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兩百九十五章 反擊

書名︰山河盛宴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天下歸元 更新時間︰2020-01-11 10:14:19

  不斷有人影沖上,倒下,血線在空中飛掠如火。

  司馬離咳嗽越來越弱,血越流越急,站在弩機前的背影越來越彎,最後整個人都伏在了弩機上,靠手臂和半個身體的力量,壓著機簧擊發。

  但不論他如何衰弱,瀕臨死亡,始終都未曾倒下。

  始終在上弦,上箭,放箭,哪怕越來越慢,但沒有一個人,能越過那架巨弩,沖上半山平台。

  共濟盟剩余的漢子們,在這段他用性命拖來的時間內,都進入了小院,從後窗攀繩而下,鳳翩翩試圖掙扎,被文臻一肘擊昏,拖了進去。

  她最後踏進院牆已毀的院子時,回看一眼。

  正看見司馬離將最後的幾根箭,想要艱難地一起裝進弩機,但是那種弩機雖然可以多箭擊發,卻需要高手巨力才能做到,司馬離平時自然沒問題,此刻卻已經是強弩之末,手抖出顫影,背上的血如溪流般順著弩機鐵黑色的機身,汩汩流入身下同樣黧黑的土地里。

  文臻只看了一眼他弩機箭頭對著的位置,就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而此時對方也看出了他想射壞斜對面最後一台弩機,自然也下了決心。無數人從黑暗的掩體背後涌出來,不顧一切攀爬上司馬離面前的那架弩機,要將他斬于刀下。

  而司馬離用盡全力也無法把剩余的弩箭一起發射,不由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

  文臻忽然一把抓過在廊下瑟瑟發抖的八哥,將一個小袋子栓在它爪子上,指指司馬離,又示意它︰“輕輕飛,不能晃蕩。”

  八哥不情不願地翻白眼,剛想罵,文蛋蛋骨碌碌在它頭上滾了一圈。

  八哥立即咽回對文臻所有女性長輩的問候,振翅飛起,穩穩地飛到了司馬離背後,腳爪探出,敲了敲他的背。

  那個小袋子落在司馬離的手里,他看一眼,眼楮便亮了起來。

  但他並沒有放棄裝弩箭的動作,相反,他無視那些即將爬過自己弩機的人,做出了即將擊發的姿勢。

  弩機是軍方重器,造價高昂,全東堂也不過三十台,一半以上在天京,弩機的機手以及直屬長官對弩機具有全權責任,一旦出現非戰損弩機損壞,要承擔相當重的責任。

  司馬離看來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想要拖時間,想要報復,就要把打擊目標集中到弩機上,如果今晚所有的弩機都被毀,這一支軍隊回去也討不了好。

  “嗤。”一人越過了他的弩機,一刀砍在他肩膀上。

  司馬離沒動。

  又一人翻過,長刀橫削,司馬離不能離開,只能勉強一躲, 嚓一聲,半只胳膊離開他的身體,翻滾著落在地上。

  司馬離還是沒有動。

  用僅剩的手臂,依舊在緩緩拉著弩機的扳機。

  更多的人翻了過來。

  一刀,又一刀,無數刀。

  亂刀飛舞,血流成河,月夜下的蒼白半山,半山盤旋的黑色彎道,鐵青色的山壁,未散的灰霧,森冷的殺器,如殺人蟻一般密密麻麻的人群,鮮紅的花與血。

  這一幅既淒且艷的畫面。

  這是文臻在最後準備離開前,看見的畫面。

  她還看見人群中,那血肉橫飛已經沒了人樣的司馬離,最後緩緩伸出半截殘臂,對她比了個手勢。

  他缺了手,也缺了手指,那個手勢已經看不出意義。

  但文臻已經看懂了。

  隨即,“轟”地一聲。

  一聲爆響,聲撼天地。

  是比先前那些粉末爆炸更加凶猛的動靜,整座五峰山都似乎在這聲巨響中顫抖,所有人瞬間失聰,眼里看過去的天地都似乎起了褶皺。

  那個小袋子里,是經過原工字隊研究改良過的火藥彈子,更純,更凝實,殺傷力也更大。

  文臻本來準備留著萬一遇上西川軍隊使用,卻在此刻,給了司馬離。

  半山平台上騰起黑紅色的焰火,團團如一朵可噬人命的巨大毒菇,毒菇的中央噴濺出無數的血肉泥濘,殘肢斷臂,在真正的災難之前,並沒有想象中的狂呼亂喊,一切都在瞬間被吞噬,一切都在天地震響那一刻進行。

