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行動

書名︰少年行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我想吃肉 更新時間︰2020-01-11 11:40:29

  
逍遙府近來“正常”了許多, 甦晴把姚勉的骨殖帶回之後,很是安靜了一段日子,外間的事務都交給了樓鶴影去處置, 弄得好些人幾乎以為樓鶴影是她的“新寵”了。也虧得樓鶴影沉得住氣, 並沒有被這樣的流言影響心情,依舊正常地處理著逍遙府的事務。

  離開顧府的時候,甦晴給白芷留了樣信物, 白芷持著那枚鏤金的信物順利地見到了樓鶴影。

  樓鶴影吃了一驚︰“您怎麼來了?”

  白芷道︰“來看看, 怎麼?不歡迎嗎?”

  樓鶴影做了許多猜測, 不動聲色地道︰“怎麼會呢?請。”回來之後,甦晴就命他在岸上常駐,他在岸上經營得不錯。駐地還是原來的那個逍遙府的別莊, 白芷曾在這里吃了長生蠱的暗虧,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白芷主要是來與逍遙府接個頭, 順便考察一下將要搬遷的新址。樓鶴影愈發覺得奇怪了,白芷提前過來考察新址並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的裝束,樓鶴影懷疑她那里出了什麼變故。試探地問︰“您是改了主意要提前過來了麼?房子還沒建好……”

  白芷道︰“我性子急,想提前來看一看, 有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也好配些解瘴氣的藥。”

  這個說法倒也合情合理,樓鶴影道︰“您不妨歇息一晚,容我準備,明天一早我陪您去。”白芷也沒有推脫, 而是說︰“有勞了。”

  是夜, 樓鶴影派人去島上通知甦晴,白芷則安安穩穩休息了一晚, 反倒是丁若睡得並不很踏實。他能理解“語”的殺傷力,卻不大猜得到白芷接下來要做什麼,心里很是沒底,更惦記著梅四平的腦袋,一夜輾轉反側第二天頂著兩個黑眼圈起身,被白及偷笑了兩聲。

  早上起來,樓鶴影給三個準備好了新衣服,洗沐一新都是神清氣爽。甦晴那里還沒回音,樓鶴影親自出動,將白芷引到了姚勉埋骨之地。

  路上疾馳了三天,到了地頭,樓鶴影取出了解瘴氣的藥丸分給眾人,緩緩地說︰“府主說,老爺子怕是不愛在島上住,就還葬在了這里。”

  姚勉的家不在山谷正中,而是在半山腰上,山腳上下是谷地,常年瘴氣繚繞,沒有特制的藥物走不了多遠就得中個瘴氣死在樹林里。白芷嗅了嗅藥丸,對白及點點頭,白及這才將藥丸噙在口中。樓鶴影道︰“這除瘴丸的方子我已準備下了。”白芷道︰“有勞。”

  三人從谷里上行,到半山腰上,先祭拜了姚勉,再往四下巡看。樓鶴影介紹了地勢,白芷主要是詢問水源、道路、捷徑等等。樓鶴影一一解答,並且指了東南方向說︰“那里土地尚可,可招人開荒。”他也是個兼掌庶務的角色,對生計方面考慮得比較周到。

  白芷又往鄰近的山上走了一圈,一天很快就過去了。當晚,一行人就在山間駐扎。南方的夜間還是有些微涼,他們點起了篝火,白芷與樓鶴影就著火光,一人一支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樓鶴影終于找到了機會問︰“情況是否有變?”

  白芷此時才將遇到的情況說了,樓鶴影道︰“那是盡量搬過來為好!這里其實已經是羈縻的邊界了,此間朝廷疏于管理,再往西、往南,那一片大山,多是土人居往,那里是土司頭人們的天下,朝廷尋常不會過問,比在北方要輕松得多。您在北邊,府上的老爺子怕也管得嚴。”

  此處煙瘴遍布,土地也不算十分肥沃,並不具備必須整軍一戰的價值,真是非常好的關起門來過小日子的條件。如果放在以前,白芷會覺得交通不便利,要走一天的山路才能到大路上,經歷過了被卷入官場爭斗之後,就覺得此處是非常適合她了。

  白芷笑道︰“我也是這個意思。”

  樓鶴影猜度她話里的意思,沒來由打了個寒顫什麼朝廷傾軋都是假,別是為了躲顧老爺子才跑過來的吧?

