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102 晚禮服(2更)

書名︰陸太太是朵黑心蓮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珈藍 更新時間︰2020-01-11 10:13:14

  燈光照亮了男人的輪廓,他望著她,神色淡然,“我想過來,自然就過來了。”

  這人就是薄家遇,薄衍庭的親生父親。

  “讓開。”他彎著腰,擋著她,讓她坐起不來。

  薄家遇讓開了身子。

  梅今瑤坐起來,削得比男人還短的頭發襯得她五官英氣逼人。

  薄家遇喜歡長發飄飄的女孩子,她便把頭發剪到了這麼短,他記得,她也曾是長發卷曲眉目溫靜的女孩子,漂亮得像洋娃娃一樣,溫柔,純淨。現在……卻是這樣的冷艷凌人,但也不是不好看,比以前的柔媚多添了幾分成熟干練。

  “我听說,你要讓衍庭跟溫家二千金拜鍥?”薄家遇瞥她一眼,淡淡的語氣讓人听不出喜怒。

  梅今瑤拉了條披肩圍在身上,音色漫不經心,“是。”

  “救了人,給她些酬勞就算了,何必牽扯上這樣的關系?”

  梅今瑤垂首淺笑,“我可不像薄公子,得了恩,回頭就忘個干干淨淨,你大概是不想衍庭認喬茵做鍥媽吧?想讓溫靜初做衍庭的後媽?”

  薄家語抿唇,“我沒有這麼說過,還有,我不會娶她。”

  “真可憐。”梅今瑤的笑聲里,含著涼意,“從高中時就跟著你,到現在,都快十年了,還為你打過胎,居然,還無名無分,真是不知道說你這種人什麼好,無情無義?還是絕情絕義?”

  薄家遇語氣淡淡,“我答應過你,就不會食言。”

  “不用,你與我離婚的時候,就已經恩斷義絕,你薄家遇今後要跟哪個女人結婚,又跟誰鬼混,都不是我該關心的。”梅今瑤說完,攏緊了身上的長披肩,背影清瘦懶散,“既然回來了,就留在這里陪陪衍庭吧,我先去書房忙點事,要走的時候,讓佣人跟我說一聲,我再回來照顧衍庭。”

  她不反對薄衍庭擁有父愛,但她並不想看見薄家遇,所以但凡薄家遇在場,梅今瑤就會離開,在上流社會里,一直流傳著“有薄無梅”的說法,兩家集團從兩人離婚後便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梅家觸踫的行業,薄氏會無條件退讓,而薄氏涉及的產業,梅氏絕不會沾身,楚漢河界,清楚分明。

  *

  認鍥宴會很快就要到來,溫建明當日下午就讓胡雪心給溫喬茵挑選禮服。

  可收到禮服的溫喬茵,卻把管家陳煉叫了過去,直接將那套禮服扔在他腳下,往上踩了幾腳,然後叫陳煉帶去還給溫建明。

  陳煉看她踩禮服,眼神閃了閃,這個小賤人,竟然敢踩這件價值連城的晚禮服!

  而且,這件晚禮服本身就不是給她準備的,尺寸特意做小了一碼,是要給身量比較嬌小的溫可怡穿的,胡雪心的意思就是,禮服照選,還要按貴的選,但要按著溫可怡的尺寸來,回頭溫喬茵穿不上,自然就是溫可怡的了,打著幌子要讓溫可怡在認鍥宴上穿上這身價值連城的晚禮服。

  “二小姐這是什麼意思?”陳煉交握著雙手,冷冷開口。

  溫喬茵挑唇,“沒看到麼?我不滿意這件禮服,不襯我的膚色,拿回去重選。”

  陳煉氣得要吐血,“這件禮服可是麗蘭坊秦老先生親自動手裁剪的,無論是做工還是布料質地,都是數一數二的。”

  “哦?我一直听說秦老先生做禮服都要求穿禮服的人親自到場量身定做,怎麼我沒去麗蘭坊,衣服就做出來了?這可不像秦老先生的作風啊。”

  “這件晚禮服是早前做好的,這次認鍥會時間倉促,只能把先前的禮服拿出來對付,等回頭時間充裕了,太太會安排二小姐去麗蘭坊量尺寸的做新禮服的。”

  “可這件晚禮服我就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這可怎麼好?”

