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181 江江︰女人真麻煩,肩膀借你靠(3更)

書名︰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時間︰2020-01-13 15:17:17

  沈知閑緊盯著江江,可某個素來大膽的小家伙卻慫了,手指緊緊攥著江宴廷的褲子,還是不敢近前,甚至不敢直接看她。

  越近情更怯。

  “過去啊。”江宴廷拍著他的小腦袋。

  江江這才挪著小碎步,盯著花輪頭,朝她一點點挪過去,媽媽這個稱呼,他是喊不出口的,只是把手中的蛋糕往前一伸,倒是有些小霸道。

  就算此時,沈知閑都不能確定他到底是誰的孩子,畢竟失去孩子這件事,在她腦海里,儼然根深蒂固。

  只是媽媽一詞,想著就覺得心痛,眼淚就止不住往下流。

  江江實在不知該怎麼和她親近,看她哭了,有些無措得看了眼江宴廷,他沒作聲,江江才低聲問了句,“您怎麼了?”

  沈知閑看著他,如果他還活著,也該是這麼大了吧……

  想踫踫這孩子,抖著手,不敢上前。

  倒是開鎖的人,很快就來了,到了樓下又給江宴廷打了個電話,沈知閑這才急忙起身,慌張擦了下眼淚,腳步不穩,趔趄著,還差點摔著。

  江江離得很近,下意識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謝謝。”沈知閑盯著兩人握緊的手。

  他的手很小,肉呼呼的,都是汗,熱得發燙。

  “我手上有汗。”江江咬著唇,盯著她,眼眶微紅,嘴上說著,可是緊緊攥著她的手,卻愣是不肯松開。

  沈知閑遲疑著,輕輕反握住了他的,心髒缺失的一塊,好像瞬間被填補回來……

  滿滿當當。

  **

  開鎖師傅到了,看到這三人站在一起,自然以為是一家三口。

  可是妻兒都紅著眼,小孩臉上還有傷,一邊觀察鎖孔找對應的工具,一邊打量著三人。

  過了一會兒,才看了眼江宴廷︰“對孩子和女人動手的,那都是人渣,不算個男人!”

  只是江宴廷不說話,他暗忖︰

  呦——這男人還真會裝死!

  他又看了眼沈知閑,“要是遇到家暴,一定要早些報警,直接離婚,這渣男啊,能動一次手,自然有第二次,不要指望他能改!”

  沈知閑愣了下,知道他誤會了,急忙解釋,“不是您想得那樣,我們不是……”

  鎖很快打開,師傅收了錢離開,還忍不住提醒沈知閑,“要不要我幫忙報警?打人的男人最不能要。”

  “不是,他沒打我……”

  他壓低聲音,“你老公看著就很凶!”

  “……”

  看著凶?這話沈知閑居然沒法反駁。

  只是老公一詞,倒是說得她臉上有些熱。

  江宴廷真的是天生冷臉,所以當初他追自己的時候,是真的嚇到她了,只是後面接觸才知道某人骨子里有多悶騷。

  “那個,先進來吧……”送走開鎖師傅,因為江江不肯松手,她咳了聲,招呼父子二人進屋,“我只是偶爾過來住,所以這里沒什麼東西。”

  這屋子里,的確冷清,雖然所有家具陳設一應俱全,卻沒什麼人氣兒,的確不常住人。

  “進來隨便坐吧。”沈知閑見兩人進屋,才關了門,屋內打著暖氣啊,非常暖和,應該脫了外套,可是江江卻還是不肯松手。

  江宴廷瞥了他一眼,“把外套脫了。”

  “哦——”江江這才松開手。

  “你們隨便坐,我這里沒什麼喝的,只有白開水行吧?”她這是在問江江。

  “我什麼都不挑。”江江聲音很小,乖得不成樣子。

  什麼都不挑?江宴廷輕哼著……

  有段時間,每天不喝水,嚷嚷著喝可樂,不給就鬧絕食,現在說不挑?

