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125章︰賭注

書名︰前夫又想耍花樣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唐耳朵 更新時間︰2020-01-13 16:09:21

  孟繁星的視線落在窗戶外,她遲疑許久也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跟寧伯程說第一句話。

  好久,她才張嘴,艱難的吐出一句話。

  “對不起,寧伯程……”

  寧伯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他溫暖的手掌覆蓋在孟繁星的手背上,輕聲問︰“繁星,你知道我想要听的不是對不起,若不是孫阿姨的事情,我們就已經結婚,現在已經是夫妻。我們本來應該一起過一輩子的,可是這一切完完全全都被商陸給毀了!”

  “寧伯程。”孟繁星緊緊地閉著眼楮,臉色蒼白︰“你別說了……”

  寧伯程的身子往前傾斜,他的語氣焦急,詢問︰“繁星,你告訴我,是不是商陸威脅了你?不然,為什麼你要跟著商陸回去?”

  “我……”一邊是孟響,一邊是救她的寧伯程,她心里好似在天人交戰。

  好像命運的齒輪死死地揪住自己,讓她沒有任何可以去選擇的權利和機會,孟繁星的心里沉悶、壓抑、痛苦。

  她很清楚的明白,她最悲哀的莫過于,她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又無法去忘記這個不該愛的人。

  “對不起,寧伯程,他是響響的父親,你知道響響的身體情況,我不可能拿著響響的生命去作為賭注,我想要響響活下來。只有他能夠找到lisa,現在只有Lisa可能有治愈響響的機會。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

  寧伯程站起來,抬手用力將孟繁星撈進自己的懷中。

  他一手用力的按著孟繁星的腦袋,孟繁星被他老老實實的抱在懷中,她剛剛想要將寧伯程推開,但是寧伯程察覺到她的動作後,手里的力氣加重,將她更加用力的抱在懷中。

  孟繁星被他手里的力氣撅緊,讓她都有些呼吸不順暢起來。

  “但是,繁星我不同意,我不放手,你不能跟我說再見。”

  寧伯程咬牙,聲聲說︰“我等了你五年,終于等到你點頭答應嫁給我,只差一點點,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們就是一家人,我怎麼能放手?繁星。”

  “寧伯程,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她搖頭。

  寧伯程的眼底下閃爍著冷冽的光,聲音卻溫柔無比︰“我喜歡的只是你,繁星。我答應過叔叔要照顧你,你也答應過我,要嫁給我。你不能食言,至于商陸說的話,你可以不用管,我會想辦法找到醫生,治好響響的病,所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說完,寧伯程將孟繁星松開,眼神溫柔無比的說︰“過幾天是響響的生日,上次我答應過響響,生日的時候要給他籌備生日會,我可不會對小家伙食言,等他生日的時候,我來找地方安排給響響過生日?”

  “好。”孟繁星不忍心拒絕。

  她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有些焦急地跟寧伯程說︰“我得去接響響了,我先走。”

  “嗯。”寧伯程微微的笑著,瞧著孟繁星離開的背影。

  隨即,他臉上的笑容漸漸地凝固,上面覆蓋著層層的寒冰,渾身上下都縈繞著一股冷冽的寒氣。

  ***

  孟繁星剛剛走出咖啡廳,便被人堵在了門口的地方。

  葉希陽手里面還提著剛剛買的東西,她剛剛是正好在附近買東西,看著坐在窗邊的人很眼熟,過來看看,沒想到真的是孟繁星。

  她上前,眯著一雙狠厲的雙眸盯著孟繁星,眼神里是毫不掩飾的厭惡。

  “孟繁星,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你根本不愛商陸,現在回來就是故意報復,是吧?”她抬手抓住了孟繁星的手腕兒,咬牙切齒道︰“現在就跟我去見商陸,我要把你的真面目一一的跟商陸說出來!讓他徹底認清楚你這個女人!”

  孟繁星用力的甩開了葉希陽的手,挺直背脊目光冷厲的看著她。

  “你願意去找商陸說,那就說清楚好了,我根本無所謂。”她說︰“我不喜歡商陸,五年前那個喜歡商陸的孟繁星,就已經死了。葉希陽,如果可以,我巴不得從來沒有遇見過商陸,也巴不得,他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生命里。”

  說完,孟繁星便邁著步子,踩著地上的斜陽往街邊走去。

  葉希陽眯著眼看著孟繁星的背影,死死地咬著牙齒。

  孟繁星,我不好過,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她點開手機將剛剛拍到的照片和錄音都通通給商陸發過去。

  ***

  下午,孟繁星接孟響回到頤園的時候,就看到黑色的賓利已經停在了門口的停車坪。

  她微微的蹙眉︰商陸一直都是個工作狂人,以前他們結婚後,商陸也花大量的時間在工作上,怎麼會忽然回頤園?

  也沒有思考許多。

  孟繁星拉著孟響的手便往別墅大門而去,剛剛進門,一個白色的毛球便沖過來。

  孟響剛剛套上鞋子就驚訝的叫起來。

  “媽媽,是薩摩耶犬!”

