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 75 章

書名︰咬痕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時間︰2020-01-13 16:26:20

  第75章

  看著轎車噴出一團尾氣然後揚長而去, 沒入車尾燈匯成的長河里,Vio資本的職員們在寒風里僵立許久。
實在是方才看見的那一幕給他們心靈帶來的沖擊太難以用語言表達,所以到車尾氣都看不見了的時候, 他們才將將回過神來。
不知道誰先開的口︰
“這也就……太熟練了吧?”
“誰說不是呢。”
“我還是第一次見秦總這麼,听話啊。”
“可別亂用詞,听見這個詞按在秦總身上我都覺得驚悚。”“是吧,我也這麼覺著。”
“可剛剛那狀態確實是听話啊,秦助理甚至都沒說什麼,他就直接跟進車里去了。”
“這才是真正地長了一張余生無憂的初戀臉啊,真叫人羨慕。”
“得了吧,你自己羨慕去, 我才不羨慕呢。被人當替身, 到死也是替身, 再愛她寵她有什麼用, 還不是把她當另一個人的影子這麼活著不可悲麼?”
“噫, 你不會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吧?”
“你……你才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呢!”
“不過, 也難怪秦情現在在公司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就看剛剛那場面, 這枕邊風恐怕已經把秦總給吹迷瞪了。”
“…………”

  那些議論聲乘著風和酒意,或多或少地漏進欒巧傾的耳朵里。
欒巧傾站在馬路邊上, 撇了撇嘴︰“什麼枕邊風,吃都沒吃到……他倒是想被吹枕邊風, 有那福氣麼。”
楚向彬恰巧結束了和雋升律所那邊的最後一點客套, 出來以後走到欒巧傾身旁, 這句話不偏不倚落進他耳朵里。
他瞥過去, “你倒是替秦樓操心。”
“呵呵!誰替他操心啊?我那是……”欒巧傾本能反駁, 扭過頭對上楚向彬的臉,她又停頓了下, 難得有點不自在的情緒,“謝、謝謝你今晚給我擋、擋酒啊。”
說著話,欒巧傾臉上飄過去一點可疑的紅暈。
楚向彬眼神微閃了下,隨即只听見風里被酒意燻染沙啞的聲線低笑了聲,帶著點調笑和嘲弄,“不就是喝了個跨年酒,怎麼還把欒部長喝結巴了?”
“?!”
欒巧傾剛攀上心頭來的那點赧然頓時被一盆冰水澆得一絲不剩,她磨了磨牙,轉頭怒視楚向彬︰“你才結巴呢!”
楚向彬不陪她玩這種幼稚的小學生互懟,只笑了聲,沒說話。
“……”
欒巧傾把這聲笑自動解讀為嘲弄,頓時更加來了點莫名羞惱躥上來的火。

  她回頭看了一眼楚向彬出來的方向,然後轉回頭,抱起手臂冷笑了聲,“楚總剛剛干嗎了,和雋升律所的余總友好交流去了?”
楚向彬垂眼看向她,沒說話,算是默認。
“我印象里,楚總以前可不是這麼一位愛搞娛樂生活的人啊?包括在公司也是,怎麼覺著你這次回來以後,脾氣都好多了?”
楚向彬看了她兩秒,笑著轉開眼,“想嘲諷什麼就直接嘲諷,別拐彎抹角了,這也不是你的性格,欒部長。”
欒巧傾臉一紅,“你知道我什麼性格……不對,你也知道我要嘲你了?我看你原本在公司都敢和秦樓對著干,還覺得你有點氣節呢。結果怎麼就去勤銳溜達了一趟回來,連那點傲氣都磨掉了?”
楚向彬默然兩秒,眼簾一掀,“那你猜是為什麼?”
欒巧傾一噎,“我哪知道。”
楚向彬輕聲︰“因為有所求。”
“求什麼?”
“……”
欒巧傾想了想,“股權?我听說秦樓要許給你Vio的一部分股權了。”
楚向彬無聲一嘆,未置可否。
欒巧傾以為他是默認,更不屑地撇了撇嘴角,“沒想到你也是個為五斗米折腰的……雖然Vio的股權現在比五斗米值錢太多太多了,但你也不缺這點能力或者錢,干嘛這麼想不開?”
“欒部長現在是以Vio人事部部長的身份勸我改投別家公司?”
欒巧傾一噎,“我可沒說這話。”過兩秒她反應過來,豎起眉頭,“你是我的頂頭上司我管得到你麼我?”
楚向彬笑著點點頭,“難得你還記得,從你平常跟我說話的態度里,我還真覺不出來。”
“干嘛,非得我恭恭敬敬喊你楚總萬福?”欒巧傾斜了他一眼。
楚向彬笑,“不用,直呼名字都可以。”
“……你怎麼突然這麼好說話?”
“你是秦樓宋書的妹妹,我現在有所求、想在Vio混下去,不該捧著你?”
欒巧傾一琢磨,恍然大悟,她嬉笑著拍拍楚向彬的肩膀,“可以啊小楚,有覺悟。”
楚向彬眉毛一挑,“……小楚?”
“你說直呼名字都可以的,這樣叫不行麼?”
“……”

