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第六百四十一章︰枯井之下

書名︰孤軍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唐小豪 更新時間︰2020-01-13 17:09:20

  酒坊下人莫名消失,讓胡順唐和尉遲然立即想到了水牛壩村的消失事件。難道說這家酒坊原本的歷史也有問題?不,準確地說,他們還沒搞清楚水牛壩村是如何消失的。

  大堂經理喝了一口酒後,又看了一眼走過的服務員︰“這個人就那麼離奇的失蹤了,你猜那道士怎麼說?道士說,那個下人被龍吞掉了,因為旁人是看不到龍的,所以,當龍從井里躥出來吞人的時候,是無聲無息的。”

  這種話,當然再次被酒坊主人當做了胡言亂語,他覺得不能再信那道士了,而且必須報官。官府的人來了之後,也沒有查清楚是怎麼回事,這事一傳十,十傳百,在長安城內就傳開了,很多人沒事就想進酒坊來看看那口井到底是怎麼回事。

  尉遲然端起杯子問︰“就失蹤了一個人嗎?”

  大堂經理道︰“失蹤一個人就夠可怕的了,還想失蹤幾個?我爺爺說,當時祖輩是著實怒了,找那道士問個究竟,道士說,當時是他將龍引來的,現在既然旱災已經過去,他就將龍引走吧,道士依然讓他們全家帶著金銀細軟先出去一天,然後再回來就好了。”

  這次酒坊的主人多了個心眼,雖然的確帶了全家如上次一樣出去了,不過卻一個人偷偷溜回來,藏在酒坊之內,想要看清楚道士到底在做什麼,這里是不是真有什麼龍。

  實際上酒坊主人是不會相信什麼龍不龍的,但他覺得這其中肯定有貓膩。

  果然,等酒坊主人全家離開後一個時辰,道士就和大批的人進入了酒坊中,但他們不是來偷東西的,而是在井邊搭起了支架,然後綁上繩子,由一個人下到井里去。

  酒坊主人看得奇怪,不明白他們這到底是在做什麼,難道說這井里真的有龍?但沒過多久,他通過門縫清清楚楚看到,那些人從井內直接吊起來了一口漆黑的棺材。

  看到棺材的那一刻,酒坊主人差點驚呼出來,他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叫出來。酒坊主人想著去報官,但又害怕來不及,現在跑去官府,帶著人回來,道士和這群人早就沒影兒了,不如自己悄悄跟上他們,看他們要帶著棺材去哪兒,興許能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道士和手下一眾人將棺材吊起來抬出酒坊後,裝車運走,這次道士沒有再逗留,直接就與眾人離開了。酒坊主人不甘心,悄悄跟在後面,發現那車隊走得極快,而且是直接朝著蜀道的方向而去的。

  當時去蜀道也不過三條路,其中有兩條路都是險路,對軍隊兵家來說,這兩條路可以奇襲,但對運送棺材的車來說,只能走那條相對平穩的大路。

  不過,酒坊主人很快就被道士發現了,道士直接騎馬掉頭找到了躲在後方跟蹤的酒坊主人。

  酒坊主人當時嚇壞了,以為道士要滅口,誰知道道士只是說︰“你回去吧,忘記今天看到的事情,你有兩個選擇,第一繼續開酒坊,但你會經歷一段困難時期,度過之後你的子孫三代將會大富大貴,第二就是關掉酒坊,回鄉下當個土財主,也能安安穩穩過完下半輩子。”

  道士說完便離開,酒坊主人驚魂未定,當然也不敢再追,回到家中,將所見的一切告訴給家人,家人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釀出的酒中竟然有那麼一股子怪味,原來是井中放置了一口棺材。可為什麼道士要將棺材放在里面?棺材中裝著什麼?為何放入棺材後,井水比從前還滿?

  酒坊主人當然沒有選擇馬上關閉酒坊,而是繼續做著生意,只是他不敢再用那口井里的水,只能讓人重新打井,但奇怪的是,無論在周圍怎麼打井,就是沒有地下水,沒有水,如何釀酒?取河水也不是那個味道,于是,酒坊主人準備冒險再用那口井里的水,也就在此時,井水干涸了。

  大堂經理道︰“真的是一夜之間,井就干涸了,一滴水都沒有,井底的土都干裂了,真是奇了怪了。”

  因為井中沒水,其他地方也打不出水來,所以,酒坊只能關閉,但是並沒有出售,一直就放在那里。多年後,周圍再打井,雖然能有地下水,但唯獨這口井依然干涸,誰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樣子有必要到井底去看看,不過在那之前,尉遲然還是問了問︰“你們就沒去井底看看是怎麼回事嗎?”