  並就此結束。

  整座山崖上下皆沉默。

  忽然又是轟然一聲,一道電光劈裂天際。

  似壯行的擂鼓,奏雄壯的挽歌。

  竟然下雨了。

  山間雨來得快,電光剛剛閃過不久,雨水便攜雲而來,嘩啦啦一陣猛澆,將所有人澆了個透心涼。

  飛流峰平台上的血肉,被狂雨攜去,順著那些被弩箭刻畫出的淺淺溝渠,緩緩流入山川大地。

  來年花更葳蕤樹愈直。

  此刻大雨很難說清對共濟盟諸人有利還是有害,掩蓋了其余峰頭的刺客發出的各種聲音,方便他們更快地解決那些沉睡不知的人們;而對此刻的飛流峰半山平台來說,雷聲和大雨將剛才那一幕黑煙和狂血都瞬間卷去,甚至給方才那一聲爆炸的巨響做了天然的掩護,以至于其余山頭的刺客們,都以為那一聲也是一道雷,並沒有立即趕到半山平台來。

  這雨來得奇怪,文臻卻沒有時間去傷感或者驚嘆,那一聲巨響里,她探頭看一下底下的情況,將勾在窗台上的鉤子取下,換成繩索纏在了屋中的柱子上。

  那一聲巨響里,她最後一個縱身一躍,在暴雨中跳下後窗。

  那一聲巨響,震醒了被幫中兄弟背下去的鳳翩翩,她卻並沒有回頭,只將頭深深埋在那兄弟的背里。

  那漢子咬牙一聲不吭,滿臉的水也不知道是雨還是淚。

  文臻下崖,低頭一看,最前面負責帶路的易人離厲笑,已經下了半崖,卻按照她的吩咐,沒有一直下到崖底,而是在半崖處,轉過一個彎,能夠看到索道的地方,投出勾索,經過幾次試探後,勾住了一條沒有被破壞過的索道鐵鏈。

  索道口正常情況下是不能走的,一來肯定有人守株待兔,二來籃筐和鐵索一定都受到破壞,所以文臻選擇後山下崖再上索道,對方趕時間,不會來得及破壞所有索道,有些不是上下山關鍵索道的鐵鏈,可能還是完好的。

  果然厲笑已經用勾索試了出來,幾條勾索勾在橫山鐵鏈上,輕功好的直接蕩過去,輕功差的就慢慢爬。

  上了索道,會分發吊環,就是上次燕綏帶著文臻一路滑過去的吊環,又做了一批,就是為了預防萬一,畢竟身在匪窩。

  五峰山大,再多的軍隊也不能徹底封鎖全山,但是所有明面上的逃生道一定都被死死把守,在上山,下山,半山平台都走不通的情況下,以別人想不到的方式上索道並進入別人都想不到的峰頭,是唯一的辦法。

  文臻抬頭看了一陣,覺得自己的運氣很好,因為沒有問題的那一條索道,恰恰是通往燧峰半山的。

  她記得英文下山前說過一句,燧峰有密道。

  既然那條索道沒有被破壞,說明英文探出的道路是絕密的,屠絕也不知道。

  底下的人在著急地向文臻招手,在他們看來,文臻出來得太遲了,很容易被追兵追上。而且大家順著一個個向下爬,想超越都不能。

  文臻提氣向下,雖然大家催促得厲害,她卻爬得很慢,動作也很輕,看上去像是怕把繩子拽斷一般。

  但大家都知道這繩子摻了極其柔韌的金絲和蛟筋,斷不了的。但也只能干著急。

  最後一個人也蕩上了索道,眾人一邊滑一邊伸長脖子焦灼地瞧她。

  文臻听著身後的動靜。

  平台上炸死了一大批,但是那麼大的動靜,雨也遮擋不住,附近還是會有人趕來增援的。她已經隱約听見了上頭雜沓的腳步和呼喝之聲。

  而此時雨也很突兀的停了,山間的雨果然來得快也去得快。

  沾了水的繩子和索道都很滑,她爬得越發小心,爬到一半的時候,頭頂傳來呼喝之聲,繩索震蕩劇烈。

  很快就有人順繩而下,爬得比她快多了,很快離她便不過丈許。

  索道上一片驚呼,連厲笑都驚得大叫︰“快啊三娘!”