  楚向彬沉默良久,慢慢笑開。眸子里黑漆漆的。
“行,當然行。……以後有你叫的時候。”
“?”欒巧傾茫然地回過頭,“你剛剛說什麼,聲音太小我沒听清?”
楚向彬抬了抬手,“沒什麼。我給你當司機,送欒部長回家吧。”
欒巧傾剛想拒絕,想了想自己佔好的便宜得鞏固鞏固,免得明天起來楚向彬再裝忘了。
她展顏一笑,得意地笑。
“行啊,走吧小楚。”
“……”
楚向彬垂眸莞爾,領著欒巧傾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了。

  另一邊。
公司派來接秦樓的專車內。

  秦樓今晚悶不做聲地就著醋海翻波給自己灌酒,確實灌得有點多了。
前面跟著宋書鑽進車內完全是依靠本能宋書用的沐浴露和身體乳,味道是他最熟悉的淡淡的睡蓮混著檀木清香,洗發水則是紫羅蘭的香氣。
所以一嗅到這味道,他憑本能覺著自己守了好幾年的網子終于把蚌殼給逮到了,循著氣息關了“網籠”進來。
然後人被宋書往車里牽進來,倚在她肩窩蹭了蹭就又睡過去了。

  宋書沒怎麼見秦樓喝醉過,第一次見就是剛回國到Vio辦入職那天,在23層摸著黑擔著驚受著怕,她也根本顧不得注意那人醉酒後是個什麼模樣。
此時車里除了司機就只有他們兩個,左右無事,宋書便轉過頭去,安靜地看著倚在自己肩上睡著的男人的眉眼。
拋開秦樓那瘋子脾性不談,這人生了一張極好看的臉,宋書沒見過他親生父母的照片,但料想這種頂級基因匯聚一身的情況下,也一定都是翩翩公子和窈窕美人的結合體。
睡著時他眼簾安靜闔著,于是最出彩的就成了那筆直修挺的鼻梁,加上膚色冷白,更像是用最矜貴的羊脂玉一點點雕琢出來的。
瘋子安靜下來,其實更像個睡美人啊……

  宋書心里想著,無意識地抬起手指,順著視線,隔著一兩公分的空氣,慢慢滑下那人的鼻梁曲線。
只是滑到一半宋書驀地醒神,眼神重歸清明後,她看著自己還抬在半空的手,有點哭笑不得︰一定是最近和巧巧待在一起時間太久了,她那點花痴都快傳染給自己了。
宋書這樣想著,就準備收回停住的手只是不等她真移開幾分,她眼前影兒一閃,然後她的手腕就被緊緊地鉗制住了。

  宋書怔了怔,隨即抬眼,正撞進一雙黑漆漆的眸子里。
眼楮的主人還靠在她的肩上,見宋書沒有掙扎的意思,秦樓嘴角一勾,慢慢支起身。
他薄唇微動,聲音是被酒精浸染過的沙啞,還帶一點個人氣質十足很是瘋勁兒的笑意。
“小蚌殼,你剛剛是不是想趁我睡著,對我做點什麼?”