  陳煉畢竟比之前的金玉香沉穩,沒立刻表現出憤怒來,只轉了個話鋒說︰“二小姐這是還跟先生生氣呢?先生之前教訓二小姐,也是怕二小姐走錯了路。”

  溫喬茵眸子一閃,“關你什麼事?我讓你拿回去,你就拿回去,我心里的想法,是你可以過問的嗎?”

  陳煉垂下雙手,眸子變得冷傲,“既然如此,我就回去跟先生如實說了。”

  扔下這句話,陳煉轉身離開,不外乎是要去跟溫建明搬弄是非。

  許靈看見那件晚禮服被丟在地上,心里有些心疼,過去捧了起來,“二小姐,這晚禮服蠻好看的呀。”香檳色的星空裙,美艷大方。

  “好看是好看,問題裙子不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溫喬茵走過來,白皙的手腕一轉,就把手上的橙汁倒了上去,“明知道我穿的是4碼,卻偏偏定做2碼,擺明是為了溫可怡做的裙子,她要稀罕,就拿去吧。”

  許靈愣了愣,“這晚禮服是給三小姐定做的?”

  溫喬茵看她一眼,“難道你以為我小媽會這麼好人?真的給我定做一件幾十萬的晚禮服?不是為了讓她那個女兒出風頭。”

  許靈瞪大眼楮,“所以二小姐故意把晚禮服毀了?”

  “沒錯。”她胡雪心想故意坑她,沒門。

  *

  陳煉打電話去給溫建明告狀,溫建明眯了眯眼,有些不高興,“她是這麼說的?對秦老師先生如此不尊重?”

  “是的,二小姐說這件晚禮服她怎麼看怎麼不順眼,還扔在地上踩了幾腳,這可是秦老先生的心血,就算不喜歡,也不用這麼踐踏吧,先生,我感覺小姐不是真的不是喜歡這件晚禮服,而是因為您的關系,前兩天你打了她……”後面懷恨在心幾個字陳煉忍在齒間沒說出去,溫建明自會聯想到。

  果然,溫建明蘊怒道︰“她氣我就算,拿秦老先生出氣算什麼?”

  陳煉識趣地不說話。

  溫建明道︰“既然那件晚禮服她那麼不喜歡,那就不用給她了,你拿去改改,給可怡穿。”

  見目的達到,陳煉應了兩句,又去樓上跟溫喬茵拿那件禮服,結果等他再次見到那件禮服的時候,已經晚了,那件禮服已經被橙汁污染上了橙色,毀了。

  陳煉雙目一瞪,氣都要氣死了。

  溫喬茵在一邊靜靜的喝茶翻書本,好像這件事跟她無關。

  陳煉氣得七竅生煙,捧了晚禮服就去找胡雪心跟溫可怡,溫可怡看到自己心愛的晚禮服被毀成這樣,氣得揮掉了滿桌的護膚品,“怎麼回事?這條裙子怎麼被她毀成這樣了?”這件晚禮服,可是她親自到麗蘭坊,讓秦老先生為她量身定做的,現在還沒穿就被毀成這樣,她不生氣才怪。

  胡雪心皺著眉,“這麼怎麼回事?”

  陳煉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她叫我過去,只是踩了這條裙子幾腳,等我去稟告了先生在回來,這條裙子上面就全是果汁了。”

  溫可怡緊緊攥著拳頭,“這個鄉巴佬,她把我的裙子給毀了!媽咪!晚禮服都被她毀了,這次的宴會我穿什麼啊?”

  胡雪心沒說話,眼楮望著陳煉手里的晚禮服,心里慢慢的,慢慢地升起了一股尖銳冷,“這件晚禮服,等晚上先生回來了,你拿給他看。”

  “媽咪,你把她趕回鄉下去吧,我再也不想看見她了。”溫可怡拉著胡雪心的手撒嬌。

  胡雪心看她一眼,冷冷地說︰“你以為我不想嗎?誰知道她就邪得很,就連被綁架還能逃出來,還有那個陸先生,腦袋被撞壞,偏偏就看她順眼,現在又有了梅家給她撐腰,我們要在對付她,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那就任她這樣囂張下去嗎?”

  胡雪心眼神里浮起一絲殺意,讓人看了就不寒而栗,“等過幾天你大姐過來,我們在跟她商量商量吧。”

10522 3634844 MjAxOS8xMS8xMy8jIyMxMDUyMg== http://m.clewx.com/book/201911/13/10522_3634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