  白芷沒有再做解釋,又花了兩天時間仔細看了一回,對地方還算滿意。反正姚勉能在這附近扎根,就代表這里確有可取之處了。不打算佔用姚勉原本的住處,打算在附近那座山上修築新堡。

  那里地勢非常的合適,有點像連天城,陡峭,卻又不是完全攀不上去,稍加整修就是一條不錯的道路。岩石的質地也好,不會發生塌方之類坑爹的事情。

  將地理考察完,準備回程的時候,甦晴又趕了來。兩人見面總有些詭異的味道,甦晴哼唧一聲︰“要打算來了?”白芷道︰“是。”甦晴眼楮看著姚勉的墓,問道︰“你答應過的事呢?有合適的孩子繼承衣缽嗎?”白芷道︰“弟子倒是有一些,還沒決定是誰。”

  甦晴看了白及一眼,最終別過眼去,說︰“把他們都帶過來吧,我要看。”

  白芷道︰“也得孩子自己願意。”甦晴一挑眉,白芷道︰“要定下哪個孩子學什麼之前,咱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行麼?是你學了?還是我學了?還是得孩子自己個兒樂意不是?”

  她們倆都是逆子一掛的,甦晴一噎︰“那快些回來,”頓了一頓,又說,“要幫忙嗎?”

  白芷毫不客氣地說︰“要!但要听我的話!”

  甦晴回過頭去,對朱寅道︰“你帶一隊人,隨她去。要多少人?”

  白芷道︰“唔,打算抄無量宗的老巢,您這兒有合用的二、三十人就行。有了收獲,咱們按人頭分賬。”

  甦晴疑惑地問︰“夠用嗎?”

  無量宗是新近躥起的黑道門派,並不容易對付。白芷道︰“還會有其他人手的。”甦晴問道︰“誰?”白芷道︰“我接下來會去鑄劍莊。”甦晴道︰“那好,但是……”白芷道︰“簡莊主曾贈了我一些兵器,先給他們配上?”甦晴含笑點頭,對朱寅道︰“你去點人。”

  朱寅點點頭,一聲不吭地離開。白芷輕咳一聲,甦晴道︰“我不會在同一個坑里栽兩個跟頭的,我信得過他。”