  宋書被拿捏著手腕也沒什麼情緒變化,只安安靜靜地垂眸看著他。盯了大約五秒鐘,她神情間終于有了點變動。
宋書微微挑眉,“你之前在裝醉?”
“沒有。”秦樓否認。
“那現在怎麼已經清醒了?”
“抱著你就醒酒了。”秦樓說得面不改色,“而且準確來說,我現在還不夠清醒。”
“?”
“我知道我在說什麼,做什麼,但是它們不太听大腦擺布。”秦樓停頓了下,“也可能是大腦現在有點興奮過度。”
宋書輕狹起眼角,不知道是不是判斷秦樓這番話的可信度。

  秦樓也不抗拒,索性側著身倚到真皮座椅的靠背里,任宋書目光打量著自己。
過了片刻,宋書垂眼,點點頭,“好吧。那現在你可以把我的手放開了?”
“……”
順著宋書目光的示意,秦樓的視線也落到被他握著的宋書的手腕上。
秦樓看了兩秒,抬眸,無辜地眨眨眼︰“我說了,它們現在不听我的大腦擺布。”
宋書︰“。”

  宋書一直知道,秦樓若是玩起無賴來,那她也是沒辦法和他計較的。抓抓手腕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宋書索性隨他去了。
今天下午到晚上陪著楚向彬小組的職員折騰了兩攤,宋書也有點乏。秦樓安靜地在旁邊盯著她,宋書習以為常,只放松身體倚到自己的座椅靠背上。

  “我們這是去哪里?”車里安靜半晌,秦樓突然問道。
宋書看了看窗外。
而駕駛座一直裝木頭人的司機終于小心地抬眼看了一眼後視鏡,“秦總,我來送兩位回公司。”
秦樓默然兩秒,才慢慢皺了皺眉,“回公司?”
“是。”“不回公司。”秦樓側過臉,這話壓得低而余音繾.綣,顯然是對身旁人說的了。
宋書回眸看他,“那去哪里?”
秦樓眼楮亮了起來,“你不是要去余家拜訪伯父?”
宋書一默,“今天不適合去,而且,余叔也不會想見到你。”
“我還不想見到他們家的人呢。”秦樓輕嗤了聲,然後貼上來,“小蚌殼,我陪你回家吧。”
“……?”宋書一怔。
秦樓朝她眨了眨眼。

  *

  車停到車位里,看著不遠處的連棟別墅前在夜色里亮起的那盞小燈,宋書深深地嘆了聲氣。
她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答應陪秦樓一起回來。

  臨下車,宋書認真提醒︰“你想今天來的心意我能明白,不過如果你真想要給他們留個好印象的話,那記得把你的酒勁收住了。不然弄巧成拙,別怪我沒提前提醒你。”
秦樓耷拉下眼皮,一副受氣委屈的情緒,“我有那麼讓你不放心嗎?”
宋書欲言又止地看了他兩秒,最後還是誠實戳破︰“你自己回憶一下。在和長輩相處這件事上,你什麼時候有過一次能讓人放心的言行舉止了?”
秦樓︰“……”
秦樓一秒收走了自己之前的委屈情緒,轉向司機,“你在車里等吧,有事會叫你。”
司機不知道這話題怎麼突然就飛到自己身上,茫然地點點頭後,就看著他們老板若無其事地牽著小助理下車去了。