  “怎麼沒看呀,看了。”大堂經理嘆氣道,“當時下井,還花了不少錢呢,因為沒人願意下去,好不容易請了個不怕死的,下去後,說下面沒什麼東西,但是井壁上全都是一些怪異的符號,也不知道那些符號是什麼意思,沒人能看得懂,邪門得很,所以,除了關閉酒坊之外,別無他法。”

  听到這,尉遲然和胡順唐決定了,今晚酒家打烊之後,肯定要去井里看個究竟。兩人打听了打烊後便沒人值班的情況後,又和大堂經理磨嘰了好幾個小時,混到打烊的時候,兩人結賬離去,在不遠處等著,等著酒家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趕緊從之前觀察好的後門進入。

  兩人進入酒家之後,直接來到井口的位置,在旁邊綁上繩子後,依然是尉遲然把風,胡順唐下去查看。

  胡順唐下去的同時,先注意觀察井壁之上,那些大堂經理所說的怪異符號明顯就是異道密文。胡順唐將密文挨個拍下來,這些就是明確的線索,也許能知道鎮魂棺到底從何處來,又是如何消失的。

  拍完照片後,胡順唐又來到井底,摸著那里的泥土,他發現泥土雖然的確干,但干得有些奇怪,泥土的成分也不像是長安一代的,難道說,那個道士將鎮魂棺取走之後,在這里做了什麼手腳嗎?思來想去,胡順唐決定冒冒險,他上去後,讓尉遲然從廚房里接了幾桶水,倒進井里,然後再下去觀察,胡順唐發現水潑下去後,干裂的泥土很快便濕潤,變得軟綿綿的,就如同是顏當挖出那口井中如棉花的泥土一樣。

  兩人如法炮制,一直往里面倒水,直到那些泥土完全變得松軟後,胡順唐決定鑽進去看一看。

  胡順唐鑽進泥土的同時,死死抓著繩子,雖然最終鑽出了土層,可下方除了一片猩紅之外,什麼都沒有,就如同一個活生生的人進入了一個真實的噩夢之中。

  不過下方那個猩紅色空間之中,卻懸著幾條鐵鏈,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里面沒有其他的東西,沒有建築,沒有人,沒有任何看起來有威脅的東西,只能判斷,鎮魂棺之前是藏在泥土之下的這個空間內,而不是直接放在井中。

  胡順唐爬上來,將情況告訴給尉遲然後,兩人簡單收拾了東西趕緊離開,如果不收拾干淨,就怕有人發現下面泥土有變化,到時候肯定會節外生枝。

  回到酒店之後,兩人剛進屋,就有人敲門,開門後才發現竟然是。

  尉遲然一愣︰“你怎麼來了?你在跟蹤我們?”

  淡淡道︰“我沒那個功夫跟蹤你們,我跟蹤的是跟蹤你們的人,這是個高手,你們一直沒發現對吧?”

  胡順唐很意外,他的確沒有發現自己被跟蹤,于是問︰“什麼人在跟蹤我們?”

  走到窗口看向外面︰“冥耳的人,是冥耳的頂尖跟蹤高手,我為了怕出意外,只能把他解決了。”

  胡順唐問︰“尸體怎麼處理的?”

  看著胡順唐︰“放心,很干淨,不會被人輕易發現的,就算發現,也追查不到我們的身上來,我沒別的事情,既然幫助你們甩掉了尾巴,那我就該走了。”

  尉遲然開玩笑似的說︰“謝謝,但你別跟著我們,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看了一眼尉遲然︰“你以為我願意?還不是因為老賀不放心你們,現在他的確和你們站在同一陣線。”

  等走後,尉遲然才將拍攝的照片一一傳給賀長卿,因為照片太多的原因,賀長卿今晚得加班了,他讓兩人先休息,他會將密文翻譯成為文字,明天一大早給他們發送過來。

  ●

  一號世界內,詹天涯已經領著刑術、墨暮橋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滇省的高黎貢山,到達高黎貢山一代的潞江壩之後也沒有停歇,直接驅車上山,然後又騎馬沿著小路前進,尋找陳凱莉沿途所發現的那些瀑布和溫泉。

  高黎貢山是一個山脈,而不是指一座山,所以,詹天涯已經做了長期在這里尋找的準備。他認為興許謎底就在這里,這一趟尋找就是四天,四天之內,雖然發現了好幾個瀑布和溫泉,但都不是陳凱莉所說的地點。

  刑術懷疑也許是因為真實世界地形有變動的關系才會導致他們找不到。

  詹天涯道︰“地形要發生大變動,需要幾十年甚至百年時間,按照真實世界的時間來算,大毀滅前夕到大毀滅之後不過幾十年,不可能發生明顯的地形變化,我估計是我們找錯位置了。”

  隊伍只能暫時停下,啟用無人機群進行搜查和尋找,這一找又是好幾天的時間,但這次卻有了收獲,他們終于在山脈的深處發現了一個瀑布,而瀑布下方正好有一個洞口,更怪異的是,無人機只要接近那個洞口就會失去信號。

  看樣子,詹天涯似乎已經接近了答案。

  當隊伍馬不停蹄趕到無人機發現的地點時,通過對比,幾乎可以確認,那就是陳凱莉所說的地點,而在這個世界中,洞穴|內是否也存在陳凱莉所說的那部機器呢?

9987 3635357 MjAxOS8wMi8xNC8jIyM5OTg3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4/9987_3635357.html