  文臻忽然松了繩子。

  驚呼聲里,她在落下的那一瞬,已經又拋出一條勾索,勾在了索道上。

  但是她沒有急著蕩過去,而是掛在繩索上,面對著小院的方向,好像在靜靜等待。

  山風在深谷間擺蕩,嘯聲如唱。

  文臻略有些單薄的身子在風中也在微微搖晃,像一葉飄搖的草。

  眸子里的笑意和冷意卻凝練森然如這千百年不崩之崖。

  眾人本來著急想要她快一點,這一刻卻忽然感覺到了什麼,也都安靜下來,一邊迅速逃脫一邊等待。

  那條繩索上那些黑衣人快速地爬了下來,順著繩子一長條如密密麻麻的螞蟻,最前面的已經接近文臻,且也準備周全,從腰後掏繩索。

  卻忽然轟然一聲。,

  不是火藥彈爆炸那種震天的巨響,是極其重的重物戛然斷裂倒地的聲音,隨即那條掛滿了人的繩子飛快地向下滑去,猝不及防的人們慘呼著向崖下墜去。

  也有人武功比較高試圖抓著崖壁,但隨即上頭便飛出一根巨柱,順著崖一路滾下去,轟隆隆將那群試圖攀附在崖壁上的人再次血花飛濺地砸了下去。

  片刻之後,重物墜落崖下的沉悶之音才自崖底傳來,震得還掛在半空中的人們都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崖上煙塵彌漫,屋舍還在倒塌,塌下的磚瓦也在向著崖下傾瀉,將躲過兩輪變故僥幸未死的那些人,摧枯拉朽地再砸下去。

  一連三輪死亡收割,無數人伴隨煙塵墜落崖底,像一只只破敗的黑色蝴蝶飄在夜的霧里,慘呼聲連綿不絕交織成長長的一聲,在整座五峰山回蕩。

  半山索道安靜如死。

  在那些人墜落時,文臻身形一蕩,已經蕩上了索道,並沒有對自己造成的災難多看一眼。

  那根系繩子的柱子自然做過了手腳,承載分量太重就會斷裂,但是要想對方上當,就要有人當著眾人面爬下去,那些人才會順理成章地跟著爬下來。

  她身體輕,身法靈活,安然爬了下來,等著更多的人上了繩子,直到把柱子拽倒,引發連鎖反應。

  她蕩上了去燧峰的索道,接住了厲笑拋過來的吊環,最後一個滑到對面燧峰。

  人們並沒有散開,都還等在山林間,在鳳翩翩的帶領下,對著飛流峰半山的方向,跪下,磕頭。

  咚,咚,咚。

  額頭接觸地面的聲音沉厚,如那個以一己血肉攔在飛流峰半山,為兒郎們爭取生機,最終骨肉化灰的男子。

  再抬起頭來時,人人眼眸血紅。

  等人們再站起來的時候,不知何時,都隱隱圍在她身邊。

  扈三娘在危機來臨時的冷靜和反擊的大手筆,讓眾人自然選擇強者依附。

  文臻心中嘆口氣,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想要和共濟盟劃清界限已經不可能了。既然如此,人多力量大,那就一起闖吧。

  不必顧忌太多,只有活著,才有更多的可能。

  文臻一向是一個看起來黏糊實則上清爽的人,想好了也就拋開了,便讓眾人先報出自己的山頭。

  目前還在面前的有近兩百個人,都是共濟盟的中層頭目和精銳級別,是一個大幫派最重要的中堅力量。

  得虧飛流峰平台夠大,天氣夠熱,酒問題夠大,這些人才會無法回到自己山頭,直接在飛流峰睡了。

  其中屬于燧峰的人有三十余人,文臻讓他們集思廣益,想想燧峰有沒有隱秘道路。

  燧峰的人照管自己的山頭,上下日常在燧峰里轉,真要論起道路,肯定是他們最熟悉,屠絕長居四聖堂,手下也在藏銳峰,不可能知道燧峰的密道。

  文臻有點可惜當時自己沒有多問英文一句。

  眾人冥思苦想,大多搖頭,都說燧峰上下都轉遍了,從未發現什麼密道。文臻便道未必一定需要知道哪里有道路,但凡平常巡邏聊天發現或者听說的可疑事情,都可以拿來說一說。

  忽然有個人猶豫地道,曾經听一個有點痴傻的兄弟,說起過燧峰後山有條溪水,水會變戲法,總是會跑掉。當時听著是戲言,也就一笑了之,這會不會有問題?

  不管真假,總要去看看,此時漫山的燈火已經點燃,隱約可以看見燈火之下黑壓壓長蛇一樣的人群,說明刺客對全山的暗殺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大軍進山掃蕩搜山,共濟盟的主要實力已經被拔掉,所以太子的剿匪大軍才能這麼肆無忌憚地進山。

  共濟盟的人也明白這個道理,鳳翩翩看著那些火把,深黑的眼眸里躍動著血色般的紅。

  眾人去到了那條溪水附近,溪水很淺,淙淙流動,看不出跑掉的痕跡。

  溪水盡頭是一片絕崖,崖壁十分峭拔,幾乎九十度直上直下,石壁光滑度極高,完全沒有任何攀爬的可能。

  在崖下不遠處,一條河緩緩繞向旁邊的落塵峰。

  眾人上下搜尋著,卻都一無所獲。

  忽然文臻直起腰,注目黑暗中,眸子眯起。

  “誰?!”