  沈知閑直接進了廚房,江江脫了外套,撒著小腿就想跟她走,恨不能直接變成她的腿部掛件,緊緊黏著她,可是剛跑兩步,後衣領被人揪住,害他差點摔倒。

  “爸爸?”

  “你不是想上廁所嗎?”

  “我……”

  “上廁所是吧,在這邊,我帶你過去!”沈知閑並不能完全肯定江江是不是他的兒子,只是看著他覺得歡喜投緣,一听他有什麼需求,立刻放下手頭的事,帶他去洗手間。

  江江沒辦法,只能跟著她進了洗手間。

  沈知閑告訴他該如何使用馬桶,以及卷紙位置,“還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

  “洗手液,擦手紙都在這里,這個盥洗池有點高,如果夠不到,你再喊我。”沈知閑那模樣,恨不能什麼都幫他做了。

  “嗯嗯。”江江乖巧點頭,余光瞥了眼渣爹。

  這差別未免太大了。

  他如果夠不到盥洗池,他爸雖然會幫他,卻非要說一句︰“小矮子!”

  著實氣人!

  **

  沈知閑關上門出去後,繼續去廚房燒水,江宴廷則跟著她走了進去……

  “你怎麼把那孩子帶來了?”沈知閑擰開水龍頭,正用燒水壺接水。

  “他是你兒子。”

  “江宴廷,我覺得……”沈知閑苦笑,“他是挺可愛的,不過……”

  “當年那孩子沒死,只是身體不好,送去大醫院,嬌養了三個多月,後來才帶回國。”

  沈知閑手一抖,“江宴廷,這玩笑不好笑。”

  “你若不信,可以帶他去做親子鑒定。”

  她的手本就被嚇得無力,親子鑒定一詞,重擊著她,手指抖著,“ 當——”一聲,燒水壺砸到台子里,水流如注,濺了她一身。

  而她身子虛軟,眼淚已經止不住往下掉了。

  “不可能的,當年那孩子明明……”沈知閑哽著嗓子。

  “你親眼見到了?”

  “我……”

  “誰告訴你孩子沒了?”

  沈知閑腦子此時懵的,那段時間,不堪打擊,過得渾渾噩噩,不少細節都記不清了。

  “當年是謝家接你回去的?都有誰?”

  沈知閑腦子瞬時又炸了。

  謝家所有人對她都很不錯,她在腦海里,過濾著當年的所有人,只要想到,有人刻意隱瞞孩子的存在,如果不是江宴廷找到了孩子,那這孩子又會變成什麼樣……

  巨大的震驚狂喜後,迎接她的是徹骨的寒意。

  她臉色慘白,緊抿著唇,臉上殘存的血色,消弭得干干淨淨。

  謝家真的無一人對她表現出任何敵意,可只要想到這件事,就更加可怕了,她控制不住的渾身發抖!

  激動,害怕,渾身發冷。

  “閑閑?”江宴廷抬手關掉水龍頭,握住她的手。

  “我、我就是……”她腦子一團亂。

  “孩子的事,我犯不著騙你,他若不是我親生兒子,我怎麼會平白無故把他養在身邊這麼久?而我這輩子……”江宴廷知曉她此時的復雜心情,握緊她的手,準備把她摟進懷里。

  “就只有一個女人。”

  沈知閑知道他說話的真實性,孩子是不是她的,這東西他犯不著騙她。

  反倒是當年,許多事疑竇太多,就是因為沒看過那孩子最後一眼,倒是她時至今日,仍舊無法釋懷。

  只是一切來得太突然,巨大的狂喜,同時伴隨著徹骨的陰寒,她整個人腦子都是懵的。

  “爸爸——你們怎麼啦!”江江听到燒水壺砸落的聲音,跳下馬桶,直接跑了出來。

  此時他提著小褲子,站在廚房門口,這江宴廷和沈知閑,尚未抱到一起,只是舉止曖昧,居然不知該怎麼辦了?

