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413章 落魄而歸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20-01-13 15:57:17

  旨意還沒宣讀完,平南王妃就軟倒在地。

  平南王自從遇刺身體每況愈下,行走不便,但這種時候必須到場,當听到太子羌被廢時胸腔內仿佛燃了一把火,燒得他神情扭曲、痛不欲生,偏偏吐不出一個字,喉嚨中只能發出呼哧呼哧的喘息聲。

  “王爺!”

  “王妃——”

  王府下人顧得了這個顧不了那個,場面一片混亂。

  衛雯如墜冰窟,巨大的打擊之下,連父母倒下都忘了反應。

  衛豐看著這一切,心里反而最平靜。

  從小到大,他一直活在兄長的陰影下,哪怕衛羌成為太子後對平南王府冷漠無情,在父母眼中也是最好的。

  當他喜好男風的事發,在母妃眼里就更成了扶不上牆的爛泥。

  母妃甚至說只要他與王氏生個兒子,就不再管他。

  這是把他當成什麼?難道他的存在只是為了替平南王府傳承香火?

  呵呵,他沒辦法喜歡女子,在母妃眼里就連個人都不算了,只是個生兒育女的工具。

  現在好了,父母視為驕傲的長子被退回了王府,他倒要看看以後母妃對衛羌是個什麼態度。

  這一刻,衛豐甚至覺得解氣。

  世子妃王氏立在衛豐身側,把他的反應看在眼里,忍不住渾身發抖。

  王府天都塌了,世子居然無動于衷。

  她還奢望世子能改好,現在看來根本沒有指望了,這就是個腦子有問題的。

  夫君靠不住,王府在太子被廢後能不能靠住也難說,她的命怎麼這麼苦呢!

  王氏哀憐自身,倒是哭得情真意切。

  衛羌帶著曾經的太子妃,現在只能被稱為喬氏了,回到平南王府時只跟著兩輛馬車。

  兩輛馬車中裝的就是入主東宮八年來最後能帶走的東西,不可謂不淒涼。

  到這時,衛羌還沒緩過神來,下馬車時險些栽倒。

  “主子,您小心啊!”竇仁把衛羌扶住,眉梢眼角掩不住喪氣。

  喪氣之余,是劫後余生的恐懼與慶幸。

  東宮那些伺候殿下的宮人不是被處死就是被貶到浣衣局那種見不得天日的地方,用不了多久也是熬死的下場,他能隨著主子回到平南王府算是幸運了。

  平南王府啊——竇仁扶著衛羌,看一眼王府大門,

  八年前,他就是從這里陪著主子進宮去的,帶著無限風光,而今卻灰溜溜回來了。

  這一刻,竇仁恨不得放聲大哭。

  被火鍋燙,被鵝擰,這些算什麼,現在才是真的悲慘。

  可偏偏他連放聲哭的資格都沒有。

  這麼多主子等著哭呢,哪輪得到他一個奴婢。

  接到衛羌回來的消息,平南王妃還是強撐著起來了,一見到衛羌忍不住掩面痛哭。

  衛羌麻木站著,毫無反應。

  喬氏牽著女兒的手,向平南王妃見禮。

  平南王妃拿帕子擦了擦眼淚,冷淡道︰“既然回來了,以後就安心住下,照顧好你男人與婉兒。”

  喬氏微低著頭應下︰“兒媳知道了。”

  平南王妃視線下移,落在被喬氏牽著的女童身上。

  這是衛羌與喬氏唯一的女兒,乳名婉兒,如今也是平南王府唯一的孫輩。

  平南王妃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好久沒見婉兒了,婉兒還記得祖母嗎?”

  女童面露疑惑︰“您不是三祖母嗎?”

  母妃曾經說過這是父王、母妃的三嬸,她一直叫三祖母的,現在怎麼叫祖母了?

  女童天真的問話刺痛了在場所有人。

  平南王妃笑容一收,強撐起來的精神氣登時沒了。

  喬氏用力捏了一下女兒的手︰“婉兒,這就是你祖母,以後不要亂說話,听到了麼?”

  婉兒似懂非懂點點頭,又問︰“那祖父呢?”

  既然三祖母成了祖母,三祖父就是祖父了吧?

  “你還有完沒完!”衛羌突然沖婉兒吼了一聲。

  婉兒往喬氏身後一躲,小聲抽泣起來。

  喬氏咬了咬唇,壓著惱火道︰“婉兒還不懂事,你心里不痛快就對我來吧。”

  衛羌死死盯著喬氏。

  平南王妃剛要說話,門口就傳來動靜。

  “王妃,王爺請——”來傳信的下人猶豫了一下,“請大公子過去。”

  衛豐就站在屋中,听到這聲“大公子”竟覺得十分痛快。

  曾經的太子殿下成了大公子,還不如他這個世子,也不知衛羌想沒想過有今日。

  “王氏。”

  “兒媳在。”

  “你去安排一下你大哥、大嫂住處,先把你大嫂和婉兒安頓好。”

  王氏應下。

  平南王妃與衛羌一同去了平南王屋里。

  衛豐懶得留下與王氏說話,抬腳跟了過去。

  平南王精神剛剛受到重創,此時看著如風中殘燭,隨時有咽氣的可能。

  一見衛羌進來,平南王就抬手指了指他。

  衛羌麻木著行了一禮。

  平南王張口,含含糊糊說了一串話。

  衛羌听不懂,也沒心情听,立在原地毫無反應。

  伺候平南王的下人開口道︰“王爺是問……您為何對付駱大都督……”

  廢太子詔書中,陷害朝廷重臣是衛羌被廢的最主要罪名。

  而這是朝廷上下都想不通的。

  太子吃飽了撐的麼,這麼迫不及待對付錦麟衛指揮使?

  現在好了,把儲君之位折騰沒了。

  嘶——這樣看來,駱大都督真是惹不得啊。

  太子被廢給朝廷上下帶來的影響暫且不提,眼下衛羌听了下人轉述平南王的話,眼皮微顫沒有吭聲。

  為何對付駱大都督?

  因為他想要駱大都督的女兒駱姑娘,駱大都督一日不倒台,他就不可能得償所願。

  他運道太差,失敗了。

  “說!”平南王顯然氣急了,吐出的這個字竟然很清晰。

  衛羌面無表情看著平南王,心中是滿滿的恨。

  他有今日,歸根究底是因為父親當年絲毫不顧及他的感受殺了洛兒。

  如果洛兒還在,他怎麼會對駱姑娘動了念頭,從而與駱大都督對上。

  平南王睜大雙眼死死盯著衛羌,從那雙眸子中找不到一絲愧疚,只看到滿滿的怨恨。

  這個畜生把大好局面弄成現在這樣,還反過來怪他?

  這個念頭一起,胸腔那團火就洶涌而上。

  平南王嘴一張,噴出一口血來。

10247 3635346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35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