  眾人一怔,齊齊僵住,神情緊張。

  此時大家也已經听見動靜,長草瑟瑟聲里,有些細微的摩擦之聲,草葉斷裂之聲,听人數還不少,且四面八方都有。

  人們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

  文臻的護衛們正要警惕地拔刀,鳳翩翩卻攔住了他們,做了個稍安勿躁的姿勢,過了一會,文臻看見那位高大又寒酸的金壇壇主,帶著好些人出現在黑暗中,金壇壇主懷中抱著一個小女孩,一手還扶著一個孱弱蒼白的女子。眾人看起來都很狼狽,大多都帶傷。

  這批人比文臻等人還要警惕,手中染血的武器緊抓不放,看見最前面的文臻也沒松開。

  文臻看見他們,心中一喜。

  看來共濟盟的損失沒有自己想象中慘重,還是有人能夠幸存的。

  她上前一步,正想招呼,忽然冷風撲面,寒光一閃,當頭一片似雪的刀光潑下來!

  文臻下意識後退,卻發現身後是絕崖。

  當啷一聲巨響,她頭頂閃過一片星花,人的兵器寒氣割面而過,耳畔一縷發絲悠悠落地。

  鳳翩翩站在她身前,雙刀架住了那突如其來的冷斧。

  旁邊響起幾聲爆喝,易人離耿光等人都大怒掠來,這回是文臻上前一步將他們攔住。

  鳳翩翩喝聲冷沉︰“木卓,你在做什麼!”

  金壇壇主木卓也在喝︰“三當家,你怎麼在這里!你怎麼和扈三娘在一起!”

  “三娘救了我們,我們正在尋找燧峰的密道。”

  “這不可能!”

  文臻听著木卓語氣不對,上前一步,木卓的斧頭立即揚了起來。

  “扈三娘!是不是你在酒中下了藥,開門引殺手入山!”

  文臻抱臂看著他。

  “這麼勁爆的八卦我怎麼不知道?誰分享給你的?”

  “少油嘴滑舌。我們親耳听見的!那些闖山的人,口口聲聲遵三娘的命令!”

  文臻恍然,險些給太子鼓鼓掌。

  這回他肯定用盡了他智慧的全部庫存。

  一方面和唐家勾結利用內奸毒倒全山,一方面還在這些倒霉蛋面前指認內奸是她。

  畢竟她來路不明,上天梯手段百出,還未獲得共濟盟上下真正的信任。

  無論是刺客還是全山圍剿,難免有漏網之魚,這些漏網之魚一旦遇見文臻,必將視她為生死大仇。

  那她不僅要對付太子的殺手,還要被共濟盟的人追殺,這追殺有可能綿延一生,讓她時刻不能安寧。

  “是啊。”她抱著雙臂,涼涼地道,“我人在燧峰,卻能遙控整座五峰山的刺客和士兵來攻擊你們,順便我還和鳳三當家混在一起,還能騙得鳳三當家給我擋斧頭呢。這麼一想,我真是好棒棒哦。”

  木卓顯然接不上這話,眨巴著眼楮,鳳翩翩嘆了口氣,將先前的事說了一遍,眾人听著听著,刀便垂了下來,木卓臉色慘白怔了好半晌,才慘然道︰“我每夜都要起夜照顧內子,所以喝得比較少,回去的路上跌入溪水,撞傷胳膊,便清醒了許多。我知道不對勁,便奔回去通知家小和兄弟們,但是終究慢了一步,只來得及帶出一小半的兄弟,刺客便上了山……”

  鳳翩翩臉色好看了一點,轉頭對文臻解釋道︰“共濟盟這幾年見形勢不好,也曾居安思危,我們一些頭目,在各峰安排了隱秘據點,還在燧峰這里,定了一個發生大事時的集合地,就在這溪水附近……”

  “等等。”文臻發現不對,急忙打斷她問,“為什麼會將燧峰這里定為避難所,是誰提議的?”

  提議的人,很可能知道那密道在哪里!

  鳳翩翩怔了怔,似乎不大清楚,木卓卻忽然道︰

  “是大當家。”

  ……

10109 3634845 MjAxOS8wNC8wMS8jIyMxMDEw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01/10109_3634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