  “哦。”白芷說。

  朱寅很快點齊了人,跟著白芷一道上路,這一路上就不能不跟白芷說話了。白芷慢慢與他聊天,不問他的來歷,只問他甦晴的飲食起居。朱寅的話漸漸多了一些,也肯說一些甦晴的近況,快到鑄劍莊的時候,白芷已經可以向他請教江南武林的一些事情了。

  ~~~~~~~~~~~~~

  鑄劍莊比起論劍大會的時候又是另一番光景,沒有那麼樣的車水馬龍、高朋滿座,更沒有那麼的意氣風發。簡莊主把孫子送到白芷那里之後,回來就定了個基調我是講信譽的人。由于同洗心教有互不侵犯的約定在先,就不能“資助”洗心教的敵人,背後搞小動作,所以婉拒了無量宗的交易。

  但是,由于之前考慮不周,已經接了的單子,他還是會履行的。也就是說,只交這一批貨,後續的就沒有了。這批貨還得無量宗的人自己過來取,路上要是發生什麼意外,簡莊主是不管的。

  站隊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是更傾向賀景方的,也因此上了無量宗的黑名單。只是由于鑄劍莊雖不是個超級門派,也不太好啃,無量宗才暫時沒有動它。

  白芷的到來令簡莊主喜出望外的同時,又有一些驚疑,不知道她來是做什麼的。更何況,白芷身後還跟著朱寅帶著的一隊高手,這讓簡莊主更加不安了,只恨簡淳又離家闖江湖去了,莊里上下沒個跟白芷有交情的人。

  簡莊主問明了沒有快意莊的人來引路,也不敢主動去聯系快意莊,怕白芷再有什麼別的安排,只得硬著頭皮親自來迎。

  賓主坐定,寒暄過了,簡莊主便問︰“見過令叔父了嗎?”白芷微笑道︰“一會兒去見,先辦正事,再辦私事簡莊主近來可好?無量宗還好應付嗎?”
簡莊主也是個明白人,當即反問︰“您對無量宗有什麼打算嗎?”

  “嗯,他想動我,我是被迫反擊呀,怎麼樣?簡莊主想不想一起來?”

  簡莊主自然是肯的,並不猶豫,就說︰“好!要老夫做什麼?”

  白芷也跟他要了二三十人,鑄劍莊自帶了兵器,又額外支援了一批武器。白芷道︰“夠用了。”

  接著,她又跑到快意莊去,也向顧方再借二十名好手。顧珍辰與顧辛夷兄妹倆都跳了起來︰“我們也要去!”尤其是顧辛夷,她還沒闖蕩過江湖呢!顧方思之再三,點頭應允︰“速去速回。”白芷要了二十名好手,他又額外多派了二十名。
白芷離開書院的時候只帶了白及、丁若兩個,回來的時候浩浩蕩蕩帶了近百人回來。顧清羽接到消息也是吃了一驚︰“你這是要做什麼?”

  白芷道︰“挨打不還手,還是我嗎?人,都安排得怎麼樣了?”

  顧清羽眉間一黯︰“都安排下了,你的弟子們……”

  白芷道︰“故土難離,不願意離開也是人之常情,這有什麼好傷心的?”

  白及很難得在這長輩說話的時候插了個嘴,問道︰“留下的都有誰?”

  王回這樣有點心氣的,寧願離開父母跟著白芷走,王芬就回家去了。逃荒的孤兒們有一大半兒情願跟著白芷走,少數幾個想留下來就在顧家的鋪子里當學徒,或者在慈幼局里幫忙。白芷招的護院們雖喜安逸,卻都是老江湖,想到自己是奔著白芷過來的,不跟著她走,不免不夠義氣。竟都跟著柳遙收拾行李去了。

  白芷笑道︰“那差不多了。”

  顧清羽道︰“無量宗的人快到了,你待如何?”

  白芷道︰“抄他的老窩去!”

  顧清羽微怔,旋即笑道︰“妙!我讓阿微幫你吧。”

  白芷道︰“他還是留下來吧,那群人過來,您這兒也吃緊。”

  ~~~~~~~~~~~~~~~~

  與顧清羽踫了個頭,白芷馬上回書院,一則把弟子們帶上,二則在書院里布置陷阱。帶不走的東西都交陸英搬空,留了個空空的院子埋上了□□,四處澆了火油。這才帶著弟子、外援們啟程。

  書院在城外,走的時候並沒有驚動城里的人,陸英悄悄地帶了手下過來,伏在了書院里。弟子、行李都裝上了車,顧清羽也來送行,白芷道︰“不要愁眉苦臉的嘛!城里的人都知道,我帶了幫手過來了。我們悄悄的走,等他們的人來了,你們就放起火來。知府那里,設法讓他上本,就說……火是梅四平放的,書院被他毀了……”

  也好配合著在京城散播語的行動,同時與林駿有可能的落井下石相呼應。顧清羽道︰“我都省得,此間事了,你……真的不回來了?”

  白芷道︰“地方我都選好了。”

  “到了那邊,就是要靠自己了。有了危險可以借援手,一磚一瓦從頭開始,就只能靠自己了。”

  “有利就有弊,我明白的。您要想散心了,就過來呀。”

  顧清羽微笑道︰“好。”

  白芷最後忍不住說了一句︰“要是覺得寂寞了……”
顧清羽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天色不早了。”

  白芷擰過身去,跳到了馬背上,舉起右手︰“走!”

  雖是輕裝簡從,還是帶了些賬篷鋪蓋之類,隊伍走得並不算很快,繞上了岔路口,後面傳來了呼喊聲︰“等一等!”