  “你好了?”江宴廷轉身,擋住了江江的視線,沈知閑擦抬手,不斷擦拭著眼淚,只是這眼淚就好似不值錢一樣,不停往下掉,止不住一般。

  “我……”江江抿了抿嘴,似乎是想看沈知閑怎麼回事?“我听到外面有動靜,以為出什麼事了?”

  “褲子都沒穿好,肯定也沒洗手,我帶你進去……”江宴廷說著,幾乎是提著江江又進了洗手間。

  父子二人離開,沈知閑在蹲在地上,強忍著聲音,抱著膝蓋,把頭埋在里面,低低哭出聲……

  他居然真的還在?

  她以前覺得在自己黑暗的人生中,江宴廷就是那唯一的光亮,可後來這束光沒了,她的人生從此就黯淡無光了……

  可他居然又出現了,她的世界,似乎又變得不一樣了。

  ……

  此時江宴廷正蹲著,給江江整理衣服,畢竟天冷,衣服還是要掖好的。

  “爸爸,她是不是在哭?”江江還是能察覺到一些的,“她怎麼了?”

  “看到你太高興了。”

  “可是……我沒覺得她很開心啊。”江江設想的畫面是,她能沖過來,抱著自己舉高高,在狠狠嘬上幾口。

  “她只是不知道怎麼和你相處,你不也一樣嗎?”

  “也對。”江江抿了抿嘴,壓低了聲音,“爸爸,我剛才牽她手了,她身上可香了。”

  “她?那是你母親……”

  江江沒作聲,就算心底清楚,可讓他忽然改稱呼,也不適應,江宴廷倒也沒強迫他。

  *

  兩人出來時,沈知閑雖然已經整理好,可眼楮通紅,看到江江,還是忍不住熱淚盈眶,她很想把他摟在懷里,只是呼吸急促,手指顫抖,卻不敢……

  怕嚇著她。

  江江蹙眉,從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張小手帕走過去遞給她,“別哭啦。”

  她卻並沒伸手去接,江江沒辦法,只能拿著手帕,伸著肉呼呼的小手,去給她擦眼淚,“您不要哭啦……”

  沈知閑只是顫著手,怯生生的摸了摸他的臉,壓根不敢踫,饒是做足了心理準備,不想在孩子面前這般丟人,可眼淚就好似決堤泛濫了般。

  “爸爸?”江江手足無措,扭頭看著江宴廷,眼淚好像止不住一般,弄得他也跟著紅了眼,“她怎麼……”

  沈知閑以為他轉頭要走,伸手就把他摟在了懷里,狠狠用力,像是要把他融入身體般。

  “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她嘴里念叨著,“是我不中用,對不起……”

  小家伙身上熱乎乎的,那種溫暖柔軟的觸感,是任何東西都取代不了的。

  哪里需要什麼親子鑒定這種東西,她似乎已經認定,這就是她兒子!

  緊緊摟著她,多年壓抑,一夕宣泄,她摟緊江江,眼淚滴到江江的脖子里,也是熱得發燙。

  其實江江很想問她,為什麼這麼多年不來看自己,甚至也想過,不想和她說話一類,只是看她哭成這樣,他不懂那麼多……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

  媽媽在乎他!

  似乎只要知道這些,就足夠了。

  他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奶奶說得一點都沒錯,女人都是水做的。”

  “女人真是麻煩,你想哭,就借你肩膀靠一下好了。”

  “真是沒法子……”

  沈知閑正難受著,被他這話逗得一樂,破涕為笑。

  江宴廷站在邊上,只安靜看著,眼底隱有熱意,轉頭看向一側,伸手摸到口袋的煙,又按了下去……

  沈知閑哭了一會兒,才摸著江江的小臉,手指顫抖著,恨不能要把他的模樣刻進心里。

  江江倒是有些緊張,不敢直視她的眼楮。

  說真的,江江此時的模樣,就是和江宴廷走在一起,怕也沒人會認為這兩人是父子,因為他臉腫得……

  真的像個豬頭!

