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409章 如願以償

書名︰掌歡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葉 更新時間︰2020-01-11 13:22:14

  王三姑娘,也就是現在的王氏醒來時,守在床邊的丫鬟發出驚喜的喊聲︰“世子妃醒了!”

  很快幾個丫鬟婆子快步進來,圍著王氏噓寒問暖。

  王氏直勾勾盯著帳頂銀鉤,神色木然。

  她的思緒,還停留在昏倒前。

  世子……養男寵?

  在成親前就養了?

  王氏心頭升起幾分明悟。

  怪不得花燭夜世子倒頭就睡,怪不得這些日子從沒踫過她,只想讓她打地鋪。

  原來世子是個好男風的!

  一名平頭正臉的丫鬟走進來,略略屈膝︰“世子妃,王妃請您過去。”

  王氏還未回神,就被丫鬟們扶起來整理衣衫鬢發,擁著去了正院。

  平南王妃也醒了,無精打采歪在美人榻上,瞧著像是老了數歲。

  “王妃,世子妃到了。”

  平南王妃點了點頭。

  片刻後,王氏走了進來,屈膝行禮︰“母妃。”

  平南王妃盯了王氏一瞬,對衛雯道︰“雯兒,你先出去。”

  守在一旁的衛雯站起來,一聲不吭走了出去。

  屏退下人,平南王妃緩緩開口︰“王氏,世子……究竟對你如何?”

  王氏陡然漲紅了臉,屈辱涌上心頭。

  “這個時候了,你不要再瞞我。”

  王氏抬眸,眼中含淚︰“世子他,他從未踫過兒媳……”

  平南王妃用力抓了一下扶手,臉色越發蒼白︰“這個混賬!”

  好男風者自古有之,可像次子這樣連新婦都不踫的,簡直聞所未聞。

  這個孽子是要平南王府絕後嗎?

  想到平南王糟糕的身體,長子冷漠的態度,次子荒唐的喜好,一股腥甜涌上平南王妃喉嚨。

  平南王世子當街搶了駱姑娘面首的事很快傳遍了京城大街小巷。

  這其中,受到沖擊最大的就是世子妃的娘家——王少卿府上。

  王少卿連日來那點揚眉吐氣這一刻被打擊得支離破碎,忍不住對著王老夫人抱怨幾句。

  “我說齊大非偶,你偏偏不听,現在好了,人人都笑咱們家攀高枝最後摔得鼻青臉腫……”

  沒等王少卿抱怨完,王老夫人就呸了一聲︰“老爺現在馬後炮了,當時不也春風得意嘛,還說下次狩獵再不擔心搶不到野豬了。”

  王少卿老臉一熱,瞪老妻一眼甩袖出去了。

  王老夫人生悶氣,等大太太來請安時就沒見。

  大太太吃了個閉門羹,在下人們異樣的眼神中強撐著回了房,氣得砸了茶杯。

  失魂落魄往美人榻上一坐,大太太仿佛能听到下人們議論什麼。

  “嘖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太太一心為三姑娘打算搶了大姑娘的好親事,結果嫁了個只愛男人的……”

  “就是啊,三姑娘當上世子妃雖然風光,可要是不受世子待見,將來連個一兒半女都無有什麼用呢。”

  ……

  大太太猛然起身,又坐下了。

  女兒遇到這種事,娘家本該上門討個說法,可偏偏對方是王府。

  大太太想到此時寶貝女兒的委屈就心疼,再想到自己成了人們茶余飯後的笑話更是肝疼,一口氣憋在胸腔里上不來下不去,算是體會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

  而王大姑娘與王二姑娘就是另一種心情了。

  王大姑娘的閨房里,王二姑娘把門窗關好,才撲到姐姐身上︰“大姐,你听說了沒?這門親事當初被三妹搶了去,可真是萬幸!”

  看著一臉後怕的妹妹,王大姑娘溫柔笑了︰“是啊,真是萬幸。”

  王二姑娘眼里的歡喜幾乎要溢出來︰“大姐,按說三妹遇到這種糟心事我該同情的,可不知怎的心里只有爽快……”

  她覺得自己不是那種惡毒的人,可現在就是想哼小曲兒,忍都忍不住。

  王大姑娘含笑看著王二姑娘,看得王二姑娘不知該不該羞愧一下時,輕聲道︰“其實我也覺得高興。”

  她也不是聖人,多年來被繼母磋磨,被三妹擠兌,如今二人倒了霉,難道要去同情安慰嗎?

  听了姐姐的話,王二姑娘鼻子莫名一酸,挽住了王大姑娘胳膊︰“大姐,以後咱們會越來越好吧?”

  王大姑娘堅定點頭︰“會的。”

  三妹的親事成了一樁笑話,祖母對她們姐妹的親事就會慎重起來,別的不求,尋一個家風清白、人品靠譜的夫婿,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大姐,不如今晚咱們去有間酒肆吃酒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應該慶祝一下。

  王大姑娘拍拍妹妹的手︰“改日吧,這個時候去要被人議論的。”

  消息晚上一步,傳到了東宮。

  “真是荒唐!”衛羌當著宮人的面發了火,內心卻沒有起多少波瀾,甚至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近來發生的一樁樁事,他已經隱隱察覺父皇對他的不滿,這個時候平南王府越不成器,反而能減少他的壓力。

  若是平南王府蒸蒸日上,人才輩出,父皇恐怕會更忌憚。

  不得不說,衛羌料中了永安帝的心思。

  當周山把平南王世子的荒唐事稟報給永安帝後,永安帝命人給平南王妃送去了慰問補品,並以皇伯父的口吻讓內侍傳達了對衛豐的訓斥。

  這樣一來,百官勛貴對平南王府的看法就微妙了。

  平南王世子是個不爭氣的,不過有太子啊!

  只要太子順順當當,平南王府就敗不了。

  等這場沸沸揚揚的熱鬧漸漸平息,成為翰林院修撰的新科狀元甦曜被上峰叫到一處茶樓喝茶,得知了平南王府有意選他為儀賓的消息。

  所謂儀賓,便是郡主夫婿。

  甦曜一時沉默。

  上峰隱晦勸道︰“平南王府只有一個小郡主,品貌出眾,深受王爺、王妃喜愛,將來王府定然對唯一的女婿十分器重……甦修撰不妨好好考慮一下。”

  兒子不爭氣,可不就要全力支持女婿了。

  甦曜笑道︰“婚姻大事還須父母做主。”

  “听說令尊快到京城了吧?”

  “前些日子接到信兒,三五日內應當就到了。”

  上峰笑起來︰“那正好可以好好商議一下。甦修撰,目光要放長遠啊。”

  月余後,傳出了狀元郎甦曜與平南王府小郡主定親的消息。

10247 3634886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3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