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349、日子(3更)

書名︰嫡狂之最強醫妃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墨十泗 更新時間︰2020-01-11 13:30:19

  喬越四人在巴木家叨擾了半個月。

  情非得已,實在是阿黎的身子太虛弱,溫含玉也已吃不消。

  自那夜他們在晚會上出現過而巴土那張小嘴巴逢人就說他家里有漂亮的阿姐阿叔阿伯,整個寨子的人都知道他們家里住了三個漂漂亮亮的人。

  不對,是四個。

  有個阿妹原本還瘦瘦小小像餓了好幾個月一樣,誰知過幾天再見到,竟然也是水靈靈的漂亮模樣。

  于是,這半個月來,每天都會有人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到巴木家來,或找巴木娘聊些家常,或找巴木爹幫忙干些活兒,或找巴木或是巴土說帶他們去玩兒的,無不是為了瞧上那四個漂亮得好像用手捏出來的完美般的年輕男女。

  尤其是晚會那夜沒注意或是沒瞧清的,那就更有勁地往巴木家跑。

  甚至有姑娘家三五成群地你擠著我我擁著你跑到巴木家樓下,或等著瞧喬越或梅良從屋里走出來,又或是讓巴木或巴土把人叫出來。

  而年輕的男子則是爭著搶著給巴木娘或巴木爹干活,就為了瞧上冷冰冰的溫含玉或是水靈靈的阿黎一眼。

  不僅是巴木巴土,就連他們爹娘都覺得自己家是自從恩人們住進來後就變得前所未有的熱鬧。

  便是入了夜,都還要有人挑燈來瞧的。

  喬越有些吃不消苗疆姑娘的熱情,以致他每日在巴木巴土的帶領下出去挑水心里都會覺得緊張。

  因為不管他去得多早還是多晚,又或是特意選了沒多少人去的時段去打水,在回來的路上都會遇到寨里的姑娘把他堵住。

  他覺得她們除了沒敢把手朝他身上踫之外,那一雙雙年輕又熱情的眼楮都快要把他盯穿了去,以致本是一刻鐘就能走完的路,他總是要在耗上半個時辰才能走完。

  他曾經作為征西大將軍,深受西疆百姓愛戴,沒少被百姓擁著,但像這般全是被姑娘家圍著的情況卻從未有過,如何能不讓他覺得尷尬?

  這挑水的事情本無需他做,只是他們四人在巴木家叨擾,總不能一事不干,梅良手有不便,阿黎身子虛,溫含玉不會干活他也不舍得讓她干活,所以他就不能什麼也不做,挑水砍柴這些活兒他便攬了過來。

  巴木娘見他每次挑水回來都有些面紅耳赤的,再看那些都追到家門前來的姑娘們,她不用想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她便讓他往後不用去了,讓巴木爹去就行。

  喬越自然沒有答應,而溫含玉也說不行。

  夜里的時候,喬越親吻著她的耳朵問︰“阮阮為何非讓我去挑水不可?阮阮可知我去挑水這一去一回的路不好走?寨子里的姑娘們太熱情了。”

  溫含玉環著他的脖子咬了咬他的唇,高興道︰“我就是想看阿越被她們圍得面紅耳赤的模樣的。”

  喬越︰“……”

  “證明我的阿越好看又完美,是個能把讓別的姑娘神魂顛倒的好男人,不過她們又只是看得到但摸不著得不到,阿越你可是我的。”溫含玉笑盈盈地說,最後還很是得意的“嘻”的笑了一聲。

  听著她這一聲得意的嘻笑聲,喬越無奈地翻了個身,不再讓她對自己上下其手,而是覺得應該由自己來小小懲罰她一下才好。

  至于梅良,除了懶洋洋地成日理所當然地窩在床上睡大覺之外就是讓阿黎帶著他去找酒喝。

  溫含玉叮囑過,至少半年他要滴酒不沾,否則傷口爛了別找她。

  阿黎也十分認真地盯著他,讓他連偷喝的機會都沒有。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道是不能喝酒,那聞酒香可以吧?

  這與其說是他讓阿黎帶著他四處去找酒喝,其實就是帶著他四處去聞酒香。

  巴木娘看他如此饞,便給他往屋里放了一壇酒,專給他聞著。

  而這找酒香聞的路和喬越挑水的路一樣,不好走。

  寨子里的姑娘像是分好了隊似的,一波一波的來,或近或遠地看,甚至還有沒把阿黎放在眼里的直接上來給梅良送帕子送耳環,甚至還有送腰帶送鞋子的!

  梅良每次去聞酒香回來,懷里都抱著各種禮物。

  與喬越不同,因為巴木和巴土都嚷嚷著讓所有人都知道,漂亮的阿姐是漂亮阿叔的婆娘,所有人都知道喬越已經成親,所以姑娘們再怎麼熱情,也都只是看著而已。

  梅良這兒,阿黎說了還不是他的婆娘,巴木和巴土就沒往外嚷嚷話,是以梅良就總收到姑娘家送來的各種各樣的東西。

  沒成婚的,根本攔不住姑娘們追求愛情的權利!

  尤其是梅良的眼楮,讓所有見到他的姑娘都覺得美妙,讓她們覺得他的眼楮好像就是寶石雕刻成的一樣,與烏離部族以及大部分人對他眼楮的看法都不一樣。

  而阿黎,非但不生氣不拈酸,反是高高興興地收下了這些禮物,回來的時候一邊整理好還一邊歡喜道︰“哎呀,真省事,好多東西都不用我們費心去準備了!”

  這也是她十分樂意帶梅良四處去轉悠的原因。

  當然,相較于姑娘們的熱情,男人們倒是不敢這般大膽,畢竟對方都是有主了的女人,但這也並不妨礙他們想瞧上一眼。

  特別是溫含玉,他們覺得她簡直美得不像話,偏生還冷冰冰的,以致她不過一記眼神從他們身上掃過,都能讓他們覺得心跳加速。

  只有溫含玉知道,她根本誰也沒看,她就是看看她的阿越是否回來了。

  不過,她能歡歡喜喜地看喬越被一群年輕姑娘圍得面紅耳赤,喬越卻看不得別的男人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雖然他們並不會冒犯,他心里還是覺得十分不舒坦。

  所以向來在人前不會與溫含玉親昵的他不得不在無數雙眼楮的注視下要麼親親她的額要麼親親她的臉頰,惹得她直接踮起腳尖來親親他的嘴,直教人看得面紅耳赤又一臉的艷羨。

  喬越這才心生愉悅。

  日子靜好,但他們終究是要離去。

  離開的前一夜,溫含玉又說到了他們的家,然後在喬越懷里安然睡去。

  他們離開的那一天,巴土拉著喬越的手哇哇地哭著不讓他們走。

  巴木也紅著眼。

  梅良從懷里摸出兩個小木人,送給他們兄弟倆,巴土這才沒有再哭。

  巴木爹和巴木娘將為他們準備好的行囊遞給他們,巴木娘不舍地紅了眼眶。

  她想跟他們說有空再來玩兒,可是她不能,苗疆的路不好走,能不來,就永遠別再來。

  她抱了抱溫含玉和阿黎,哽聲道︰“路上小心,永世安康。”

  永世安康,是她能給他們的唯一祝福。

  出發了。

10329 3634887 MjAxOS8wNi8yOC8jIyMxMDM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28/10329_3634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