可能幾年內都找不到相應的工作,除非你願意離開金融圈,去從事體力勞動。”

  林西成問︰“有過例子嗎?”

  又晴說︰“曾經有被我爸爸親自開除的人,因為一直找不到工作,跑來鬧事。很狗血的電視劇橋段是吧,事實上生活里更殘酷,被逼的走投無路的人,什麼都做得出來。”

  林西成問︰“後來呢?”

  又晴說︰“不知道,那個人被保安帶走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林西成一臉凝重,吃了一口東西,咀嚼了很久很久。

  又晴說道︰“我說我哥眼里只有青梅竹馬的嫂嫂,他們一到法定年齡就立刻結婚,你知道為什麼嗎?”

  林西成想了想︰“怕你嫂嫂家里的房地產生意失敗?”

  又晴點頭︰“怕他們家敗了,也怕我們家出什麼事,彼此都一樣。”

  “上流社會”的殘酷和現實,可見一斑,林西成突然釋懷了又晴這麼強烈的退縮是為什麼,他想象中千金小姐被嬌慣著長大,應該會很瀟灑勇敢地去爭取自己的愛情,事實並非如此,她從小耳濡目染的,反而是一種危機感。

  又晴說︰“公司撤資後,我們家人都會暫時住在國外,就算爸媽同意了我們的事,你願意跟我走嗎?可能不是走一時,而是走一輩子,做了我家的女婿,不可能不幫著我家做生意,你去別的公司,也沒人要你呀。從此,你這輩子就和我家綁在一起了,西成,這是你想要的人生嗎?”

  林西成搖頭,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是。”

  面對他的坦率和直白,又晴反而很輕松,反而覺得她距離眼前這個人,更近了些。

  她拿起叉子,吃了塊水果︰“我也不想,真的,我不想你和我的愛情,變成了你為我的父母服務。”

  林西成把果盤推向她一些,說道︰“那我明天一早,回上海了。”

  袁又晴含淚點頭︰“之後,就好好做同事吧,反正也沒對誰宣布過什麼,萬一我們都忍不住了,就到時候再說,現在,好好地分開,雙方都是個交代。”

  林西成說︰“我走了之後,你別再哭了。”

  又晴含淚點頭︰“如果一直是同事和朋友該多好,西成,對不起,是我不好。”

  林西成伸手想要擦去又晴的眼淚,可他不能夠了,他現在都不是人家的男朋友,他們分手了,他轉而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又晴。

  又晴說︰“謝謝你回來看我,我好受多了。”

  林西成說︰“說出那些話,我現在心里反而沒那麼空落落了,把自己的沒用說出來,原來並不羞恥。”

10530 3634881 MjAxOS8xMS8yMC8jIyMxMDUzMA== http://m.clewx.com/book/201911/20/10530_3634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