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一百四十九章 後院前宅

書名︰藥妝娘子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南風公子 更新時間︰2020-01-11 11:30:21

  這一次,還不待心雨說話,門已經被人推開了。

  安?u披著外袍,冷道︰“什麼時候熙園輪得著你做主了?”

  听到這一聲責問,玲?瓏慌忙垂首道︰“太太,妾是拿著菜品單子過來,讓太太看看的。”

  安?u頷首︰“拿來吧。”

  心雨從廊下走出,接過了玲?瓏手中的單子,轉身要給安?u時,卻被玲?瓏伸腿絆了一跤,整個人摔趴在地上。

  摔在地上的心雨痛呼一聲,臉和雙眼都紅了起來。

  安?u蹙眉,剛要上前訓斥,宋悠卻不知何時已經走出了門口,和站在院中的小丫頭們道︰“還不將人扶起來,你們都是做什麼的?”

  去廚房叫早飯的碧霜此刻也已經回來了,連忙走到了心雨身側,低聲問道︰“我這剛走一會兒,這是出什麼事了?”

  宋悠抬手和玲?瓏道︰“既然是有客人來了,你先去會,要以禮相待,不可掉了我和你們太太的顏面,若有一絲一毫的不妥,回頭只拿你來問。”

  玲?瓏听後,很是不服氣道︰“爺,那可是商賈啊。”

  安?u已經看完了菜品單子,叫了一聲碧霜,讓人將單子拿回去給玲?瓏。

  碧霜應了,從安?u手中接過後,只听安?u和玲?瓏笑道︰“今兒是熙園的開府宴,就算是個乞丐來了,那也是座上賓,難道對座上賓,你不該以禮相待,彰顯我大家風範嗎?”

  玲?瓏頷首,沒有再自討沒趣兒,只得走了。

  院中一時沒了外人,宋悠負手和心雨道︰“雖說有臉的奴才比沒臉的主子更體面三分,但畢竟尊卑有別,一些話傳到府里的話,你們太太不好做,以後千萬小心些。”

  宋悠說完,也未說其他,便轉身進到了屋中,安?u心中倒是一時被宋悠的話所感,轉頭和碧霜交代了好好看看心雨的腿,也提著裙子跟了進去。

  一到內室當中,只見宋悠坐在桌前,雙手扶著腿齜牙咧嘴的說道︰“開個府麻煩死了,一堆丫鬟婆子鬧事,偏偏還是老太太之前給的人,不好苛責。”

  安?u見宋悠那一層薄衫上已經又沾上了血,忙上去將他的衣裳給褪了下去,嗔道︰“誰讓你把人帶來了,你就該和婆母說,這人我不要了,留著伺候母親你吧,可你既然帶來了,就別嫌這嫌那了。”

  薄衫褪下,纏在傷口上的白色軟布已經零星見了血紅,安?u無緣嘆了口氣,將軟布拆開,看到了宋悠後背,此刻才看到大概有十來道破了肉的傷口,其他地方均是腫脹。

  沒有見安?u動作,也沒有听安?u說話,宋悠不由問道︰“怎麼,你這是被嚇到了?”

  安?u輕笑了一聲,轉頭去桌子上拿了藥回來︰“怪道你一點也不恨隆和郡主,一百下鞭子,我還以為你這後背是沒法看了,必定見了白骨,原來也不過如此,只能說你實在很會唱戲。”

  宋悠听後,笑著搖頭︰“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兒,手勁能有多大,也就前面幾下實在是疼,後面跟撓癢癢也差不多。”

  她將藥膏輕柔均勻的涂抹在宋悠的身上,試探性的問道︰“看來你還樂在其中啊?若是我抽,你會如何啊?”

  宋悠想了想,眼楮轉了轉,只笑道︰“若是你的話,我肯定更是樂在其中,只是我也會難過的想哭。”

  听了這話,安?u又不由自主的垂下眼瞼,沒再說話。

  此刻外面碧霜瞧了門,揚聲問道︰“姑娘,我剛去廚房那邊叫了飯,想著姑娘和姑爺醒了,還可吃點,現在要不要吃點再梳洗見吳夫人呢?”

  安?u沉默著用新的軟布纏著宋悠的傷口。

  當手從宋悠胸前經過時,他輕輕的握住了安?u的手,和外面的碧霜說道︰“拿進來吧!”

  話說完,門已開。

  宋悠握著安?u的手卻沒有松開,他微微用力一拉,卻讓安?u整個人靠在了他的後背上,頭也輕輕的靠在他的肩頭上。

  碧霜原本進來還想問一下早飯放哪,看到之後連忙去了對面的暖閣中。

  安雲波往回抽了抽手,道︰“你干什麼呢!”

  她看不到宋悠的神情,卻听到宋悠沉聲說道︰“夢文,或許這個婚事讓你心中多少有些怨念,但是……”

  安?u反握住了宋悠的手,另一只手也輕輕從他的手臂下穿過來,道︰“你別說了,那些話,我是說給隆和郡主听的,又不是說給你听的,你不欠我什麼,嫁給你也沒什麼不好,至少現在的安?u覺得自己過得還不差。”

  听到這樣的話,宋悠頷首輕聲笑了一下。

  而安?u幫宋悠纏裹好傷口後,便從內室出去,用了早飯,在碧霜心雨的幫襯下穿了盛裝,化了得體的妝容。

  從鰈院中?出去,到了正廳旁邊,見那廳中除了吳夫人還有安婉,安?u腳步微頓,連忙和碧霜說道︰“之前鄭媽媽說的護膚品中毒一事,恐怕也和四妹妹有關,等會兒你先穩住吳夫人,我先套?套四妹妹。”

  碧霜听後,應了,連忙去到了吳夫人身側,低語笑著說了不知些什麼,將吳夫人請到了屏風另一側。

  安?u這才進到屋中,轉頭和安婉笑道︰“四妹妹來得這樣早,可真是叫人見外,玲?瓏沒有慢待你吧?”