  這一趟回家臨時起意,從停車區走向聯排別墅的礫石小路上,宋書一直思索著該如何表達,才能待會兒在秦家父母開門時,不讓這個“驚喜”變成驚嚇。
她正想著,發覺身旁的腳步聲似乎慢了下來。
宋書停住身,回眸,“……怎麼了?”
秦樓望著和秦情家的小別墅聯排的那一家的院子里,微微皺眉,“上次我來的時候,不記得這院子里栽了這麼多金桂銀桂?”
宋書順著秦樓的目光看過去。
隔壁院子里不知道什麼時候矗立起一片小的溫室花房,看起來保溫效果做得很好,亮著的溫室小燈下,那幾棵樹上,還真見得到星星點點的淡金黃色的和白色的小花兒綴在綠葉間。
宋書看得意外,“是有點奇怪,張爺爺喜歡花草,但是孫奶奶不太喜歡,這種大株的木科植物還是第一次見他們種呢。”
秦樓輕眯起眼,“應該是特意從外地移植過來的,而且經過專業培育不然這個季節,即便是在花房里也不可能開得這麼馥郁。”
宋書︰“你好像對它們很熟悉?”
秦樓回眸深看了宋書一眼,“秦梁喜歡。”
宋書愣了下。
這一瞬間,在兩人的對視里,不約而同的某種情緒或者說預感拂了過去。

  這一角小路安靜幾秒。
遼闊的夜色外,那些跨年將近的音樂聲和人潮聲從很遠的地方被吹來。
宋書將耳邊垂下的碎發攏到耳後,她伸手勾住了秦樓的手,“興許只是你想多了。”
秦樓沉默兩秒,笑意微冷,“最好是。”
“我去敲門?”
“……”秦樓想起此行重點,他輕吸了口氣,慢慢調整好情緒,“好。”

  宋書按下庭院外的門鈴。
沒一會兒,門鈴旁邊的小擴音器發出接通的聲音,里面傳出梅靜涵算得上溫和的聲音︰“你好?”
“媽,”宋書開口,“我回來了。”
“囡囡?”梅靜涵驚訝又欣喜地出聲問,“你怎麼突然回來了都不跟媽媽說一聲?你等一下啊,媽媽出去給你開門。”
“……”

  幾乎是門鈴這邊剛掛斷,別墅正門就被打開了,梅靜涵走下台階,順著院子里的小路快步走到院門外。
她還未開口,就先見到了宋書身旁的秦樓。
“伯母好。”秦樓此時表現絕對稱得上溫良恭馴,提著來之前路上備好的禮盒,半低著頭。連頭發絲都透著“乖巧”。
梅靜涵回過神,有些嗔責又無奈地瞥了宋書一眼,然後才拉開門,“秦樓也來了?你們一起過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說一聲,家里什麼都沒準備。”
“不用準備,我們已經在公司聚餐里吃過了,之前通話不是跟您說了嗎?”宋書挽上梅靜涵的手,眉眼微彎。
梅靜涵說︰“那電話掛得匆忙,也不跟我說要來啊?”
“臨時起意,沒想到會結束那麼早。”宋書笑著解釋。
梅靜涵沒再說什麼,只是回頭看了眼安分地跟在兩人身後的秦樓,“秦樓穿得這麼單薄,趕緊進家里吧。”
“謝謝伯母,我沒事。”

  三人前後寒暄著上了台階,從別墅正門進到玄關,秦樓和宋書換著鞋的時候,往里走的梅靜涵突然想起什麼,“哦對,家里來客人了,比我們年紀還得長一輩呢,剛好你們過來問個好。”
宋書身影一頓,“什麼客人?”
“就是隔壁你喊孫奶奶和張爺爺的那老兩口,今年冬天就搬去跟兒子兒媳住一個城市了這房子已經轉手賣掉了,新搬來一位老爺子,人挺和樂,就是獨居好像也沒個伴兒。過年嘛,人多熱鬧,今晚我和你爸就特意請他過來一道吃頓晚飯。”
“……”

  新來的獨居老爺子,這個時機,再加上那品種和培育看起來都很昂貴的金桂銀桂樹……
宋書和秦樓對視了眼。

  不等他們問什麼,客廳通往隔壁茶室的走廊里,傳來秦嶼崢和人交談的聲音。
“應該是我家囡囡回來了……”

  伴著話聲,秦梁的身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里。

10155 3635350 MjAxOS8wNC8xOC8jIyMxMDE1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8/10155_3635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