  白芷轉過頭去,只見一輛大車在後面追趕回了家的呂巧兒,她把全家都捎帶上了。白芷一笑︰“跟上來吧。”白及在心里算著,多了這三口人,路上扎營要怎麼安置,他們的家當要怎麼處理,補給要怎麼分配……

  這一行人托賴在包打听那里的年費會員的待遇,知道了無量宗行進的路線,避開了他們的鋒芒,繞了個彎兒,直插無量宗的大本營。離無量宗百里,先把年紀小的弟子、呂巧兒父母之類戰斗力極差的人留下。又將丁若留下與部分守衛保護他們的安全,白芷親自帶著白及等弟子與借來的援手、自家護院等百余人,疾馳去無量宗的大本營。

  帶的都是精干之人,雖與連天城的疾風部不好比,又是隸屬幾個門派,但是鑄劍莊、快意莊、逍遙府等各有主事,白芷只要把指令下給他們,由他們再分配,倒也執行到位。

  白芷一馬當先,執劍躍上無量宗的門樓,先掃一眼布局,再跳下來打開了大門,無量宗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無量宗一直防著洗心教,得知賀景方最近抽不出手來,宗主才放心大膽地離開,門人們等著宗主做成這一單大生意過幾天寬裕日子,不想煞星上門了!

  白芷采取了唯三缺一的辦法,留了西邊讓他們跑,西邊,那得是賀景方的地盤了。

  當天夜里,無量宗的大本營就燃起了大火,白芷一刻也不耽擱,帶人回撤。

  路過自家營盤,吩咐一聲︰“拔營。”一行人以逸待勞,等在無量宗宗主回程的路上,不斷派人查探無量宗宗主回程的消息。

  等了數日,包打听與顧清羽的消息先後而至,包打听告知無量宗在顧清羽手上吃了虧,一行人還有三日便至。顧清羽則送來了一個好消息無量宗的宗主中了埋伏被炸成個重傷,梅四平在後督陣倒是毫發無傷,但是他帶來的高手們損傷過半,兩伙人已經分道揚鑣了。

  白芷用簡淳他哥簡蒲換下丁若守營盤,先與丁若、朱寅等人反手殺了無量宗的宗主。接著,白芷履行承諾陪丁若追擊梅四平。

  顧珍辰兄妹倆正在興頭上,顧辛夷尤其興奮︰“三姐姐,我也要去!”顧珍辰提韁而上︰“還有我!”

  丁若悶悶地說︰“不用。”

  顧辛夷頗覺掃興,軟語向白芷道︰“三姐姐,我們跟著看也不行嗎?”白芷對丁若道︰“梅四平是你的,我們為你壓陣,如何?”

  丁若這才點頭。

  幾人又趕去堵截梅四平,此時,朱寅發話了︰“強弩之末不能穿魯縞,你們已經拼殺過一陣了,再長途奔襲,恐怕不妥。”而且殺梅四平並不必要。

  丁若不吭氣,打馬就走,白芷低聲道︰“請您幫忙照看一下這些孩子,我與他同去。珍辰、辛夷,你們幫我照顧他們幾個。”一指白及等人。顧珍辰兄妹倆怏怏地答應了。

  白芷追上丁若,兩人並不交談。無量宗與梅四平在一個岔路口分的道,恰似三角形的兩條邊,他們沒有折反而追,而是走了第三條邊,不時要校正方向,再繼續追上去。

  三日後,兩人追上了梅四平的隊伍。一隊殘兵敗將,非常的好認。丁若沒有匆忙迎上,而是綴在後面仔細觀察,看不幾下,忽然說︰“不對。”

  白芷道︰“是不對,怎麼不像是回撤而像是押解?”

  丁若掏出梅四平的畫像,指著一個囚車里的人說︰“那個不就是梅四平嗎?”

  白芷心道︰【林駿動手好快!】口里說︰“看看再動手。等等!他怎麼在這里?”她的聲音微變,隊伍中間一個騎馬的人轉過了頭來。

  沈雍!

  這個人失蹤很久了,怎麼突然成了官軍的頭兒,還抓了梅四平?

  白芷揉了揉眼楮。

10489 3634866 MjAxOS8xMC8yMC8jIyMxMDQ4OQ==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0/10489_3634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