  說話間,她斜眼看著玲?瓏笑了一下,玲?瓏連忙起身侍立在側。

  安婉抿嘴兒笑了一下︰“三姐姐是最會調?教人的,能和三姐姐一起侍奉爺們的人,不會很差。”

  安?u垂眸,坐在正位上,輕輕搖著手中團扇︰“四妹妹今兒來得這麼早,想必是有事和我說?”

  安婉微微坐直了些,看著安?u笑道︰“是啊,我替姐姐憂心,所以才來得早,我怕旁的人先來,會辱罵三姐姐。”

  安?u听後,冷眼瞧著安婉笑了一下,這還沒有試探,對方倒是忍不住就要說了。

  正位上的安?u輕聲笑道︰“四妹妹真是關心我,想來是听說了京城里的謠言?”

  安婉低首,很是驚恐︰“可不是,我听了那些謠言,一方面害怕,一方面擔憂,想到今兒來赴宴的女眷中,有幾個還是用過姐姐做的護膚膏子的,萬一拿著那東西來找姐姐算賬,又不慎落入了酒菜當中,三姐姐今兒的開府宴可就要出大事了。”

  听了安婉的話,安?u將團扇放到了一旁︰“四妹妹是不是多慮了,既然是謠言,那京城當中的貴人們肯定不會不假思索的全然相信。況且,那幾個死了的人仵作也查看了,是鶴頂紅毒死的。啊,對了,我也沒有將擦臉膏子給那幾個人使過,那些人命又憑什麼算在我頭上?四妹妹這樣空口白牙的過來我這里說這些,恐怕才會讓人多思多想,四妹妹這是害我還是幫我呢?”

  玲?瓏立在一旁,不敢多言,又往後退了退。

  安?u拿著團扇,揉了揉額角︰“昨兒我夫君剛從大理寺那邊回來,心里亂糟糟的厲害,若是沖?撞了四妹妹,四妹妹還是不要怪姐姐啊。”

  被安?u這樣一說,安婉抬頭倒是一愣,半冷不冷的笑了一下︰“三姐姐自小和我說話就是如此,今兒倒是客氣了,那不成真是做賊心虛嗎?”

  安?u也沒有理會,還在揉著額角,嘆了口氣,最後站了起來,和玲?瓏道︰“玲?瓏,你再陪我四妹妹坐會兒,可千萬別失了禮數。”

  說罷,人已經往屏風另一側走去,見吳夫人正低頭飲著茶,便搖著扇子走了過去,低聲問道︰“吳夫人?大清早的來,定然是有要事?”

  吳夫人眼皮微抬,唇旁有一抹笑意,抬手指了一下屏風另一層,搖頭不語。

  安?u伸手輕輕拉著吳夫人站了起來︰“我身上乏的厲害,勞煩吳夫人跟我去院子里,邊走邊說吧。”

  吳夫人頷首,同碧霜跟著安?u朝院中走去。

  廳中玲?瓏見吳夫人走出了門,和安婉討好笑道︰“夫人你瞧,這商賈就是商賈,進了這大宅大戶的,到底還是低人一等,跟奴才沒什麼區別。”

  安婉坐在對面,向後靠了靠,抿唇輕笑︰“你不也是奴才嗎?奴才還嘲諷奴才?你家太太讓你在這兒陪我坐著,便真拿自己當個東西了?你可別忘了,正房娘子到底是比你們這些妾高出不少,不管是對著誰家的正房娘子,都該彎下膝蓋做好了奴才樣兒。”

  那安婉素來眼比天高,又在林家忍了不少妾室的罪,今兒見玲?瓏體體面面的站在廳中,一時又是高興安?u和自己一樣受苦,一時又是氣憤這樣的下賤人竟也能和她們這些高門貴女一樣伺候夫君,便忍不下這口氣,定要在這熙園當中將往日沒有的威風耍出來才罷。

  玲?瓏听了安婉的話,心中又羞又惱,卻不敢言語一句,只能又站了起來,侍立在一旁。

  而安?u和吳夫人同去鰈院中的路上,倒是平和多了。

  安?u親切的拉著吳夫人的手︰“夫人剛才似乎不想讓屏風那邊的人听見什麼。”

  吳夫人笑道︰“是啊,昨兒我又去順天府告官,不過卻是躲在一旁讓手底下的丫頭去告的,那大堂上面有溫玉閣的人和我對峙,還說從想容堂里賣出的東西害死了人,那人雖然帶著白幃帽看不清長相,但她的聲音,我卻能認得出來。”

  安?u沉吟,剛要開口詢問,門口卻有人驚呼道︰“這里是後宅內院了,你是外男,怎好深?入至此?”

10426 3634857 MjAxOS8wOC8yNC8jIyMxMDQy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24/10426_3634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