  “噗嗤——”沈知閑笑出聲,“你的臉是怎麼回事?怎麼腫了……”

  江江語塞了!

  總不能初次見面,就告訴她,他剛才和人打架了吧!

  “今天本來有一場足球比賽,他從正選被換為替補,難受得哭了。”兒子的面子,總要給的,江宴廷幫他扯了個謊。

  “這臉上……”沈知閑又不傻,臉上分明有被人毆打的痕跡。

  “我這是踢球不小心摔的。”江江咬牙,看了眼一側的渣爹,忽然覺得他頭頂好像有光,此時他就是自己的天使啊。

  “那下次注意點,我那個……”沈知閑也是手忙腳亂,不知該做什麼,“我先去洗個臉,待會兒做飯,你們留下吃飯好不好?”

  她也不敢直接讓他喊自己母親,就是恨不能想和他多親近。

  可從未見過,兩人難免有些生分,說話都小心翼翼的。

  “方便嗎?”江江還是很客氣的。

  “當然方便,你愛吃什麼?我馬上出去買菜給你做。”

  “我都行,不挑食。”

  江江覺著自己的人生簡直得到了升華,心底那叫一個美滋滋。

  “那……”沈知閑手足無措的拿著手機鑰匙一類,看著他倆在屋里,又很怕人跑了。

  其實江宴廷想提議出去吃飯的,只是看她很想給江江做頓飯,只是拍了拍江江的腦袋,“我們陪她出去買東西好不好?”

  “好啊。”江江是心里想陪她去,又嘴硬,有台階給他下,他肯定就順勢滾下去了。

  *

  因為不熟,沈知閑一路牽著他的手,都在盡量找話題,好在江江性格不是內向的,倒也不算尷尬,江宴廷則跟在後面,只看著母子二人,極少插話,默默把時間留給了他們。

  中途老太太打了電話過來。

  “宴廷啊,江江這次比賽怎麼樣?贏了嗎?小五和菀菀不回家吃飯,你們什麼時候到家啊?”

  “我們不回去了。”

  “不回來?”老太太恍然,“江江最近訓練也很累,是該帶他去吃點好的。”

  “我們和閑……沈知閑在一起。”江宴廷不清楚謝家那邊到底誰是鬼,現在打電話,許多事也說不清楚,就沒告知她所有真相。

  “你們在一起,和江江?這……這挺好的啊,你這小子可終于開竅了,我早就和你說了,這家里啊,要有個女人才好。”

  老太太沒想到江宴廷會把江江帶去見她,這和普通約會完全不一樣,那就是奔著結婚才會見孩子的,喜笑顏開,壓根沒想太多。

  “我讓江江和你說一下。”江宴廷把手機遞給江江,“太奶奶的電話。”

  “喂——太奶奶!”江江嗓子哭得有點啞。

  “和阿姨一起吃飯,你要乖乖的知道嗎?”老太太也知道家里這小祖宗要是無法無天的時候,特別能作,再三提醒。

  阿姨?

  江江蹙眉,不過此時沈知閑在邊上,他這傲嬌的性子,也不可能糾正老太太,說他是和媽媽在一起,就由著她錯下去了……

  老太太一听他倆帶孩子一起吃飯,喜不自勝,立刻就把這消息分享給了謝家。

  謝家此時眾人都在客廳,听了這話,雖然臉上皆是喜色,就不知這誰心底暗流翻涌了……

  ------題外話------

  三更結束~

  這一更快5000字了,很肥呀,其實和加更是一樣的,只是我沒有拆分章節而已~

  **

  有一種尿急,叫做你爸爸覺得你該上廁所了。

  大哥︰是他自己之前說想上廁所的。

  江江︰你不懂女人心,連男人的心都不懂!

  大哥︰男人?你配?

  江江︰媽媽,我懷疑爸爸對我進行人身攻擊!

10498 3635343 MjAxOS8xMC8yNS8jIyMxMDQ5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5/10498_3635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