  他把書包放在一邊,蹲下來便摸著狗狗的腦袋,那只小狗通體雪白,毛茸茸的,蹦蹦跳跳的在孟響手里搖尾巴,吐出粉色的小舌頭在他身上聞來聞去,好像很喜歡這個小主人似的。

  孟繁星看著那小狗水汪汪的眼楮,嘴角處也忍不住的勾起笑容。

  商陸這時候踩著步子慢慢的走過來,瞧著母子兩人蹲在地上的樣子,壓下眼底的不滿,嘴角浮現出一抹溫暖的笑。

  “喜歡嗎?”

  听到商陸的聲音,孟響抬頭,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歡,開心問︰“你買的?”

  商陸高大的身影立在不遠處,低聲說︰“高陽家的狗生了一窩小狗,送給我的。”

  他目光繾綣的望著孟繁星,壓低聲說︰“我記得你以前就說很想要養一只狗。”

  孟繁星有些錯愕。

  她很小的時候就很想要養一只狗,她纏著孟建元都去看了狗了,可是孫靜怡很怕寵物,尤其對寵物的毛發過敏,所以她不得不放棄養狗的想法。

  嫁給商陸後,她本想要養寵物的,但是,那時候她又要忙于工作,反倒是沒有時間照顧狗狗,所以這個想法便擱置下來。

  現在听到商陸這樣說,孟繁星停下放在狗狗頭上的手,臉色頓時僵住。

  她緩緩地站起來,目光涼涼的看著商陸︰“是,曾經我是覺得,家里面要有一只寵物才像是家。最好客廳里還要有壁爐,我們未來最好是有很多小孩,等到孩子睡下後,我可以和最愛的人在壁爐邊很舒服的靠著,可以喝喝酒,聊聊天,那時候就是屬于我們快樂的時光。”

  “可是,商陸,你知道嗎?”

  “嫁給你,我所有幻想的一切都是泡沫。嫁給你兩年,你又回到頤園多少次?這個空蕩蕩的房間里,最多的都是屬于我自己的記憶。”

  她冷笑兩聲,不再看他,便繞開人直接往里面進去。

  商陸的肩膀被她猛地一撞,偏向一邊,他側頭看著孟繁星的背影,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握著。

  他想到手機屏幕里躺著的兩張照片,英俊的臉上越發冰寒。

  ——

  “我不喜歡商陸,五年前那個喜歡商陸的孟繁星,就已經死了。葉希陽,如果可以,我巴不得從來沒有遇見過商陸,也巴不得,他從來沒有出現在我生命里。”

  那句話好似藤蔓似的死死地纏繞著他的思緒。

  孟響在一邊抱著狗狗說話︰“以後叫你歡歡好不好?我們現在一起去玩?”

  孟響站起來便往客廳里跑去,歡歡兩只短短的腿跟在孟響的身後,歡快的蹦來蹦去。

  商陸听到客廳里傳來的歡笑聲,他僵硬的抬頭看著孟響小小的身子,冷峻的臉上忽然間綻放出一抹笑。

  沒關系,他們之間還有孟響,只要孟響在,孟繁星就算走的再遠,她也會回到自己身邊。

  他不信。

  日日夜夜相對,孟繁星真的能夠將所有一切都狠心的拋棄!

  他一定能夠和孟繁星重修舊好,所有的一切也一定能重新回到原來的軌跡上去。

  隔天,商陸剛剛到辦公室,他抬頭就看到了桌子上擺放的日歷。

  馬上就是響響生日了。

  這是五年來,他第一次陪兒子過生日,應該給孩子送什麼禮物?

  商陸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拿了手機給柏夏和于飛宇發送消息,不會兒柏夏和于飛宇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商氏頂樓辦公室內。

  听到商陸把他們叫過來的目的後,于飛宇氣的想打人,抓著沙發上的抱枕就朝著商陸的頭上砸過去。

  商陸抬手輕松的接到了抱枕,挑著修長的腿坐在沙發上,頭疼的說︰“趕緊幫我想辦法。”

  于飛宇雙手搭在沙發上,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商陸︰“這有什麼難的?遇見我這種好兄弟,算是你的福氣,回頭等你追回了老婆,別忘記多給兄弟一些好處就是了。”

  于飛宇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還有兩個哥哥,是于老爺子原配所生,原配身子骨不好,早年去世了。

  之後于飛宇的母親才嫁給了于老爺子,生下了于飛宇。

  老頭身體不好,兩個哥哥為了得到家族的繼承權,早就在家里鬧的不可開交,于飛宇對經商不感興趣,他們母子也懶得去參合渾水,所以寧願當自己的清閑律師,有時間就帶著老婆去度假。

  而當初商家破敗,也是于飛宇意外認識了商陸,給了商陸第一筆投資,之後商陸的公司才有了一撅而起的機會,漸漸地有了今天的地位。

  若不是于飛宇當初的幫忙,也不會有商陸的今天,所以,商氏也有于飛宇的股份。

  之後商陸再有投資也會自動的加上于飛宇一份。

  臨走的時候,于隨手丟給了商陸一份請帖。

10502 3635348 MjAxOS8xMC8yOC8jIyMxMDU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8/10502_3635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